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花25塊上了一節嘻哈課,老師說我唱得比Kri...

   

花25塊上了一節嘻哈課,老師說我唱得比Kris Wu還要好

2020-04-03  紅燈要硬闖
    多年以后,Jony J與一位穿著淡黃長裙的姑娘擦肩而過,準會想起《青春有你2》讓他教reader說唱的那個遙遠夜晚八點。

    圖片來源于微博@青紅造了個白

    “就當是一場夢,醒了很久還是很感動,還是很想被你保護我心里的慘痛!”

    “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你牽著我的手看最新展出的油畫。”

    秦牛正威絕逼是北京電影學院的優秀學生,幾句朗讀就能讓詞深入人心,可見其臺詞功底深厚,吳亦凡聽了都要skr skr。

    職業演員虞書欣聽了都要忍不住“哇哦——”一聲!


    李熙凝的淡黃長裙同樣像被施了魔法,讓無數人在深夜輾轉反側。



    2019年躲得過“ayo,everybody在你頭上暴扣”,2020年你絕對躲不過“淡黃的長裙”。

    屬于夏天嘻哈的狂歡,在這個春天提前到來。以前以為beef是嘻哈的第一生產力,如今看來,“淡黃的長裙”才是。

    職業rapper們仿佛開了一場大型線上年會,這一次他們選擇握手言和,不再相互diss,而是一致對外教reader做人,一起去到淡黃的長裙輿論中心,把這樣的爛歌一天改出來4公斤。


    一向才華橫溢的民間藝術家們也出來battle,用庫樂隊隨便錄一下,加點旋律,加點autotune,再加點back up,都可以讓網友集體喊出道。

    圖片來源于微博@LiLiYYY13

    而網友們每在社交網絡中po出一張淡黃長裙的穿搭,隔壁的廣州白馬服裝批發市場就會有一件淡黃長裙被賣出。


    圖源于微博@請與我做不二臣

    “淡黃的長裙”只是隔壁鄉村大舞臺低端玩家的配置,如果你還擁有“蓬松的頭發”,就拿下了這場春夏時裝周的punchline。

    圖片源于微博@陽光少女愛吃糖

    精明的商家也深諳流行的魔力,“淡黃的長裙”寫出的營銷文案帶著商人的詭計。


    事實上,嘻哈在國內早就被玩壞了,在群魔亂舞中你會驚奇的發現,業務劃水的楊超越在明星說唱班里居然可以拿獎學金。




    我打開閑魚,準備用最低的成本置辦一件淡黃長裙參與這場狂歡的時候,我以為那又會是一個平凡的星期二下午。

    但首頁好像讀懂了我內心的說唱之火,不停地給我推薦說唱教學,試圖為中國新說唱再培養一位優秀選手。


    而在眾多的推薦中,我一眼就相中了這位來自成都的rapper。畢竟,成姆斯特丹,那是中國說唱的耶路撒冷。

    謝帝、Higher Brothers就是從這里走出四川盆地,沖向全國。興許我還能跟隨這位老師學到正宗的川渝trap,把“老子吃兔頭,你吃兔頭骨頭”唱遍九百六十萬個平方公里。


    而且閑魚上買東西就是實惠,平時在外面150一節課,在閑魚居然只要25,甚至連老師都發出了“如今嘻哈這么廉價嗎”的吶喊。


    據老師自己說,他還給孫楠、王俊凱寫過歌,至于是哪一首,老師說還在審核中。(意思就是反正我給他寫了,唱不唱是他的事)

    為了證明自己的業務水平,老師隨便找了個beat就把“淡黃的長裙”唱了起來,聲音中帶著說唱歌手與生俱來的自信。

    什么水平?朋友們幫打一下分

    我有過訓練看中國新說唱時長三年的豐富經驗,但對音樂還是有點發怵。

    畢竟我還在做著民謠歌手夢的時候,學吉他按和弦按出老繭也沒學會,最終只能墮落成一名文字女工。

    不過為了表達我要學說唱的赤子之心,我也亮了一把嗓。


    亮嗓之后,老師可能覺得沒什么好夸的,只能夸夸我的音色,畢竟音色這種東西還蠻主觀的。

    就像你既不美麗,也不聰明,只能夸你可愛啦。

    尤其問到我的flow的時候,老師欲言又止的樣子,怪為難的。雖然得到了我比李熙凝要好的肯定,但這好像沒什么值得驕傲的。


    還好,跟著老師的指導練習了20分鐘后,我就已經超越了吳亦凡,毫不夸張。


    如果你們有勇氣,也可以點開老師口中比Kris Wu要好的rap:

    rap試唱 來自跳海大院 00:00 00:11

    為了鼓勵我,老師還特意為我獻上了一段freestyle,不知道這水平怎么樣,反正我聽了還蠻開心的。

            小弟不才,在下廣廣

    老師為人很peace&love,國內的說唱歌手在他眼里都是才華之人。

    只是說到某快嘴rapper的時候,老師說:說唱的靈魂是歌詞而非技術。(請勿對號入座)

    “如果今年順利,會出自己的歌”,這是他留給我的最后一句話。因為夜里再找老師幫忙唱一段詞的時候,他像灰姑娘一樣消失在了互聯網,水晶鞋也沒給我留下。

    要找老師唱的詞,會唱的朋友幫忙唱起來好么?


    閑魚這片江湖臥虎藏龍,老師完成使命消失后,我決意再在閑魚上找一位說唱詩人,完成那首“荒誕詩”的說唱。

    發現閑魚上這條荒誕的reader產業鏈已經十分成熟了。


    1元、2元、3元、5元......不少人居然靠“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在閑魚發家致富,公然挑戰價格圍繞價值上下浮動的經濟學定律。

    我在眾多報價中選擇了一位3元賣家,因為1塊錢太摳,2塊錢太二,5塊錢我又舍不得,3塊錢正好,這很中庸。

    這位雙魚座的賣家一點都不雙魚,反而有我天蝎的幾分傲嬌。在我還在了解商品的時候,屢次表現出了十分不耐煩的態度,顧客是上帝的金科玉律被她拋之腦后。


    雖然態度一般,但是這位姐的銷售技巧還是一流的。在我猶豫要不要購買的時候,這位姐直接亮出了絕活:我還會20分鐘的青蛙呱!


    這可比什么“淡黃的長裙”有看頭多了,這一次我心動了!

    原本打算讓賣家給個青蛙呱和reader的套餐價,沒成想被賣家殺了一個回馬槍。單價18.8的青蛙呱和3塊錢的reader,賣家居然敢賣套餐25塊,她以為我的數學是在大不列顛學的么?


    最終憑借我三寸不爛之舌,買18.8的青蛙呱,送了3塊錢的reader。

    不知道是不是贈品的原因,“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reader表演平平無奇,波瀾不驚,也無風雨也無晴,甚至會讓你懷念李熙凝。(單押×3)

    18.8巨款買來的青蛙呱更是令人匪夷所思。你簡直不敢相信在一寸光陰一寸金的21世紀,居然有人會干這種買賣。
    18.8買來可以呱出flow的青蛙叫

    需求刺激市場,那些買下青蛙呱的消費者共謀了這場騙局。

    吃了啞巴虧的我肯定不能就這么算了,我提議我也只收3塊錢,給她有感情的朗誦“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

    她當場拒絕了我。

    沒過多久,再進她的主頁,發現青蛙呱的身價已經暴漲到了28.8元。我是該哭呢?還是該笑呢?

           是我給了她勇氣么?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有的人隨便read了幾句就可以風靡全網,而有的人rap了十幾年也還是在地下。有的人在屏幕學青蛙叫20分鐘就能入賬18.8,而有的人教說唱45分鐘也只收入25元。

    閑魚里的生意買賣和這個荒誕的世界如出一轍,就是一個大型的線上人間市場。

    你可以在里邊買到人生教訓,也可以和隱士高人切磋人生。當然,還可以在閑魚里用時間交換金錢,賺取下一個小傻瓜的零花錢。

    那一夜我沒睡好,不知道是因為聽取蛙聲一片的聒噪,還是因為那一杯冰美式;

    腦子里回蕩著2017年的一些旋律:

    太多fake當道
    下思維毒藥
    現在十有八九是靡靡之音
    宣揚著毒品酒精
    battle變成臟話比賽
                                                         ——摘自黃旭《round 4》


    說唱怎么就成了任人裝點的小丑了呢?這個問題隨著爆珠騰起的煙緩緩飄進了黑夜。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