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梧桐 / 征文文章 / 春天里的稻田

0 0

   

春天里的稻田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4-06  小溪梧桐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2020是個很特別的年份,疫情和春節一同到來了,居家的日子像是度過了一個漫長的春節。而伴隨著節日的遠去和春季的前行,疫情似乎也開始了惜別。

       在這樣的前提下,開始了出差和忙碌的日子,久居南方城市對季節的敏感度并不高,尤其是在這個只有夏冬“二季”的深圳,而讓我明顯感受到春季的景象,卻是透過高鐵玻璃看到的稻田。

      窗外縱橫交錯的稻田里撒滿了稀落而單薄的秧苗,我感到一陣差異,很多問題和思緒涌上心頭。國內疫情才剛開始好轉,大家都剛開始出門,他們是什么時候就插好秧的,要知道插秧前還要翻田、耙田、注水、扯秧等一些事情要做,而把這些做完也好些時候。眼前的景象似乎說明勤勞的人們早在疫情穩定后,就已經開始了春天的播種了。

       隨著思緒的泛起,我似乎聞到了翻新后的泥土和青草的味道,它們伴隨著清風撲面而來,像是許久不見的長輩,她溫柔的擁抱著我,撥動著我的頭發,輕吻我的額頭和臉頰。兒時對春天的感受大概是這樣的,當然或遠或近的田野里還有趕著牛犁田、耙田的人們以及鴨媽媽帶著一群小鴨在耙過的田里一頭扎進水里尋覓著食物的情景,而我多半會在路邊隨手拔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邊,手上興許還揮動著一片長葉在風中起舞。

       當然,兒時對春天的印象卻也不僅于此,如同鴨媽媽帶著小鴨在田里覓食一般,母親帶著我和幾個姐姐時常躬耕在水田里。有時我們搬著長凳坐在秧苗田里扯秧,洗洗涮涮后成捆的綁在一起;有時我們弓著腰一行一行的插著秧,時而嬉戲時而安靜;春風掠過渾濁的水面,撥動著單薄的秧苗,也輕撫著姐姐垂過頭頂的長發。那時我的,似乎是個地道的小農民,我熟知也經歷過這些。春天對于農民來說最深刻的也莫過于此了吧,于是這也形成了我對春天里特別的一段記憶。而后的遠離故鄉求學和工作的多年里,長期的都市生活,三點或兩點一線忙碌的生活,對春天似乎已經沒有太多的感受了。南方城市的春天除了較多的雨天和微涼的氣溫,其他的也就沒有什么特別了。

     列車飛快的前行,那窗外一閃而過的春天里的稻田,好似成長路上的一幕幕膠片,悄無聲息而又疾馳的正與我擦肩而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