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自愈研究者 / 待分類 / 做事或不做事,不是為了事,是為了安心!

   

做事或不做事,不是為了事,是為了安心!

原創
2020-04-05  身體自愈...

有些人,對自己工作不滿意,熬得很痛苦,問我要不要換工作。有些人,對自己的家庭不滿意,想要離婚,問我行不行。有些人失戀了,走不出來,向我求救。有些人,有抑郁癥、強迫癥、焦慮癥等各種問題,有些人,沉迷于自慰,不能自拔。

接受咨詢以來,讓我看到了世界上各種各樣的人,他們都活得很痛苦。佛家講的苦海一詞,看來是真實不虛的。這些痛苦,雖然各自的表現形式不同,但是本質都是在心,心不安。心沒有地方放,放哪里都不舒服。我們常說放心,心實在無地方可放。

有,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有,總是制造出問題。我上大學那會喜歡打籃球,喜歡看NBA聯賽。那里面的籃球手,基本上都是世界最頂尖的。但是,再厲害的人,他只要拿到球,球在他手上,他就容易出問題。如果他沒有球,他打無球,只是跟著配合,那他就沒有問題。

球在哪里,問題就在哪里。同樣,心在哪里,哪里就出問題。只要有心,就有問題,有煩惱和痛苦。如果沒有心,那就沒有問題。一切問題和煩惱,都是我們的心創造出來的。道家講虛心,虛到極致,靜到無為,佛家講照見五蘊皆空,只有到這個層次,自己的私心小意沒有了,煩惱才會消失。

心,是最難照顧的東西。我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是在安自己的心。同樣,做一件事,或者不做,不是為了這個事,是為了安我們的心。如果心不能安,做或者不做,沒有任何區別。

我們想做一件事,是因為這件事在我們心里,讓我們的心不安了,我們要把這件事做了,讓我們的心回到原位。這個叫做了愿。佛家修行人,喜歡用這個“了”字,了了分明。所有的心愿都了完了,沒有任何想要的,心空了,自然看到本質了,也就是明心見性。

這里有個矛盾,當你總是想用某件事來安心時,它是做不到的。心,不會永遠住在一件事上。心的本質,是無限的,是完全自由的,它不愿意被任何東西束縛。如果我們的心,長期在一件事上,它會麻木,會產生厭倦。

我們常說的定力,入定、禪定,就是為了讓心定住,為了安心。但是,只要你的心中有事,有想法,這個事,這個想法,它就要動,心就定不住。世俗人,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不停的動,這是個看起來見效更快的辦法,只要換了一個新事,到了一個新地方,心暫時就舒服了。

但是,要不了多久,一年兩年,就又麻木了,甚至是厭倦了。很多人,用責任感、用擔當來解決這個問題,將自己的心囚禁起來。這也是個辦法。但通常會給自己帶來很多問題。健康問題、心理問題、家庭矛盾等。

總體來說,用事來讓自己安心,是不可能做到的。這是用事疊加事,一層層的遮蓋,新事遮蓋舊事,新事會讓心暫時舒服一會。等不舒服了,再去追求新的。這樣做,心里的事,會越來越多。到最后,心里會受不了。出各種問題,出難以解決的問題。

唯一的辦法,根本的辦法,就是不借助任何事,不借助任何東西,直接去安心。把心里的事,不停的清理出去。不是把新事,讓心里裝。而是讓心里的舊事,不停的出來,清空自己的心。這個過程,就是修行。具體做法是,數十年如一日的靜心冥想。

你們都是成年人,都知道責任感,都知道凡事靠自己。你們問我那些問題,并不是真的要我幫你們做決定,你們只是不安心,需要我來幫你們安心。心安理得,得理了,自然知道怎么做了。

你們想換個環境,當然是可以的,可以暫時的讓心舒適一會。但是,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假如你的心,本身是不安的,換到哪里都不安,你都會不舒服。一開始的新鮮感、興奮劑效應過了以后,你們仍然會很痛苦。安心是根本,做一件事或不做,只是一個暫時用來依靠的安心工具,不能長期依靠,它是靠不住的。

第二,換一個環境,必然要適應。要適應一個新的環境,需要很大的各種成本。付出這些成本,會讓你的心焦慮不安。萬一你很難適應,你又該何去何從呢?

紅塵煉心,提煉心性的過程,就是煎熬。熬不住了,換一個地方,還是熬。這世界,你根本無處可逃。熬不住了,未必要做什么重大決定。那些經常做重大決定的人,經常下大決心的人,犯大錯的可能性更高,幸福的指數更低。

當然,那些從來沒有自己獨立做過重大決定的人,都是不夠勇敢或比較麻木的人。無論如何,不急于做重大決定。真熬不住了,可以試試痛哭、大叫、高聲唱歌、肆意扭動自己的身體、換個發型等,總之就是一切可以排遣情緒的方式。這些方式,可以自己去尋找。得意忘形,失意也要忘形。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