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悅讀 / 中國肥胖地圖出爐,北方人真的太慘了

0 0

   

中國肥胖地圖出爐,北方人真的太慘了

2020-04-06  小酌千年
      ? 公號:網易數讀(ID:datablog163)

      你有小肚腩嗎?
      先別急著收腹,因為現在腰粗的人真的不少。
      在中國,肥胖已然不是個別人的問題。

      2017年,英國醫學雜志《柳葉刀》發表的關于全球成年人體重調查的報告顯示,中國肥胖人數已超過美國,成為全球胖子最多的國家。
      脂肪總是在你穿衣時彰顯它的存在感,而肥胖帶來的不僅僅是身材走形的煩惱,還在威脅愈來愈多國人的健康。
      1

      北方胖子多,就怪天太冷


      2019年10月底,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慢性非傳染性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員王麗敏團隊發表在《內科學年鑒》(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研究指出:

      從2004年到2014年的十年間,中國人越來越胖了。
      他們的依據之一是BMI。
      BMI是衡量一個人胖瘦情況的重要標準,它的全稱叫身體質量指數,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確認的衡量成人肥胖的標準。計算公式是體重(kg)除以身高(m)的平方。
      目前,中國將普通型(全身性)肥胖定義為BMI數值達到28kg/m2(世界衛生組織的肥胖標準是30kg/m2)。
      在這篇名為《中國成人肥胖患病率的地理差異:來自2013-2014的全國慢性病和危險因素監測的結果》論文中,研究者通過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開展的第三次慢性病和危險因素監測,收集了174849名成人的數據。
      到2014年,中國成年人的普通型肥胖率為14.0%,而在十年前,該項數字僅為3.3%。
      從全國范圍來看的話,男女的肥胖率差別并不大,中國男性的普通型肥胖率為14.0%,女性為14.1%。


      差異較大的是地域之間。

      北京男女的普通型肥胖率均位居全國榜首,分別為26.6%和24.9%,這意味著每四個北京人里就有一個是胖子;

      而在肥胖率較低的海南,只有4.4%的成年男性偏胖。
      總體來說,北方省市的普通型肥胖率要較南方省份高一些。

      這一點,通過地圖能更明顯地感受到。


      在這張肥胖地圖上,全國的肥胖率從北到南降低,北方的肥胖問題更突出。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中國疾控中心營養與健康所的研究員王京鐘分析說,南方人肥胖率低有很多原因,其中十分關鍵的因素是天氣熱導致當地人代謝快。
      而緯度高的地區,由于天氣寒冷,人們運動少,代謝也慢,更容易導致肥胖。
      另外,飲食結構的差異也有很大的影響。
      北方菜的份量大是出了名的,在知乎上,一個南方人提問“為什么東北菜的分量這么大?”

      很多回答都提到了盛菜廚具:大盤、不銹鋼盆、洗臉盆、一米口徑的大鍋……
      這本質上也是拜天氣所賜,在寒冷天氣中,人們常常會吃更多、更高熱量的食物,并儲備成脂肪以應對。
      2

      啤酒肚,中國人招架不住的腹型肥胖


      不過,光看BMI還不夠。
      很多中年人雖然體重正常,沒有普通型肥胖,但內臟脂肪過多,體脂率超標,這往往會是腹型肥胖。
      判斷是否為腹型肥胖的方法之一,就是看腰圍。

      如果中國成年男性的腰圍大于90厘米或女性大于85厘米,就是腹型肥胖。
      而中國人的腹型肥胖率要比普通型肥胖率高得多。早在2004年時,就有25.9%的中國人有腹型肥胖,十年后更是達到了31.5%。


      就像老婆餅和老婆一樣,雖然啤酒肚有啤酒兩個字,但其實和啤酒并沒有什么關系。

      中國人腹部肥胖率高,主要和體質有關。
      根據研究,相比其他人種,黃種人更容易積聚淺層皮下脂肪和內臟脂肪。

      因此,中國人的脂肪常常堆積在腰部、內臟周圍,變成蘋果形肥胖;

      而白人更偏向積聚淺層皮下脂肪,也就是脂肪多堆積在腿部和臀部,肥胖的人看起來更像個梨。
      和普通型肥胖類似,腹部肥胖率也是呈現由北向南呈逐步降低的趨勢。
      不過,有小肚子比例最高的地區不是北京,而是天津,天津男性及女性的腹部肥胖率分別達到了54.4%及49.4%。

      這意味著超過一半的成人有可能在為肚子上的贅肉苦惱著。


      而腹部肥胖率較低的地區依然是海南和廣西這兩個地方,海南成年男性的腹部肥胖率是16.5%,廣西成年女性的腹部肥胖率則為17.7%。

      比例差不多只有天津地區的三分之一。
      3

      不只是身材,肥胖還影響你的健康


      研究人員估計,在2004到2014年間,中國普通型肥胖率增長大約90%,腹型肥胖率增長超過50%。

      為什么肥胖率上升這么快?
      答案很簡單:吃得太飽了。
      在《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發布時,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就指出:

      中國居民“脂肪攝入量過多,平均膳食脂肪供能比超過30%。”

      從上圖可以看到,從20世紀80年代起,中國人的糧谷類食物攝入量基本穩定,而增長最明顯的就是油脂和肉。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營養與食品安全系任副教授范志紅認為:

      脂肪攝入量過多的原因主要是炒菜用油過量、食用過多油脂烹調的面點、高脂肪零食以及肉類食品攝入過量。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飲食習慣也導致了很多國人偏胖——雜糧吃得少。
      《柳葉刀》在今年4月發布了195個國家和地區飲食結構造成的死亡率和疾病負擔分析,其中中國人的飲食結構存在三個問題:

      鹽太多、水果太少和全谷物太少。
      我們日常吃的大米、白面都是精制谷物,去掉了膳食纖維,消化快,不利于血糖的控制。
      而與平均體重增長同步的,是各種慢性病發病率的提高。

      肥胖是撬動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發生的一個“支點”。

      中重度肥胖,尤其是腹部肥胖,會讓發生冠心病、高膽固醇的風險提高。
      醫學界把與肥胖相關的冠心病、高血壓、高脂血癥、糖尿病和腦血管意外稱為“死亡五重奏”。
      此外,肥胖也會帶來患癌風險。
      目前已經明確發病率可因肥胖而升高的癌癥有:

      子宮內膜癌、食道癌、胃癌、肝癌、腎癌、多發性骨髓瘤、腦膜癌、胰腺癌、 腸癌、膽囊癌、乳腺癌(絕經后) 、卵巢癌、甲狀腺癌。
      而在肥胖帶來的眾多疾病中,糖尿病是影響中國人最明顯的一種疾病。

      2019年6月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指出,中國是糖尿病患病率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
      在國際糖尿病聯盟(IDF)近日公布的《全球糖尿病地圖》(第9版)中,全球約有4.63億成人患糖尿病(20-79歲),而這其中有1.16億患者來自中國,占比達到了25%。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糖尿病并發癥高達100多種,是目前已知并發癥最多的一種疾病。

      臨床數據顯示,糖尿病發病后10年左右,將有30%~40%的患者至少會發生一種并發癥,且并發癥一旦產生,藥物治療很難逆轉。
      同時,糖尿病的未確診率非常高。

      在醫療設施相對完善的美國、德國,糖尿病患者的未確證率都達到了38.2%和47.6%,而其他多數國家的未確證比例甚至更高。
      這意味著,相當多的糖尿病患者錯失了最佳治療機會。
      雖然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肥胖的危害,辦了各種各樣的健身卡,但在工作、房貸等各種各樣的壓力下,還是會有很多人忍不住在深夜點份外賣,用燒烤、炸雞、奶茶來緩解一下俱疲的身心。
      至于減肥,那是明天開始的計劃。

      參考資料: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Obesity and overweight.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ho.int/westernpacific/health-topics/obesity-and-overweight
      [2] 衛生部疾病控制司. (2003, 03). 中國成人超重和肥胖癥預防控制指南(試行). Retrieved from http://www.cem.org.cn/attachment/down/id/76/aid/10994
      [3] Xiao Zhang, Mei Zhang, et al. (2019, 10). Geographic Variation in Prevalence of Adult Obesity in China: Results From the 2013–2014 National Chronic Disease and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4] 張旭靜.(2015, 10).  “中國肥胖指數”階段發布:東北是肥胖聚集區. 人民日報海外版. Retrieved from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5-10/30/content_1627292.htm
      [5] 殷鈺. (2018, 08). 東北菜為什么份量那么大. 網易浪潮工作室. Retrieved from news.163.com/18/0813/00/DP24979400018M4D.html
      [6] N. John Bosomworth. (2019, 06). Normal-weight central obesity Unique hazard of the toxic waist. Can Fam Physician. 65(6), 399–40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738397/
      [7] Sniderman A D, Bhopal R, et al. (2007, 02). Why might South Asians be so susceptible to central obesity and its atherogenic consequences? The adipose tissue overflow hypothe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36(1), 220-225.
      [8] 新華網. (2015.07). 我國居民平均膳食脂肪供能比超30%. Retrieved from http://shenzhen.sina.com.cn/eat/news/2015-07-08/details-ifxesfuc3592924.shtml
      [9] GBD 2017 Diet Collaborators. (2019, 05). Health effects of dietary risks in 195 countries,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 The  Lancet.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9)30041-8/fulltext#seccestitle70
      [10]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Obesity and Cance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causes-prevention/risk/obesity/obesity-fact-sheet
      [11] 國務院. (2019, 07). 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 國發〔2019〕13號. Retrieved from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9-07/15/content_5409492.htm
      [12]龍瑤瑩. (2017.12). 全球4.25億人罹患糖尿病,三分之一患者在中國. 網易數讀. Retrieved from http://data.163.com/17/1207/16/D52M9NAN000181IU.html


      作者 | 席新科,設計 | 趙鵬路 郭曉靜。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網易數讀”(ID:datablog163)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