茂林之家 / 名人婚戀 /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0 0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2020-04-07  茂林之家

    你有沒有錯過一個人,讓你覺得會后悔一生的人?

    如果人生的很多事,很多的境遇,很多的人,都還如初見時的模樣該多好。

    若只是初見,一切美好都不會遺失。

    很多時候,初見,驚艷;驀然回首,卻已是物是人非,滄海桑田……

    正如陸游與唐婉,雖沈園重逢,當年的誓言還在,卻再無團圓的可能

    01

    紅酥手,黃藤酒

    那時,青春時代陸游與唐婉都擅長詩詞,他們常借詩詞傾訴衷腸,二人吟詩作對,互相唱和,麗影成雙,宛如一雙翩躚于花叢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著幸福和諧。

    兩家父母和眾親朋好友,也都認為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于是陸家就以一只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作信物,訂下了唐家這門親上加親的姻事。

    公元1144年,陸游與唐婉成親。

    那天張燈結彩,整個陸家一片歡天喜地。

    這或許是陸游一生中最高興的一天,和自己的戀人終于修成正果。

    那時的云,那時的月,“我叫青山多嫵媚,料想青山見我應如是。”

    從此,陸游、唐婉更是魚水歡諧、情愛彌深,沉醉于兩個人的天地中。

    現在想來,倘若他們不是太愛了,之后的人生應會一直停留在“人間四月天”。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02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黃昏總是自作主張,在你不經意的時候到來。它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因為它永遠不會錯過。

    成親三年后,陸游的母親以唐婉沒有生育為由,逼著陸游一紙休書休了唐婉。

    陸游是個讀著圣賢書長大,三綱五常已經深入骨髓的讀書人。母命如圣旨,他不敢不聽從。

    就這樣,陸母棒打鴛鴦,兩人從此是天涯兩相別,再見不知是何年。

    臨別時,唐婉送了一盆海棠給陸游作紀念,并說這是斷腸紅,陸游說那是相思紅!

    可能他心中以為,此次只是暫別,待得日后我說服母親,定迎你歸來。

    03

    錯!錯!錯!

    誰曾料到,此去一別,竟十年。

    這十年間,陸家少了一個人的影子,卻多了一雙淚眼。

    陸母的態度始終強硬,唐婉走后他又不得不依從母命,強迫自己娶了王氏。

    不久,他索性赴京趕考,離家萬里——不是伊人,歡顏隨她去。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陸游的仕途,與他的愛情一樣,依舊“苦不堪言”。

    他赴京不久,就遭到當朝宰相秦檜的嫉恨。后在禮部會試時,秦檜硬是借故將陸游的試卷剔除,使得他的仕途一路都荊棘滿地。

    官場失意后,陸游又回到了家鄉。

    家鄉風景依舊,人面已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涼。

    為了排遣愁緒,陸游開始了浪蕩的生活。

    04

    春如舊,人空瘦

    茫茫人海,潮來潮往,每個人就是一枚塵沙,不知道要在佛前跪求多少年,才可以換一次擦肩換一段邂逅,換一世同行。

    那是一個繁花競妍的春日晌午,陸游隨意漫步到禹跡寺的沈園。

    在園林深處的幽徑上迎面遇見前妻唐婉。

    他們相遇的一剎間,時光與目光凝固了,恍惚迷茫,眼簾中飽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憐。

    此時的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給了同郡士人趙士程。

    這次兩人的見面,可能也是上天的安排,有千言萬語,十年的寒暄,其中的苦痛,這一次會面豈能說完。

    或許也只能是相顧無言。

    只記得,兩目對視的那一刻,天空很藍,眼睛很紅。

    她的發梢,他的青絲,她(他)瘦了……

    05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十年能改變多少,“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我們不得知這對舊人當時都說了什么,然而,可以知道的是,這久別重逢,帶來的只是綿綿無絕期的創痛。

    他們有心同夢,卻無緣同床,是現實的刀刃將他們的夢斬斷,一個流血不止,一個負傷而走。

    此后,一對曾經海誓山盟的愛人,攜著悲痛,奔赴各自的宿命,又被輾轉的流年,弄得下落不明。

    唐婉離開后,陸游在園壁上題了一首詞,就是那首著名的《釵頭鳳》: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

    東風惡,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陸游題詞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悵然而去。

    經歷了千回百轉,才知道情深意濃;錯過了多年以后,才知道珍惜擁有。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06

    難、難、難!

    第二年春天,抱著一種莫名的憧憬,唐婉又來到了他們去年相遇的沈園。

    這一次,她沒有碰到陸游,在那里的只有他去年題的那首詞。

    當她看到這首詞時,回想當年兩人的種種甜蜜,不覺淚眼婆娑。

    此時此景,情難自已。她在這首詞后題了一首她心中的《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干,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世道人情是那樣的險惡,一條封建禮法就將她與他生生拆散。

    遭受打擊的他們猶如風雨黃昏中的殘花,滿腹心事無處訴說,只能忍受無奈和痛恨。

    而此時的唐琬,更如秋千架上的繩索,飄飄蕩蕩,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

    因為更不幸的是,改嫁后,她連表達感情的自由都沒有了。

    長夜無眠,角聲凄涼,欲訴痛苦,卻只能強作歡顏。

    追憶似水的往昔、嘆惜無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著唐婉,使她日臻憔悴,最終悒郁成疾,在秋意蕭瑟的時節,化作一片落葉悄悄隨風逝去。

    曾經那樣輕易別離,如今,再不要輕言相守。

    轉身之后,那一地,落滿的都是嘆息。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07

    錯過,是一生

    陸游沒想到那次相遇,竟成為兩人的永決。

    在他晚年時,他對唐婉的思念之情愈加強烈。他多次重游沈園,但每次都只能是失落而歸,他們不會再見面了,除非在夢里。

    在他六十七歲的時候,重游沈園,看到當年題《釵頭鳳》的半面破壁,觸景生情,感慨萬千:

    楓葉初丹桷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醉題塵漠漠,斷云幽夢事茫茫,

    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后陸游七十五歲,住在沈園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勝情”,寫下絕句兩首,即《沈園》詩二首: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陸游八十五歲那年春天,忽然感覺到身心爽適、輕快無比。原準備上山采藥,因體力不允許就折返沈園。

    此時沈園又經過了一番修整,景物大致恢復舊觀。于是,陸游滿懷深情的寫下了最后一首沈園情詩:

    沈家園里花如錦,
    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
    不堪幽夢太匆匆。

    六十年的情感與思念,六十年的無奈與愧疚。

    陸游與唐婉:錯過,便是一生

    一個隨沈園的落花作古于土下,一個滿面塵霜,遺憾難消。

    往事無可追,只可嘆幽夢太匆匆。

    世間的感情,最遺憾莫過兩種:一種是相濡以沫,卻厭倦到終老;另一種是相忘于江湖,卻懷念到哭泣。

    離開一個地方,風景就不再屬于你;錯過一個人,那人便再與你無關。

    如若相愛,請攜手到老。

    因為——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