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探險雜志 / 待分類 / 乘坐百年木帆船航行,一個普通女孩的海上...

0 0

   

乘坐百年木帆船航行,一個普通女孩的海上冒險

原創
2020-04-06  戶外探險...


維京水手

“你會聽見風的聲音。”水手站在船桅上,金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他光著上身,滿身健碩的肌肉,一副實實在在的維京人模樣。他嘿喲嘿喲地拉動升起的白帆,對我們吼道:“嘿!我們是風的獵手。

“Ahoy !”金發碧眼的水手用中世紀航海語言向我問好。

他伸出比我臉還大的手,一把抱住我跨過船沿,高舉過頭把我運到甲板放下。

船上的人們在喝酒聊天。

這艘來自愛沙尼亞的木質帆船建造于1925至1927年間,經歷了戰火洗禮、年久失修后,它在 21 世紀初被重新修復,滿懷著上個世紀的航海理想,在今天現實的世界航行。歷史沒有給這艘船留下沉重的灰塵,但它卻保留著手工時代造船的樸質,散發著海水浸淫的咸澀味道。

我不好意思地趕緊道謝,他轉手抓住啤酒瓶子,埋頭大飲。擦了擦臉后,他才紅光滿面地對著我仰面大笑,拍著我的肩膀說:“Ahoy!歡迎上船!

爾尼在Hoppet上,船名意為“希望”。

5年來的每年夏天,作為唯一的中國人,我跟隨一群來自歐洲各國的戲劇藝術家與愛沙尼亞水手們,搭乘一艘建于1927年的百年木帆船,航行在波羅的海至地中海的各個島嶼與城市,以古希臘史詩《奧德賽》為名,搜集街頭巷尾的民間傳說,做戲劇表演。

我們的船名為Hoppet,在愛沙尼亞語里意為“希望”。整個愛沙尼亞,現在只有6艘這樣的帆船,并且都屬于海洋文化文物保護的對象。在許多著名航海博物館里,都收藏有Hoppet的資料。

爾尼乘坐的木帆船。

據《大英百科全書》記載,安德魯·羅賓遜于1713年在馬薩諸塞州的格洛斯特建造了第一艘雙桅縱帆船(schooner),當時有人稱贊:“看,她在水面上飛(Oh how she scoons)!”Scoon是一個蘇格蘭詞語,意為在水面上跳躍,于是羅賓遜將這類船命名為schooner。

十幾年前,愛沙尼亞一家獨立機構收購了這艘老帆船,并請來專業團隊開展修復工作,然后又找來資深的船長和水手駕馭它。Hoppet 一直在參與各種藝文活動,這艘船搭乘過數不清的特別乘客,包括參加電影節首映式的導演和公益教育項目里的鄉村孩子。

Hoppet 在北歐名聲大噪。記者常拍到晚間時分的 Hoppet,夜幕降臨,而船上仍然燈火通明開音樂會。因而這艘船又被稱為“流動的盛宴”,就像海明威筆下的巴黎。

停靠在港口的木帆船。

船上的水手個個性格直率,高大壯實,紅顏金發,眼睛閃閃發亮,一副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勁兒。我問他們從哪兒來,他們都會大笑,自稱“維京人”。

8~11世紀,維京人活躍在波羅的海、斯堪的納維亞區域,他們是探險家、武士、商人和海盜。歐洲這一時期被稱為“維京時期”,是歐洲古典時代和中世紀之間的過渡。維京人是著名的航海家,他們在昔德蘭群島、法羅群島、冰島、格陵蘭島,都開拓了殖民地。

在史詩魔幻電影中,常常能看見維京人的彪悍形象,他們戴著動物角的頭盔和金屬盔甲。如今維京人已不復存在,但在波羅的海的航海文化里,還留存著屬于維京人的精神:嗜酒、真誠、直率、野蠻、血性。

水手站上桅桿。

老帆船高30米,長26米,寬約10米。這艘中型帆船最多可容納30人,空間被極為高效地利用。在船艙內部,床鋪、桌子、板凳下方全部做成收納柜,以儲存必要物資。

我們和水手都睡在甲板下的船艙里,8個大小不一的房間都由簡易木頭做成的上下鋪組成,狹窄的空間大約有2~3平方米,可以睡2~3人,下鋪的床板可以打開作為儲物柜用。如果是兩人合住,必須一人先進房間躺在床上,另一人才能側身進來。

如此狹窄,除了睡覺沒人會待在里面。只有船長的“豪華”房間在甲板上。8平方米的屋子有兩張單人床,其中一張屬于熬夜航行的水手,房間內還有辦公桌,甲板上也有船長專屬的洗手間。

2019年的航行中,船長Samuel拿著六分儀,測量計算所在位置的經度。

不到半個鐘頭,我們一行人就和水手喝上了。他隨即告知我們船上的規矩:馬桶不能丟紙,每天必須打掃衛生,夜航時要輪流值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先要聽船長的,船長第一,然后才是上帝和法律。我們面面相覷。水手卻一本正經地說:“歡迎來到海上世界。


前往伊薩卡

如果你啟程前往伊薩卡

但愿你的道路漫長

充滿奇跡,充滿發現

……

但愿你的道路漫長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當你第一次停泊在陌生的港灣

你會擁有許多燦爛的早晨,多么愉悅,多么歡欣

請永遠記住伊薩卡,記住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千萬不要匆匆趕路

最好是走上很多年

最好當你抵達時,你已白發紅顏

到達伊薩卡不會讓你盆滿缽滿

然而旅途本身已讓你富有豐盛

——《伊薩卡島》康斯坦丁· 卡瓦菲斯(Constantine Cavafy)

18 歲,當大家忙著準備高考,我在偷偷看課外書,第一次讀到這首詩,就激動地抄寫在日記本上。那時我并不知道《奧德賽》,不知道希臘史詩,也不知道萊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獨眼巨人、波塞冬海神。我只知道,漫長的道路、夏天的早晨在心中留下濃墨重彩,關于遠方與冒險,關于成長和發現。

爾尼在航行中。

對于一個在小城讀高中的中國女孩,這首詩給了我做夢和嘗試飛翔的勇氣。《奧德賽》是由游吟詩人荷馬唱出來的希臘史詩,講述奧德修斯在特洛伊戰爭后返家的故事。

奧德賽,原本字義就是漫長且曲折的冒險。伊薩卡是我來歐洲的原因,但正如這首詩所說,“千萬不要匆匆趕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過了許多年,我在世界的許多地方開始了我的奧德賽、開始了屬于自己的旅途。


航行中的馬戲表演。

20歲,一個人搭車40個小時到達老撾。第二天,錢被偷光,靠吃青年旅社的免費早餐活了下來,瘦了10斤。21歲,在印度NGO工作,在鄉村孤兒院給一群感染HIV的小朋友上課。

22 歲,被法國美院錄取,坐了一星期的火車,穿過西伯利亞,搭車到達法國。我們搭了德國哲學教授的復古車、清潔工的面包車、心理醫生的豪華車、女學生的二手車、一群嬉皮士的破房車。睡在貝加爾湖的帳篷里,無數陌生人家里的地板、沙發、陽臺上。走了 11940 公里后,我們用傻瓜相機拍了一部弱智歡樂的小紀錄片。

爾尼和在希臘難民營遇到的朋友。

第一次聽說Hoppet的旅程時,是我人生最慘的時刻。那時我家剛剛經歷了巨大的經濟變故,我變得一無所有,生活發生了360度的大轉彎。

我住在郊區一個9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同時做N份工作,每天愁苦著這周賺的錢夠不夠買菜、交房租。我很絕望,突然失去經濟支柱,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不可以繼續探索世界。也許,一輩子我都會被憋在窮苦的限制中。

直到2014年,在一個藝術節,我聽到有人在介紹這個受到奧德賽啟發的旅程。我要到聯系方式,連夜寫了一封2000多字、情書一樣的自薦信。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回復:“謝謝你的來信,我們沒有更多費用支付給額外人員。

遙望海上的帆船。

作為一個額外人員,我用了近半年時間,打電話,寫郵件,追在主辦方的屁股后面,用蹩腳的英語說服他們。我甚至直接沖去主辦方的法國辦公室,恬不知恥地告訴大家我從小開始的天真夢想。

最后打動他們的,不是我有多窮,而是我從中國到法國的故事。他們說:“爾尼,我們相信的是同一個世界,那是一個自由的、開放的、沒有邊界、充滿人情味的世界。

爾尼在船上。

項目方決定支持我 3 年航行的旅費,并邀請我作為藝術家上船,為此他們創造了一個職位,負責拍攝和記錄這次航程。終于有一天,我收到一條手機信息,上面寫著:“爾尼,歡迎你上船,請記得帶上一顆勇敢寬容的心。


歡迎來到海上世界

風暴來了。

船只左右搖晃,像地震。烏云密布,雨滴大顆大顆落下來,我在船艙里從睡夢中被搖醒,差點滾到床下,暈頭轉向,昏天黑地。

我面無表情地坐在船頭。風吹得猛烈,海與船也更兇猛,它們一前一后地推進,我快暈倒了。船上所有的零件都被風吹著,風帆、麻繩、鐵鏈、鐵鉤、木板、繩結……它們齊齊作響,愈演愈烈。

海浪很大,我暈船更厲害,五臟顛簸,胃伴隨海浪瘋狂地翻涌。太痛苦了,頭腦脹痛,四肢無力,看著無邊的大海,更覺旅途漫長,充滿絕望。

風暴之夜。

水手在我面前坐下,他叫Udu。我裹著棉襖在海風中發抖,他光著上身哈哈大笑。Udu 是這群水手中的開心果,總是笑看一切苦惱。

“好點了嗎?”他看著我愁眉苦臉,跳起舞來,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我同幾個演員抱在一起,大聲歌唱。我們在茫茫大海孤立無援,也只能高歌一曲讓周遭熱鬧一些。帆船左右近90度地翻轉,幫我們打著節拍。波蘭語、芬蘭語、英語、希臘語、愛沙尼亞語、瑞典語、意大利語、法語和漢語,亂作一團。

水手喝著伏特加,在雷電交加的風暴里看著我們笑。“要同風暴一起活著,而不是與之對抗。”水手告誡過很多次,“當你和海水一起活著的時候,你就不會害怕和難受了,因為你就是海洋,她搖晃,你也搖晃。

俯瞰古老的帆船。

深夜,海面逐漸平息下來,水手教我掌舵。我緊緊盯著眼前的雷達,水手說:“爾尼,你要學會抬頭看著星星。

我抬頭,星辰漫天。“你要學會跟隨著星星的方向航行,在古代,我們就是這么航海的。”水手指著天上說,“看著這顆星星,這就是我們的方向。

我們喝著啤酒聊天,水手Udu和我一起高唱著“哈庫馬拉塔塔”。Udu 告訴我,他已經在這艘船上快10年了。每一天都像第一天那樣快樂。

我問他,那你做過其他工作嗎?Udu不太愿意告訴我,但喝了幾口酒,又唱了幾首歌,他告訴我:“陸地上的我,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船上的水手,平時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大笑。

在他變成水手之前,Udu在愛沙尼亞擁有一條街的夜店和賭場,自己也有幾艘游輪。他的生意做得很大,后來還并購了煙草業,并在政府承擔了一些角色。但這并不讓他安心,他每天都很心急。

后來,生意不是很順利。他在一次帆船比賽中看到Hoppet。“那是一種無與倫比感覺,我當下就決定上船,后來船長也答應了,從此Hoppet就變成了我的家。

“為什么是Hoppet?”我很疑惑。

“因為這艘船有一個善良的靈魂”,Udu告訴我。

迎著灰暗的天色航行。

凌晨3點,月亮變紅,落入海中。這個時候,天空開始進入徹底的黑夜。漫天的銀河觸手可及,Hoppet航行在海面,和我們無比親密。

2016年,我們從波羅的海航行到了希臘,并和船上的藝術家們一起來到難民營,做戲劇的藝術治療。這里有一群來自阿富汗、伊拉克的年輕人,他們在戰亂中失去所有親人,獨自一人逃難到希臘的難民營。

藝術家與難民玩戲劇游戲。

一開始,許多人一聲不吭,執著于過去的苦難。但當我們開始每天排練戲劇時,奇跡發生了。

沒有人再沉迷于不可改變的事情,他們都無比專注地去做他們可以改變的事情。甚至有一個小男孩告訴我,他以前每天做噩夢,夢見被追殺,最近他夢到自己梳著最酷的發型,騎著馬從云上來,在夢里他變成了一個蓋世英雄。

難民營里的孩子。

其實快樂很簡單,那就是去實現一個個小小的渴望,它們加起來,就會成為一條河流,你會感覺到無比地豐盛。不要著急。慢慢地,我們所做的事情會變成一個大雪球,伴隨著時間,滾動向前,幫助你找到今生的使命。


學造船的中國女孩

4年前,一個夏日傍晚,在希臘的Skyros小島,我們演出結束后,一位滿頭白發精神矍鑠的老頭子走上舞臺。所有的演員與船員聞訊蜂擁而至,我好奇地問旁人,這是誰?

一位意大利演員在我耳邊悄聲說:“上周你不在的時候,他專程從遙遠的城市來拜訪我們。我們都不認識他,他請我們同船20多人去餐廳晚餐。聽說他是一個船長,身世傳奇,不簡單的人吶。

我朝老船長問好,他回過頭來,笑呵呵地看著我。“我是尼古拉斯。好幾年前,我就知道你們的船,我給Hoppet號船長打過電話。這么多年后,我終于有幸來拜訪。”尼古拉斯張開手臂歡迎著眾人。

航海家尼古拉斯。

他講到人與人的相遇,是一種連結,就像帆船上的繩子一樣。尼古拉斯用傳統手工制造帆船,他一字一句地說道:“在大海上,我們都得聽從風的方向。也許這就是連結的地方吧,傳統航海的文化傳承。

“你覺得自己在海上和在陸地上有什么不一樣嗎?

“在海上,我一直在航海。在陸地上,我一直在造船。

“造什么船呢?”我好奇地問。

“一艘在古代消失絕跡的帆船,曾經在地中海上盛行一時,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你知道,這艘船我已經造了15年了,按照古籍中記載的方式,去尋找一棵棵擁有各自名字與年齡的植被,以古代哲學家泰奧弗拉斯托(Theophrastus)處理木頭的方式,去復活這艘不復存在的帆船。

海上的木帆船。

他手臂上有3個年代久遠的刺青。“很特別的文身”,我說。

“嗯,意味著我過去的三個生命。一個是駕駛傳統木制帆船航行七大洋,一個是騎著哈雷戴維森環繞世界各地的道路,一個是在非洲大戰所經歷的九死一生。

“15年”,我問道:“為什么會花費這么長的時間呢?

尼古拉斯告訴我,他用了 10 年去尋找與采集木材,遵循希臘古籍《植物志》的指引,并遵循以萬物有靈、尊重森林與植被的方式去采集。在采集的過程中,他與樹木一起生活,并對其種類與生態系統作研究,按照占星學中的觀察,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去特定的方向讓植被倒下。

尼古拉斯說:“孩子,你知道,這是一艘嶄新的帆船,但我們在制造一個古老的靈魂。

休息的人們。

我被尼古拉斯的故事感動,2017 年,我回到希臘和他一起造船。一個干凈透明的傍晚,飛機降落在雅典機場,一個中國女孩為尼古拉斯而來,向他討教古老的造船術。

距離上次我們見面,兩年過去了,許多事情在改變,但這個城市的夏日傍晚依舊透著溫暖的濕度,我可以感覺到城市歷久彌新的體溫,我的眼角有些莫名的閃光。

第二天一早,我乘火車前往尼古拉斯的城市。火車緩慢進站,我看見尼古拉斯在站臺的盡頭朝我揮手。在不遠處,海水撲打著碼頭,他的帆船在陽光中伸展著風帆。碼頭前的工作臺上,擺著一盆羅勒,在希臘航海傳統里,這種用于烹調的香草可以給水手帶來好運。

尼古拉斯將帆船入海。

“那時候沒有人知道這艘船的名字,我利用現代技術繪制出它未被損毀的圖紙。”尼古拉斯講起自己如何開始用古法造船。

公元前400年,來自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打敗波斯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文明,統治了猶地亞地區。希臘帝國在擴張,這艘船就參與其中。

2400 多年后,尼古拉斯在一本1835年的出版物上發現這艘船的來源。這本地中海帆船圖冊由當時的法國海軍副將繪制,其中一張圖紙和尼古拉斯手中的圖紙一模一樣。那位法國副將在圖冊中記錄了船的形狀、名字和種類。

古老的帆船與現代世界。

尼古拉斯給這艘船取了一個嶄新的名字,她的名字叫Medon Plioni。Medon 的詞根來源于美杜莎的神話傳說,詞源作為名詞是國王的意思,而作為動詞的時候是保護、統治、思考、冥想、研究的意思。Plioni源于希臘寧芙女神Pleione,她是帆船的保護者,也是海神 Oceanus 的女兒,創世神大地蓋亞與天空烏拉羅斯的孫女。

Medon Plioni 帆船的底材使用了松木,龍骨與主桅使用的是桉木和柏木,第一層與第二層的框架與地板使用的是榆木,繩索的鎖具用的是白蠟木,船頭用的桑木,蓋板為橡木,船緣和艉板是核桃木。柏木和松木制成縱梁,白松木制成干舷板,柏木制成水下船體板,內部增援水道來自金合歡和刺槐,桅桿由柏木和云杉制成。

遙望岸上風景。

2018年,我在希臘待了幾個月,和他一起學習造船。后來,希臘的媒體也來報道,一個中國女孩跑到希臘來學造船的故事。目前 Medon Plioni 只剩下船艙內部的制作,當我最近一次到達哈爾斯基的時候,她已經在海洋中揚起了風帆。


創造生命力的旅程

航海讓我觸摸到一個更廣袤豐盛的世界,它源自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渴望——經歷冒險,探索熱愛。

在這個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危險和困難,有享譽世界的創作者來幫助我,也有來自家人的壓力和打擊。他們會和普通中國家庭的父母一樣,擔心我,懷疑我的價值,因為我做的事情,并不是那么賺錢。

我努力用實際行動去改變父母對我的看法。但有時候我也會感到迷茫。有一次媽媽來機場接我,她看到我很累的樣子,對我說,爾尼,你也只是個普通人,只有兩只手,兩只腳啊。聽到這句話,我一下就掉淚了。

穿著西瓜吃西瓜。

有時迷路是一種必要,沒有迷惘過的人,人生好像缺點什么。我曾經非常低迷,懷疑自己,一連好幾個月都要哭到累倒睡著。

這個時候,我會想起我的朋友們,那些難民營的孩子。他們失去一切,在異國他鄉,成功的幾率是那樣微乎其微,是什么支撐他們熬過來的呢?

哈希姆是一個17歲的男孩,在逃離阿富汗兩年后,他獨自一人乘坐小船來到希臘。他在邊境等待入境的通知,在難民營等待當地政府最后的決定。這是一段絕望的時間,特別是對于一個獨自在異國他鄉的17歲男孩。


難民營的孩子們。

經歷屠殺、轟炸和漫長的逃難路,哈希姆幸存下來,此刻卻可能會被驅逐出境。他什么都沒有,卻仍然幫助我去翻譯影片素材。哈希姆說,他很樂意幫助我,幫助別人讓他快樂。兩年后,當我在巴黎遇見他時,他剛剛通過考試被索邦大學錄取。

我問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說強烈的意志,相信你可以做到,相信世界會更好。數年的航海歷程中,我拍下了大量旅行素材,想將它制作成長片電影,未來希望可以在大銀幕上與更多的人分享。

我結識了許多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音樂人和電影工作者,他們都來幫助我,和我一起創造。我也認識了許多一路逃難的難民孩子,還有600多位來自世界各地幫助我翻譯影片素材的志愿者。

在難民營結識的朋友。

我們太多的人生活在陸地的世界里。大海是沒有邊界的,但是陸地充滿了邊界,充滿了等級與階級之分。在船上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因為這趟旅程不是為了你而創造的,而是所有人參與去創造的。

如果要說航海最大的收獲,那就是我似乎遇見了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無論階級,無論年齡,無論國籍……每個人都有一個善良的靈魂,就像我們的帆船一樣。

海上生活。

我將航海經歷的故事,變成展覽、藝術節、電影、書、建筑和文創產品。去年夏天在我的同名微博和公眾號上,發布了航海的招募,第一次招募成員和我一起去航海。

這次航行中,我和高船比賽創始人與主席保羅·彼肖普(Paul Bishop)見面。高船是所有古代大型經典帆船的總稱。高船比賽是世界最大的古代帆船友誼賽,來自幾十個國家的上百艘古代帆船在海上揚起風帆,數千名年輕水手和傳奇航海家族都參與其中。我與保羅一起商議,想在來年將高船比賽引入中國。

爾尼在木帆船上。

航海是一種古老的方式,用來發現世界、探索世界。但是,今天的大海上滿是貨輪和游艇。航海的神跡在消失,同樣在消失的,是對生命無盡的探索與創造。

對我來說,這個世界仍然像孩子一樣,充滿奇跡,充滿探索。一個神話般的世界,源自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渴望——對世界無盡的好奇、浪漫的冒險、探索的勇氣、創造的純真。我相信這個神話般的世界還活著,我相信我心中的奇跡還活著,我相信你心中的那個孩子還活著。


給小犀牛加個雞腿 ↓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