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情感 / 那個欠我20萬的小舅子,在我和他姐離婚后...

   

那個欠我20萬的小舅子,在我和他姐離婚后,一天都沒有撐下去

2020-04-03  小酌千年

    01.

    盧梭曾經說過:“不幸的婚姻,都會悄無聲息地破裂”,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有些婚姻走向結束,并非全是無聲無息的,而是從一開始就埋下了隱患,只是當事人未曾察覺,或者是察覺了依舊無動于衷而已。

    好的愛情就像上了一所好的大學,能讓你不斷成長,婚姻也如同影院的播放室,輪流放著每個人不同的經歷。夫妻之間的愛會隨著時間的沉淀而更加深刻。但不幸的婚姻,會一點一點破裂,最終分道揚鑣。

    婚姻的好壞,有時候不在于你付出多少,而在于你遇到的人是否懂得什么是愛。想要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男人應該承擔起婚姻的責任,但女人也不可以毫無智慧和原則。

    一年前,何濤和妻子離婚了,回想起過去,何濤總是悵然若失。當初彼此之間的愛那么真誠與熱烈,最后怎么說散就散了呢。

    當初結婚的時候,何濤不止一次幻想過未來的美好。他和妻子戀愛四年才走進婚姻,那一刻何濤等了很久。但遺憾的是,他們結婚不到三年,婚姻便走向了破裂。

    何濤并不是不愛了,他只是承受不了妻子娘家人無限度的索取。

    戀愛的時候,何濤沒有過多的和岳父母相處過,他只知道妻子還有一個弟弟,比她小了四歲。所以家里人都很寵愛自己的這位小舅子。何濤是獨生子,爸媽從小就很疼愛他,所以當時他并沒有多想,認為岳父母寵愛他們的兒子,也是理所當然。

    可和妻子結婚后,何濤才發現,不僅僅只有岳父母對小舅子格外寵溺,連自己的妻子也事事都順從他。

    02.

    剛開始,小舅子還在上大學,妻子每個月會給他寄生活費。后來小舅子畢業了,已經開始工作賺錢,但妻子還是按時給弟弟和父母寄生活費。

    何濤并不是不贊同妻子幫襯娘家人,可是如今他們也有自己的小家,應該先顧著自己才對。

    結婚的時候,他已經給了十八萬的彩禮,現在小舅子之所以有一套房,就是拿自己給的彩禮錢,才能順利買下來。可以說,何濤對于岳父母一家,已經仁至義盡了。

    何濤真心愛妻子,只是希望她能把心思放在自己的家庭上。可妻子始終不能理解何濤的感受,夫妻之間的爭吵越來越頻繁。

    何濤曾經想過離婚,兩個人的三觀已經出現了很大的分歧,再繼續下去婚姻生活只會越來越糟。可是和妻子在一起這么多年,他心里還是放不下,所以一直在婚姻里妥協忍耐。

    為了夫妻關系更和睦,何濤還是做出了讓步,他阻止不了妻子不要再給娘家人寄生活費,那就只能讓自己更努力些。

    但讓何濤感到無語的是,小舅子已經有一輛代步車了,可是他看見自己的同事開了一款配置更好的車,出于攀比心理,便要換一臺新的。妻子習以為常地向何濤開口:“我弟弟要換車,我媽讓你準備二十萬。”

    當時何濤聽了之后,恨不得當場大鬧一場,岳父母拿自己當什么?個人專屬搖錢樹嗎?二十萬又不是二十萬,為什么可以如此輕易地開口。

    再說了,小舅子要買車,這筆錢憑什么要他這個當姐夫的來出?

    03.

    何濤強忍住怒氣,果斷拒絕了,可妻子卻不依不饒,不滿地說道:“我弟弟也是你弟弟啊,你那么努力掙錢不就是給我花的嗎?如今我弟弟要買車,我這個當姐姐的當然要給錢了。”

    面對妻子的抱怨,何濤還是沒有退讓。但更過分的事情發生了,岳母每天都給他打電話,在他開會的時候,電話還是不停地響,這已經給何濤的工作造成了嚴重的影響。

    為了讓生活恢復正常,何濤不得已給了這二十萬,但是無論如何都要打欠條,還說:這是最后一次借錢給你們。

    岳父母雖然心中不滿,但也無可奈何,只能說道:“等我兒子賺錢了,會還給你的。”

    何濤原以為事情會慢慢地好轉,岳父母會停止對他的索取。可事情并沒有結束,何濤只要妥協一次,妻子的娘家人便會有更加過分的要求。

    小舅子又想著和朋友一起開公司,一下子開口讓何濤給三十萬,當做他的啟動資金。何濤算是看明白了,妻子的娘家人就是看他老實好說話,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欺負自己。

    何濤這次再也不忍了,直接把他的工資卡改了密碼,妻子打算把錢轉一部分給小舅子的時候,發現密碼不對,就氣急敗壞地說:“我媽說了,這筆錢必須今天給我弟弟轉過去,不然他的公司就開不了了,你要是不同意,咱們就離婚。”

    何濤沒有任何掙扎,他冷漠地回應:“那就離婚吧,從此以后我,不會再當你們家的冤大頭了。”

    04.

    何濤曾經很愛妻子,答應離婚的時候也并非不愛,但他已經很清楚地知道和她繼續在一起,生活只會陷入黑暗當中,只有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妻子起初并沒有當真,但何濤堅持,她礙于面子,不得不簽了字。

    離婚后,何濤終于過上了寧靜的生活,不過岳父母和小舅子早就習慣了依賴他,生活上沒了何濤的幫助,日子過得一塌糊涂。前妻也不去找工作,心里還想著何濤那么愛她,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頭找她復婚。

    但小舅子每個月三千塊的生活費,以前都是姐姐給,如今他們離婚了,只能岳父母自己掏錢,一兩個月還可以,長期下去,他們的養老錢就要被揮霍殆盡了。

    岳母終于忍不住給何濤打了電話說:“女婿,你和我女兒復婚吧,我們以后再也不找你借錢了,只要你肯復婚,什么條件我們都答應。”

    何濤深知岳母的套路,索性接著她的話說:“那好,先把小舅子欠我的20萬還我吧,反正這個錢,早還晚還都得還,欠條我還留著。”

    岳母聽到他這樣說,心立即涼了半截,她知道何濤認真了,自然不敢胡攪蠻纏。可不纏怎么辦呢?日子眼看過不下去了,最后她以一副豁出去的姿態對何濤說:“女婿,談錢多傷感情,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只要你能復婚,什么都好商量。”

    何濤冷笑一聲,對這家人無比厭惡,說道:“阿姨,我跟你們沒有什么感情,也不可能復婚,過去的事該提還得提,欠我的錢一分都不能少,否則我就起訴。”

    說完以后,何濤掛掉電話,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

    何濤心想:那個欠我20萬的小舅子,在我們離婚后,一天都撐不下去。這不是意外,而是命中注定的報應。

    和前妻離婚后,身邊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為何濤感到惋惜,不明白那么年輕漂亮的妻子,何濤為什么輕易地放手了。但只有何濤知道,和前妻離婚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否則他的婚姻生活將充滿痛苦與心酸。

    人生很短暫,轉瞬即逝,身為女人,如果想要過得幸福,當自己成家之后,要明白什么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拎不清的女人,這一生都不可能過得好。

    就像何濤的前妻一樣,她讓自己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扶弟魔”,不顧一切后果地幫襯娘家人,最終反而讓自己吃了大虧。

    心理學家埃內斯特哈曼特說過:“每個人都有自我,自我就像一座城堡,城堡內是完全屬于自己的,而城堡外的護城河就是心理邊界。”

    家人之間的相處,需要保持一定的邊界感,才能避免更多的矛盾產生。尤其是結婚后的女人,和原生家庭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一定要避免成為“扶弟魔”,學會合理拒絕和表達,才能確保自己的婚姻與生活有圓滿的結局。

    婚姻并不是扶貧,希望所有人在經營家庭的時候,都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我們的愛會被時間消磨,但同樣,當雙方都明白付出的意義,彼此的感情也會因為時間的加持而更深厚,幸福也會延綿不斷地為你停留。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