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兒Egger / 酷玩實驗室 / 左手螺螄粉,右手電動車,柳州做對了什么?

0 0

   

左手螺螄粉,右手電動車,柳州做對了什么?

2020-04-04  艾格兒Egg...
      朋友們,還記得那個“人民需要什么,它就造什么”的五菱嗎?

      這兩天我聽說,它要開始生產螺螄粉了。


      真相只有一個——人民太需要螺螄粉了。

      現在,有6000多萬網友在線催促螺螄粉發貨。弄得柳州市市委書記親自下場解釋,“我們還沒有完全復工。

      大家想吃螺螄粉,這對于柳州來說是好事。但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得加大檢查力度。我們培養一個品牌不容易,所以,請大家再等一等。”

      作為柳州市人民的“兒子”,五菱發現,人們除了需要“柳州五菱神車”,還需要“柳州螺螄粉”。

      于是,傳聞中,五菱繼生產口罩之后,又一次打開了它的機器。

      有一說一,在最初的時候,我對這條新聞是持懷疑態度的。

      畢竟,上次我在家吃了包螺螄粉,我爸就要和我斷絕父女關系。

      我當時尋思這也沒有他平時吃的腐乳味道大,但他一口咬定,我在用鐵鍋燉屎。

      此外,他還對我進行了各種慘無人道的攻擊。就連我媽都看不下去了,說了句“嫌臭就把窗戶打開唄”’。

      沒想到我爸更生氣了,“現在就是她一個人吃屎,打開窗戶,那鄰居以為我們全家吃屎”。


      直到我打開淘寶,發現螺螄粉發貨時間普遍都在4月底,有的甚至都排到了5月初,我才相信了這個事實。

      螺螄粉“臭”到全國的背后,離不開柳州市政府的大力推廣。

      而這么會營銷的“網紅城市”,全國都沒幾個。



      01



      柳州只是中國西南地區一個不出名的三線城市。

      柳州人很想打造一張城市名片,讓所有人都知道,在中國西南地區,還有柳州這么一座城市。

      但拿什么打造呢?柳州人又遇到了問題。

      最后,他們靈機一動,盯上了螺螄粉。

      柳江拐了個彎穿城而過,帶給柳州的不止是環境,還有吃不盡的螺螄。


      汽車和鋼鐵工業蓬勃發展,帶給柳州的也不止是錢,還有陸續涌入的工人和熱鬧繁華的夜市。

      廣西人愛嗦粉,人盡皆知。但其實一開始,螺螄只是螺螄,粉也只是粉,兩者井水不犯河水。

      上世紀80年代初,在柳州的夜市上,興起了一種食物,叫煮螺螄,3分錢1碗,吃完螺螄,還可以免費喝上一碗螺螄湯。


      有的客人喝不完,就把剩下的湯帶回去,泡米飯吃。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哪一個客人,急中生智,把帶回去的湯泡了粉,結果便在柳州流行開來,人們在里面加上青菜、蘿卜干、酸筍。

      螺螄粉的湯鮮、辣、酸、爽、燙,粉Q彈,讓當地人欲罷不能,人們可以早上嗦一碗,中午嗦一碗,晚上嗦一碗,夜宵再來一碗。

      但螺螄粉,卻始終只能在當地打轉轉,因為真的太臭了。

      毫不夸張地說,天下臭共一石,螺螄粉獨占八斗,臭豆腐得一斗,榴蓮與其他食物公分一斗。


      因為螺螄粉里有一種當地秘制的酸筍,酸筍里有大量的戊醛。

      戊醛是什么味道呢?有人說它像“死老鼠味”,有人說它像“廁所味”,有人說它像“腳臭味”。

      盡管柳州人很愛吃它,但面對這種“暗黑料理MAX版”,很少有游客想要嘗試。

      為了讓螺螄粉走出柳州的大門,柳州人可謂費了大勁,尤其是柳州政府。

      2010年,柳州市美食聯盟,特地以行業協會的名義,注冊了個公司,跑到北京開店。


      他們還特地選了個熱鬧的地方——朝外大街,市委書記親自跑到店門口站臺,試問哪家店還有這榮譽?

      但最終折戟沉沙。

      沒有人能接受螺螄粉的臭味,就算能接受,到店里吃完,滿身都是臭的。大家都是體面人,誰愿意呢?

      直到市委書記離任,這件事都沒能辦成。

      但柳州政府推廣螺螄粉的想法,并沒有打消。

      螺螄粉雖臭,但人民的智慧無窮。

      后來不知道是誰,受到方便面的啟發,把螺螄湯和米粉裝在一個袋子里,變成了袋裝的螺螄粉。


      柳州政府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他們特地搞了個袋裝螺螄粉大賽,每年拿出650萬元,給優秀的螺螄粉頒獎,特等獎的獎金高達300萬。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螺霸王,好歡螺,一個個品牌經過層層篩選,脫穎而出。

      更幸運的是,他們搭上了電商這趟時代的列車。

      柳州政府親自跑去給一家家電商平臺談判,談好了讓自己的企業入駐。

      袋裝螺螄粉,讓螺螄粉走出柳州,變得更容易了。

      因為愛吃的人,足不出戶就可以吃到螺螄粉,不會在公眾場合覺得尷尬。而且,電商讓螺螄粉這種食物,連接到了更多人。

      螺螄粉的逆襲之路,從此開始了。

      2014年,柳州還只有1家螺螄粉生產企業,但沒過兩年,直接變成了80多家。


      2015年,螺螄粉在各大電商網站的日銷量,就突破了6萬袋。

      2016年,吃播在國內興起,柳州市政府又推出“螺螄粉吃播”,帶動了一大批主播、B站up主的試吃參與。


      知名度的提升,也讓螺螄粉的銷量飛漲。2018年,螺螄粉日銷量已經超過120萬袋。

      再加上李子柒、李佳琦、薇婭等網紅的宣傳帶貨,螺螄粉一發不可收拾,2019年,螺螄粉日銷量超過170萬袋,銷售額突破60億。

      在《2019年淘寶吃貨大數據報告》中,螺螄粉以2840萬件勇奪桂冠,超過了辣條、火雞面、烤冷面,成了中國特色小吃一哥。

      圖源《2019年淘寶吃貨大數據報告》

      螺螄粉的爆火,也讓一些作坊式企業起了歪心思。

      但很快,他們就被柳州市的監管部門發現查處。

      2016年,柳州市出臺了《柳州螺螄粉食品安全地方標準》,一共55個小項,從材料到工序,都對企業做出了嚴格的規定。

      疫情期間,由于復工率不高,螺螄粉的生產已經遠遠跟不上吃貨們的需求。

      #螺螄粉何時發貨#頻頻沖上熱搜。


      面對網友們的催促,柳州市政府也親自下場回應,表示一定為螺螄粉廠家的復工提供保障。

      能得到這樣待遇的,也只有螺螄粉。


      2015年,韓國“火雞面”在中國廣受追捧,成為網紅泡面;2017年,火雞面獲得韓國“1億美元出口之塔”獎,成為了地區美食走向世界的成功案例。

      現如今,柳州已經有螺螄粉企業81家、品牌200多個,產品遠銷海外。


      而柳州,也因螺螄粉,成為了一座網紅城市。



      02


      別的網紅城市,都在想著如何延續生命力

      生怕有一天沒有流量了,整個城市就垮了。

      但柳州,完全不擔心。

      柳州是全國唯一一個擁有一汽、東風、上汽、重汽四大汽車集團整車生產企業的城市。

      排名世界第一的工程預應力企業歐維姆機械公司金嗓子、兩面針等行業知名品牌,都是柳州土生土長的企業。

      在柳州工業實力面前,螺螄粉,真的只有螺螄那么大。


      但最初,作為一座小城市,他們什么都沒有。

      工業,是柳州收到的第一份禮物。

      在62年中,面對滯銷、缺少資金、沒有技術、轉型等諸多困難,柳州都沒有選擇放棄工業。

      如果不想滅亡,那就只有變革。

      1958年,在上海的援助下,柳州成立了柳州鋼鐵廠、柳州熱電廠、柳州化工廠、柳州動力機械廠等十個工業建設項目。

      其中,柳州動力機械廠是負責生產船用大型柴油機。但受困于當時我國經濟條件的限制,柳州動力機械廠基本沒什么發展。

      很快,為了響應國家“農業機械化”的號召,柳州動力機械廠開始研制生產拖拉機

      1964年,柳州動力機械廠的第一臺拖拉機,豐收牌拖拉機成功下線。

      次年,柳州動力機械廠改名為柳州拖拉機廠。由于仍缺乏相關的生產經驗,柳拖廠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每年生產300臺拖拉機。


      但到了1978年,柳拖廠的年產量已經達到了5000臺,躋身“全國八大拖拉機廠”。

      改革開放以后,拖拉機滯銷。為了生存,柳拖廠開始生產縫紉機、織布機,但自己的拖拉機賣不出去,柳拖廠還是在一步步地走向滅亡。

      1980年,中央農機部軍工局引進了一臺日本三菱小貨車,組織國內的廠家研究。

      柳拖廠很眼紅,但沒資格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柳拖廠也離倒閉越來越近。在請示了柳州市政府后,柳拖廠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全廠上下省吃儉用,自己買輛日本微型車回來。

      柳拖廠買的是三菱L100微型車,當時廠里的工人都沒有生產汽車的經驗,柳拖廠的工人就用了最笨的一個辦法——



      一輛L100,被拆成了2500余種、5500余件零件。每一件,柳拖廠都拿著手工測量、繪圖。

      三個月后,他們硬生生地“拼出來”一輛“萬家牌”試制車。

      與此同時,柳拖廠的人也不滿足于這種“手工造車”的方式。1985年,他們引進三菱技術,并正式改名為柳州微型汽車廠。

      那一年,柳微生產了4224輛汽車,實現工業總產值7323萬元。

      1990年,柳微的車被列為“免檢產品”;1992年,柳微的年產量高居行業第二,在所有汽車廠中,也排名第13位。

      1995年,柳微年產銷5萬輛;1996年,柳州五菱汽車有限責任公司成立。同年,五菱和日本大發汽車株式會社簽訂了技術援助協議。

      到了1998年,柳州五菱的產銷量做到了微型車行業的全國第一。


      但危機,也悄然而至。

      由于微型車的技術門檻不是很高,行業競爭愈發激烈。柳州五菱的市場份額已經從原來的20%,下降到了15%。

      如果再不采取行動,技術、資金、人才都不占優的柳州五菱,很快就要向曾經的柳州拖拉機廠一樣,產品沒有銷路,然后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衰落。

      變革,迫在眉睫。

      柳州政府決定,引入外資。學習國外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給柳州五菱提供新的生命力。


      在柳州市政府的主導下,柳州五菱開始頻繁接觸外國品牌。

      買法國雪鐵龍的模具,和東風汽車談合作。但談了一圈下來,外國廠商的意向都不是很明確。

      美國通用汽車當時在進行“渠道下沉”,謀劃小型車的發展。他們看中了五菱。

      盡管兩家公司都有合作的意向,但當時我國的規定是“一個外國公司最多只能和兩個國內企業合作”,通用當時已經和上汽、金杯兩家中國公司合作,沒有名額給五菱了。

      就在所有人以為,柳州五菱的合資計劃要泡湯時,柳州市和廣西政府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決定:

      柳州五菱無償將75.9%的股份劃撥給上汽集團,成立了上汽五菱汽車股份有限公司。


      上汽沒花一分錢,就得到了幾乎整個五菱。

      隨后,上汽五菱以技改名義增資擴股向通用集團轉讓了34%的股權。2002年,上汽通用五菱成立——上汽、通用和五菱分別占比50.1%、34%、15.9%。

      而這一切的條件只有一個,工廠,必須留在柳州

      不求擁有,但求所在。在這種“中中外”的合資模式下,上汽負責政策和資金,通用負責質量和品控,以及國際化。

      而剩下的所有臟活兒累活兒——汽車設計研發、生產管理、銷售、售后服務等,全部由柳州五菱負責。

      2002年11月,新公司的第一代產品“五菱之光”問世。


      新產品的小問題很多,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五菱停止了銷售,專程從通用請來了美國專家做品控。

      半年后,五菱之光幾乎所有的問題都得到了解決。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這款以高性能、高性價比為特點的汽車,會成為“一代神車”。

      據不完全統計,五菱之光賣了有360多萬輛。

      按照常理來說,五菱之光的老本,夠柳州五菱吃好多年。

      但柳州五菱知道,技術才是最為重要的。

      2010年,為了得到通用的乘用車技術,五菱再次用10%的股份,換取了通用的A級汽車平臺別克凱越。


      每年幾百萬的銷量,也讓汽車生產的上下游企業在柳州扎根。

      2019年,我國汽車生產2572萬輛。柳州生產了其中的185萬輛。

      在中國,“每13輛汽車中,就有1輛是柳州造”。

      這些車,都是中國的自主品牌

      回望五菱的歷史,在柳州工業發展的62年中,他們有數次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

      柳州沒有坐以待斃,他們主動求變,甚至主動舍棄了很多,一步步地從那個沒有任何工業基礎的城市,變成了如今的“汽車之城”。



      03


      和許多工業城市一樣,污染,也成為柳州工業發展中,不可回避的問題。

      柳州工廠用的煤,含硫量較高。燃燒之后,會釋放大量的二氧化硫。柳州又是一個盆地,這些廢氣無法散去,就形成了酸雨

      上世紀90年代,柳州的酸雨率達到98.5%,十雨九酸


      酸雨不僅會對人體造成危害,還嚴重影響柳州農業的發展——一場雨過后,蔬菜變枯,果樹掉果。

      那時,柳州的樹葉,都是黑色的。

      最重要的是,酸雨對于基礎設施的腐蝕也十分嚴重。企業要每年保養露天設備,政府要對大橋、鐵路等進行除銹。

      據柳州政府的估算,酸雨給柳州造成的經濟損失,每年高達幾十億

      發展和環境,柳州似乎只能選一個。

      但柳州選擇了全都要,當然,它也走上了一條最難的道路。

      2001年,柳州市開始對市內的工廠進行整改。

      余熱節能發電、工業廢渣綜合利用、焦爐煤氣脫硫綜合利用、清潔煤氣化技術……這些專有名字的背后,指向一個東西——

      柳州市政府拿出專項資金,每年對那些加大環保投入的企業進行補貼。而對于不整改的企業,予以公示和罰款。

      2006年4月,柳州發電公司二氧化硫排放量減少90%。

      2007年,柳州化工煤耗大幅度下降。

      2008年,柳鋼的工業廢水實現零排放。

      從2012年開始,柳州連續獲得“國家園林城市”“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現如今的柳州,已經成為了“中國最美工業城市”。

      (圖源B站用戶“良品青年Arri”視頻《斗轉星移的柳州,一座不光有螺螄粉的城市》)

      柳州在環保上,付出過巨大的代價。所以當國家提倡新能源汽車后,不同于其他政府的觀望態度。柳州在結合自身條件的基礎下,全力支持電動車的發展。

      柳州,成為中國電動車企心中的圣地。而柳州針對電動車的一系列舉措,也被稱為“柳州模式”。

      柳州政府,解決了所有新能源汽車的難題。

      針對充電難的問題,柳州新建了10000多套充電設施。

      而對于停車難,柳州發明了一個“全民找車位”——在柳州,如果你發現小區、公司、商圈周圍,有可以停放小型新能源汽車的空間,就可以直接拍照上傳。

      審核通過后,交警會對此進行規劃。

      而車企要做的,就是針對柳州市政府的需求,開發相對應的產品

      五菱為柳州“量身定做”,研發了寶駿E100、E200兩款純電汽車。

      在柳州,你可以看到寶駿的專用停車位。

      這些,都是造車行業從未有過的景象——政府全力支持,企業量身打造。

      2018、2019兩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同比下降2.3%、4.0%,但柳州的新能源汽車產銷,卻分別增加80.7%和122.2%。

      柳州對于燃油車并不限行限購,但柳州的電動車通行率,已經達到了20%

      這一切,幾乎走在了所有城市的前面。

      柳州政府用魄力和眼光,完成了中國電動車史上獨有的“柳州模式”。

      同時,也走出了一條城市發展史上幾乎不可能的路,既是工業基地,又是宜居城市。

      尾聲

      其實,柳州最初拿到的,是中國城市中,最爛的“劇本”。

      地處偏遠地區,人口少,工業基礎薄弱,礦產資源也不算豐富。

      一般來說,這樣的城市往往還能走最后一條路——發展旅游業。

      但很不幸,柳州是中國有名的“酸雨之都”,酸雨率達到98.5%。最嚴重時,雨水的PH值低于4,基本上和食用醋差不多。

      就像很多網頁游戲的廣告語一樣,“開局啥也沒有,裝備全靠撿”。


      它有一萬種理由平庸、落后,但它沒有。

      頑強地抓住了時代伸給它的每一條橄欖枝,每一條都像“救命稻草”一樣抓著。

      直到有一天,它抱著的,已經是棵參天大樹。

      柳州人不服輸,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戰爭爆發,廣西汽油供應被阻斷。

      廣西請來了一群洋人,希望可以開發出不燒油的木炭汽車。洋人研究了一年,最后毫無進展,灰溜溜地離開。

      危機之下,柳州的工人們在沒有任何基礎的情況下,硬是弄出來一臺木炭汽車。

      柳州人敢拼。當廣西的軍火交易被蔣介石堵死時,柳州人又徒手造出了廣西第一臺軍用戰斗機,并把它開向戰場。

      柳州人也有智慧。從一個個零件中,生生地拼出一個世界級的車企。

      興許正是因為這些,那年的柳州笑了笑,撕了手中的劇本,然后頭也不回地,向遠方走去。

      這一路很難,產業升級、環境和發展的抉擇等等等等,但柳州,從未放棄。

      你能從柳州的身上,看到昔日中國的影子——接受了蘇聯的援助,在摸索中不斷成長、不斷進步,流過汗、流過淚、也流過血。

      最終,從一窮二白,走向富強。

      這部逆襲史,是我聽過最勵志,也是最感人的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不認命


      酷玩實驗室整理編輯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