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1208 / / 那么多人打虎,為啥就武松紅了?

0 0

   

那么多人打虎,為啥就武松紅了?

2020-04-06  cat1208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們今天說《水滸傳》。

    整部書里,我最喜歡的人物就是武松。

    看得出來,作者施耐庵也一樣,對武松頗為偏愛,雖然不是男一號,但在他身上用的筆墨可真不少。

    首先,武松一出場,就顯得非同尋常。

    第二十一回,在柴大官人府上,宋江喝多了上廁所,不小心踩在炭火上,武松當時正在旁邊烤火,火星濺到臉上,大怒,跳起來把宋江劈胸抓住,大喝道:“你是甚么鳥人!敢來消遣我!”說啥要打宋江,要不是柴進及時趕到,宋江多半會被武松打個半死。

    你看,跟領導的第一次見面就是這么尷尬。

    好在宋押司大人有大量,所謂不打不相識,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不但沒有記仇,還主動提出與武松結拜為兄弟,為日后吸收他入伙埋下了伏筆。

    一個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從那以后,武松的人生掀開了嶄新的一頁,景陽岡打虎,斗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云浦,血濺鴛鴦樓,夜走蜈蚣嶺,落草二龍山,直到梁山聚義,跟隨宋江四處征戰,最后六和寺出家,封清忠祖師,賜錢十萬貫,以終天年。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武松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值得我們學習的一生,千百年來,他的事跡被人們廣為傳頌。

    特別是景陽岡打虎的經歷,更是武松人生中的高光時刻,被反復提及,打虎英雄,成為武松最耀眼的名片,最知名的品牌。

    其實,歷代打過老虎的人有很多,光是《水滸傳》里,就不止武松一個。

    梁山一百單八將里有個叫李忠的,排名第86位,綽號就叫打虎將,想必是打過老虎的吧?解珍、解寶兄弟,登州第一獵戶,不但打過虎,而且打虎的手法相當專業;還有黑旋風李逵,更厲害了,一口氣打死了4只老虎,比武松的戰績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那么問題來了,既然有這么多人都打過老虎,為啥只有武松成了網紅?

    1

      

    凡事皆有因果,武松以打虎成名,絕非偶然。

    首先,武松打虎早,至少在《水滸傳》里,打虎時間是最早的。

    好多事情都是這樣,你必須敢為天下先,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士,第二個只能叫吃貨,沒人夸不說,搞不好還得花錢。我跟你講,沒人記得住第二個登上月球的人是誰,所以,打虎要趁早,凡事爭第一。

    其次,武松打虎之后,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大力宣傳。

    當時是個什么狀況?《水滸傳》第二十二回寫得清清楚楚:

    眾鄉村上戶都把段匹花紅來掛與武松。叫四個莊客將乘涼轎來抬了武松,把那大蟲扛在前面,也掛著花紅段匹,迎到陽谷縣里來。那陽谷縣人民聽得說一個壯士打死了景陽岡上大蟲,迎喝了來,皆出來看,哄動了那個縣治。武松在轎上看時,只見亞肩疊背,鬧鬧攘攘,屯街塞巷,都來看迎大蟲。

    你看,披紅掛彩,被四人大轎抬著,跟老虎一起游街,縣長親自敬酒,賞金一千貫,陽谷縣政府這種大張旗鼓的宣傳力度,是李逵和解珍、解寶都不曾享受過的。

    面對榮譽和金錢,武松是怎么做的?武松稟道:“小人托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幸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賞賜。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的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眾人去用?”

    在榮譽面前不貪功,謙虛謹慎,都是領導的功勞,我只不過是僥幸而已。

    在金錢面前不貪財,高風亮節,大家都辛苦了,獎金還是分發給大家吧。

    你看,武松可不是一個粗人,這幾句話說的,要多敞亮有多敞亮,哪個同事聽了不高興?哪個領導聽了不喜歡?

    知縣見他忠厚仁德,有心要抬舉他,便道:“雖你原是清河縣人氏,與我這陽谷縣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參你在本縣做個都頭,如何?”

    我就問你,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就因為在路上多喝了幾杯酒,誤打誤撞打死了一只老虎,不但為他帶來了巨大的榮譽,還順便把工作問題也給解決了。

    陽谷縣衙步兵都頭,大致相當于陽谷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正經的副科級干部,刑警隊多少人干到退休還只是個小科員,武松一上來就是大隊長,服不服?

    我們知道,武松出身平民家庭,從小父母雙亡,靠哥哥賣炊餅把他撫養成人,不愛學習,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整天跟社會上那些壞孩子們在一起混,武大郎也管不了他。

    前兩年,武松在外面喝酒打架傷了人,為了逃避官司,躲進當時最大的黑社會保護傘柴進柴大官人府里,藏了足有一年多,這樣的學渣古惑仔,如果憑學歷,憑考試成績,一輩子也別想進公務員序列。

    從逃犯到都頭,這種突如其來的人生逆襲,武松做夢都沒想到:“我本要回清河縣去看望哥哥,誰想倒來做了陽谷縣都頭。”

    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找誰說理去?武松自此上官見愛,鄉里聞名。

    2

      

    打虎成就了武松,打虎英雄就是武松的金字招牌,從此以后,武松行走江湖,什么時候都把這件事掛在嘴上。

    對,這就是我要說的,武松成名之路的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注重自我宣傳。

    不能啥事兒都指望政府,這個月宣傳主題是打虎為民除害,下個月可能就宣傳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宣傳重點都是隨時變化的,這陣兒風過去了,接下來就得靠你自己推廣。

    應該說,武松在這方面做得很好,比如醉打蔣門神時,連續三次主動提到景陽岡打虎。

    打之前,他跟施恩是這樣說的:“我去年害了三個月瘧疾,景陽岡上,酒醉里打翻了一只大蟲,也只三拳兩腳,便自打死了。”

    看到進步了嗎?已經知道鋪墊了,“害了三個月瘧疾”、“酒醉里”,牛逼吧。

    打的時候,他跟蔣門神是這樣說的:“休言你這廝鳥蠢漢!景陽岡上那只大蟲,也只三拳兩腳,我兀自打死了!量你這個直得甚的!”

    老子打老虎“也只三拳兩腳”,打你還不是輕而易舉。

    打完之后,他跟周圍鄰居是這樣說的:“今日我本待把蔣家這廝一頓拳腳打死,就除了一害;我看你眾高鄰面上,權寄下這廝一條性命。我今晚便要他投外府去。若不離了此間,我再撞見時,景陽岡上大蟲便是模樣!”

    再讓我在快活林看見你蔣門神,景陽岡上的老虎就是你的下場。

    什么“好漢不提當年勇”,你不提,別人怎么知道你有多牛逼?

    《水滸傳》第三十回,血濺鴛鴦樓,武松連殺數人,完事兒之后,為了不連累他人,宣布對這起事件負責,在墻上留下八個大字:“殺人者,打虎武松也”。

    為啥不說是殺西門慶的武松,殺潘金蓮的武松?為啥不直接署名武松,一定要說“打虎武松”?這就是品牌的力量,打虎這件事,在武松的潛意識里,比自己的名字更重要。

    當然,武松的轉變也有一個過程,一開始,大家問他到底是怎么打死老虎的?武松輕描淡寫地說:“正撞見那大蟲,被我一頓拳腳打死了。”

    不管是群眾還是縣領導,誰問武松都是這么說的。有啥好說的嘛,打就完了,你不打它,它就要吃你。

    后來,當地主流媒體《陽谷日報》記者采訪武松:“面對猛虎,你當時是咋想的?”

    武松說:“也沒咋想,當時喝多了......”

    記者一聽就急了:“你這樣說可不行啊武都頭,你再好好想想,當時是什么背景?什么天氣?什么身體狀況?靠什么信念支撐?這些都要說,要通過細節刻畫和心理描寫挖掘事件背后深層次的精神內涵,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弘揚打虎精神,帶動我縣三碗不過崗酒業公司和景陽岡旅游業的發展,讓景陽岡打虎成為我們陽谷縣的一個品牌。”

    武松也是個明白人,在記者的耐心啟發和循循誘導下,慢慢地,景陽岡打虎的故事變得越來越豐滿,越來越驚心動魄,越來越感人肺腑:“當時,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老虎吃人的場景,多少家庭被它害得家破人亡啊,多少失去丈夫的妻子,失去父親的孩子......跟全縣人民的幸福安康相比,自己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那一刻,我仿佛一下子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又鼓起了勇氣,抱著不怕犧牲的精神,重新站了起來......”

    面對隨之而來的各大媒體,武松說得越來越好,差不多每次都能把記者感動得熱淚盈眶。

    相關系列報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為民除害,無所畏懼》《赤手空拳戰猛虎,武松的功夫到底是在哪個武校學的?》《酒壯英雄膽:論三碗不過崗在打虎中所起的關鍵作用》《弘揚打虎精神,讓景陽岡的旗幟在陽谷縣高高飄揚》等文章在網上被瘋狂轉發。

    3

      

    我們再來看黑旋風李逵。

    連殺四虎,這么大的事兒,為啥社會上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因為是朝廷通緝的案犯,雖然殺了四只虎,卻連名字都不敢留,曹太公動問:“壯士高姓名諱?”李逵答道:“我姓張,無名,只喚做張大膽。”

    當時不敢宣揚,回梁山以后宣傳啊,梁山宣傳部門的工作是這么做的?

    書中描寫,李逵回到梁山,跟宋江等人倒是匯報了自己沂嶺殺四虎的英雄事跡,可眾頭領并沒有人接話。

    為啥?人家武松打虎可是報紙上有名兒電視里有影兒,全縣人民都可以作證,你說你一口氣殺了四只老虎,誰看見了?吹牛逼誰不會?

    場面一度頗為尷尬。

    關鍵時刻,還是領導站出來解圍,晁宋大笑道:“被你殺了四猛虎,今日山寨里添得兩個活虎,正直作慶。”眾多好漢大喜,便教殺牛宰馬,做筵席慶賀兩個新到頭領。

    所謂“兩個活虎”,指的是剛剛加入組織的青眼虎李云和笑面虎朱富,為了歡迎新人加盟,梁山設宴歡迎,大家推杯換盞,喝的昏天黑地。

    那天,既沒有人對李逵喪母表示哀悼,也沒有人對他力殺四虎表示祝賀。

    李逵很生氣,事后找主抓宣傳工作的智多星吳用抱怨,吳用說:“你快拉倒吧,讓你回家接老娘上山享福,走半路老娘讓老虎給吃了,你還好意思說?傳出去不夠丟人的。別啥事兒都跟人家武松比,人家打虎是赤手空拳,憑的是真功夫;你打虎用的是樸刀,是背后偷襲,雖然殺了四只,但有兩只是未成年的小老虎你咋不說呢?”

    一番話把李逵說得滿臉通紅,一聲不吭。

    就這樣,一件本可以與武松打虎一樣名垂青史的壯舉偉業,被湮滅了。

    還有解珍、解寶兄弟,更沒啥好說的了,打虎本身就是獵戶的職責對不對,倆人帶著窩弓藥箭,弩子鐺叉,穿了豹皮褲,虎皮套體,拿了鋼叉,全套的專業裝備,在樹林里蹲守了三天三夜,通過各種技術手段,好不容易打死一只老虎,卻掉進了村霸毛太公家院子里,被別人搶了打虎之功不說,還被誣陷關進了大牢,差點沒死在里面,找誰說理去?

    我就問,這也叫打虎英雄?

    至于說那個打虎將李忠,呵呵,這個綽號到底誰給他起的?我懷疑他根本就沒打過老虎,至少在《水滸傳》里并沒有相關記載。

    所以說啊,不服不行,只有武松,才無愧于打虎英雄的稱號。

    4

      

    據《水滸傳》描述,梁山接受招安后,奉命南下征討方臘,部隊傷亡慘重,最后,當年的一百單八將僅剩下36人。

    在戰斗中,武松失去了許多好兄弟,自己也身負重傷,失去了一條臂膀。

    獨臂武松心灰意冷,對宋江說道:“小弟今已殘疾,不愿赴京朝覲。盡將身邊金銀賞賜,都納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已作清閑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冊,休寫小弟進京。”宋江見說:“任從你心!”武松自此,只在六和寺中出家,后至八十善終。

    從此以后,打虎英雄武松便在公眾的視野中徹底消失了。

    后來,社會上又出了一部《后水滸傳》,在“武行者敘舊六和塔”一回中講到,多年以后,柴進等梁山兄弟去六和寺探望晚年的武松。

    當時,武行者攤山脊梁,行童與他搔癢。見眾人走來,吃了一驚,叫聲:“阿呀!”衣服不曾穿好,提了袖口就與眾人作揖,說道:“兄弟們怎得到此?夢里也想不到。”

    擺齋款待,席間,有人問:“兄長平日還是用齋用葷?”武松道:“心如死灰,口還活動,只是熬不得酒。常住純素,我在房里便吃些。”

    大家一聽就明白了,武松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本色未改,沒啥說的,上酒上肉。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又有人問:“兄長往日英雄,景陽岡打虎、血濺鴛鴦樓本事都丟下么?”

    武松道:“算不得英雄,不過一時粗莽。若在今日,猛虎避了他。”

    眾人皆笑。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當年引以為傲的景陽岡打虎,不過是一時粗莽罷了,連喝了15碗酒,別說老虎,就是宋徽宗老子也敢打。

    英雄遲暮歲月老,寂寞奈何問斜陽。武松80歲圓寂,死后葬于杭州西湖西泠橋畔,墓冢至今猶在。

    在墓碑牌坊兩邊的石柱上,刻著一副楹聯:

    失意且伍豪客

    得時亦一英公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來自: cat1208 > 《趣》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