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落塵外 / 待分類 / 簽約作者 | 玉井花 | 那年我待業

0 0

   

簽約作者 | 玉井花 | 那年我待業

原創
2020-04-03  香落塵外

    文/ 玉井花  * 圖:堆糖

    十八歲那年,我參加了人生第一次大考,遺憾的是落榜了。嚴重的偏科,造成了這樣的結果。記得上小學時,圓錐圓柱那里就卡了殼,沒有及時消化,越是學不通,越不愛在這科下功夫,平時只看自己喜歡的書籍,從此,數學成績一落千丈。

    前途未卜,整個假期始終郁郁寡歡。氣惱自己平時勤奮不夠,亦恨自己愚拙。新學期很快就要開學了,想去復讀的心思一天天迫切。可那個時候,學校沒有專門的補習班,想復讀的學生只能安插在各個即將畢業的班級里,受班容量限制,每班進不了幾人。加之教育上沒有熟人或朋友幫忙,我的復讀夢很快就破碎了。心里盡管有十二分的不甘,還是得面對現實。私下里自己偷偷哭過好多次,也只能慨嘆命運如斯。最后極不情愿地加入了林場職工子弟的隊伍里,開始了我的待業生活。

    那年恰逢場里成立了一個“林二代”組成的青年組,十幾個年齡相仿的姑娘小伙子在一位老林工的領導下,擔負起場里分配的各項任務。年輕人在一起,總是不識愁滋味,體膚筋骨雖疲累,精神卻總是豐盈的。勞動之余,常常聚在一起打幾盤克朗棋以豐富業余生活。

    每日八小時的繁重體力勞動的確辛苦,所幸場里那些年造林任務重,除了家屬都參與造林的各項工作外,還要雇大量臨時工。那些年場里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凡職工子弟年滿十四周歲,節假日都可隨父母一起參加勞動。男工每日工資1.2元,女工每日1.0元,有了平時的勞動鍛煉,待業期間的苦累還是能承受和堅持的。經歷了歲月長河的濯洗,那些勞動場景依然鮮活如初。





    1. 鋤樹

    “鋤樹”是場里人們的一種習慣表達法,是指把樹根周圍的雜草鋤掉并清理干凈,并非把樹苗鋤掉。

    林場,一年四季,職工們幾乎都在與林木打交道,扦插育苗、鋤樹、修剪樹枝、植樹等,整天風里去土里來,穿不了漂亮干凈的衣服。

    記得有一次,領隊通知我們帶上大鋤,騎上自行車,要去距離場部七八里遠的南山腳下一片林地鋤樹。我們把鋤頭用繩子綁在自行車大梁上,帶上水,十幾個人前后相隨著在林間小路上騎行。涼風吹拂著面頰,衣服迎風鼓脹像添了羽翼,鳥兒歡快地在枝頭穿梭,花香、草木清香糅合在一起,淡淡地彌漫在空氣里,我們一路朝氣滿滿,感覺不是去勞動,倒像是去赴一場青春約會。

    到達目的地,這里是一片楊樹林,看樣子有四五年的樹齡了。每人沿著一行樹開始揮動鋤頭。使用大鋤不用太過彎腰,胳膊用力就好。開始我與大家齊頭并進,不分前后。天氣炎熱,一會兒就揮汗如雨了,可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鋤頭不停地在樹的左右前后揮舞拉動著。回身看過去,樹根周圍都是鋤頭翻出的新鮮泥土,沒有一根雜草,感覺樹身一下清爽了好多。不覺間,竟被幾個伙伴遠遠地甩在了身后,面紅耳赤地拼力追趕,終于在地頭追上了。歇息時,問身邊一位姐妹咋鋤得那么快?她附耳低語說,她們看領隊不在了,中間地段都是連扔帶埋跑過來的,唯有快到地頭這段才好好鋤。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回頭看看還有兩個姐妹仍在吭哧吭哧認真拉動著鋤頭,強烈的陽光照在她們身上,裸露在外的膚色更顯暗紅。心想,如我一般的愚鈍,但對得起這林間的草木,那一元的工錢也受之坦然。

    如果在育苗地鋤樹,就只能使用短柄小鋤。苗地都打成了畦,一畦畦很是規整,每鋤完一畦都挺有成就感。有的兩人同時鋤,有的一人占住一畦打來回。幼苗尚低矮,只能蹲著一點點往前挪動,還有人蹲久了實在不舒服,干脆雙膝著地跪著鋤一會兒,細心地清除蒿草,根部有草怕鋤頭傷到樹苗,就直接用手薅。鋤過草的幼苗,一壟壟在黑土地的懷抱里愈顯整齊、安恬、油綠。

    發小們一邊工作一邊嘴不閑著。大家聊生活,也聊夢想。每每這種時候,我就想我的夢想又是什么呢?心下不免涌起絲絲悵然。擔心大太陽把臉曬黑,姑娘們會戴一頂草帽遮陽,那時候還沒有漂亮的涼帽,頭上的草帽在年輕的臉龐襯托下也自成一景。蹲久了腿酸腳麻的難受,只好站起來讓血液順暢地流一流,再接著干。





    2.下椽檁

    “下椽檁”也是林業職工的一種習慣說法,是指一些樹長成材了,把它們伐下來,去掉枝葉,干透后做椽做檁用。

    那年正好趕上有一塊林地的樹木要伐下來做椽檁用。那時候場里沒有電鋸,手拉鋸對于濕木又不好操作,我們就全靠人力伐樹。那可是汗珠子掉地摔八瓣的苦力活。出發前,父親用油石替我把樹剪子、劈斧都一一磨過。自行車上一定要帶足水、鐵鍬、樹剪子、劈斧和繩索,一路玎鈴咣當騎行到林地。

    下椽檁這樣的高強度勞動,需要合作完成。往往是兩人自主結伴,也有三人一組的。一個人先用鐵鍬把樹根挖出來,搭檔再用樹剪子把周圍錯綜復雜的根系一一剪斷,主根粗壯,非樹剪能搞定,劈斧就派上用場了。手心里啐口吐沫,掄起劈斧,對準主根一側連續坎上幾斧,最后兩個人合力抱著樹身,使出吃奶的力氣朝一個方向扳倒,最后再用繩索拖拉到地頭。每伐倒一棵樹,不知有多少汗滴浸潤到泥土里,心跳也在突突加速。

    一天,我和搭檔正在合力扳倒一棵大樹時,突然不遠處傳來了急切的呼叫聲,我們撂下手里的活,趕忙跑過去。天氣悶熱,體力消耗又大,一個發小突然休克了。大家急得一邊掐人中,一邊喊她的名字,一番折騰,發小終于清醒過來,睜開眼的一刻她委屈地嚎啕大哭起來,我們幾個也跟著落淚,那一刻,林子里空氣好似凝滯了,哭是對壓抑的內心最好的釋放吧,多日來的辛苦終于找到了發泄的突破口。哭夠了,情緒好像也平穩了好多,站起來拍落身上的泥土,繼續著枯燥乏味的勞動。

    這樣的活計前后持續了十幾天,伐下來的椽檁地頭上就被一些人買走了,對我們而言倒也省去了運輸之累。

    3.護苗地


    記得青年組那年承包了幾十畝土地,種了莜麥、小麥和菜籽等作物,出苗特別好,欣喜的同時又生出了別的煩惱。附近村子里放夜馬的人,不知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過,經常會有馬群跑到我們地里踩踏啃食青苗。為了我們的心血不被糟蹋,只能組織大家護苗。白天輪流看地,可夜晚,麥地周圍有很多黑魆魆的林子,山坡上還有很多墳地,大家只好全體出動,每人手里拿一根木棍,一是可以防身,走累了還可以拄著,減輕腿部的壓力,二是遇上馬群糟蹋麥苗,可以用來揮舞驅趕馬匹。
    有一晚,我們十幾個人一起往西溝里的一塊麥地行進。大家邊走邊議論著今夜會不會有馬群出沒,突然走在我身邊的秀秀接二連三地朝著路邊“呸呸呸”起來,大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頓時覺得后緊后緊的,似乎有個看不見的鬼魅尾隨在我們身后,感覺頭發都一根根立起來啦。膽子大的男生問她吐什么了,秀秀閉口不語,大家腳下的步子明顯加快了很多。直到走出很遠,她才說看見了幾個小人并排騎著自行車走過,見到不該見的東西了。聽她這樣一說,更覺瘆得慌,當時若不是有幾個男生在,我們恐怕要嚇破膽兒啦。
    那段時間,為了懲戒偷放夜馬的人,我們穿林地、翻山頭,白天黑夜護佑著我們的苗地,好幾次把在麥地禍害的馬群逮個正著,合力把馬群趕回場部,交給護林員處罰。
    八月,麥子熟了,開鐮割麥于我并不難,打小就學會了用鐮刀割羊草,雖然付出過血的代價,身上手上多處被鐮刀割破,終究還是學會了嫻熟使用鐮刀。
    割地,在組里我總是處在中游,不是割得最快的人,也不是最慢的。三哥是我們青年組里最能干的人。每次,他總是第一個割到地頭的人,然后就從那邊接應我,替我割一段。抬頭看到哥在幫我,心里頓時暖暖的,手中的鐮刀也似乎輕巧了很多,不再覺得麥壟長得望不到頭。





    4.剪樹枝

    常言說,樹不修不直。修剪樹枝就成了每年春秋兩季的必修課。夏季,樹葉蓊郁蔥翠,不忍心扼殺那些綠意盎然的生命,只能等一季葉落。再者,也是出于對整棵樹的保護吧,大熱天剪掉它們生命中的一部分,會傷及元氣,不利于樹木生長。
    剪樹枝相對算是比較清閑的活,但很多時候樹剪子用久了,手掌里也會打起血泡來。每人傍著一個樹壟一棵棵修剪,從下往上,剪掉那些旁逸斜出的枝條,也就掐斷了它們爭搶主干養分的途徑。不用彎腰,也不會像鋤地那般爆騰得土哄哄的。當天剪掉的樹枝要及時收起來,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剪完一個樹壟的樹,就要把樹下的樹枝都歸攏起來,用繩子捆成幾十斤甚至上百斤的捆,背著交到過稱的點上。樹捆太大時,一個人根本站不起來,需要別人幫忙扶起來。濕樹枝沉甸甸地壓在背上,在林間磕磕絆絆、氣喘吁吁地去找過稱的點,雙肩上常常會被繩索勒出紅紅的血痕,汗水浸漬后生生地疼。
    從少年到青年,早已深深體會了林業工人工作的艱辛,內心渴望著有機會能夠跳脫出去,遠離這份比農民還要辛苦的差事。那時候自己內心充滿了無奈,甚至有些絕望的感覺,不敢想象這樣的生活何時才是頭。
    平時出門一不小心就會踩兩腳羊糞,曾無數次想要逃離這里,誰曾想,隨著年歲的增加,心里反而日甚一日的牽念,低眉淺思總有暖意縈懷,殊不知這份濃濃的鄉情早已植根于自己的骨髓,融入血液了。
    那一年,是我半百人生經歷中吃苦流汗最多的一年,雖然苦累,但感覺收獲了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我相信,每一次的艱難付出,都完整了我們必須行走的歷程。一個人一生總要吃點苦受點累,方能明白生活真的不易,需要負重前行。更不要在吃苦的年紀卻選擇了安逸。感恩歲月的饋贈,積淀豐盈了我的生活底色,那段時光愈加彌足珍貴。
    2020.3.29

    作者簡介

    玉井花, 一個喜歡用粗淺文字記錄平淡生活中的點滴之人。閑暇時喜愛旅行、拍照。

     

    香落塵外書齋——香落塵外平臺團隊


    總編:湛藍       

    名譽總編:趙麗麗

    總編助理:無兮     特邀顧問:喬延鳳  桑恒昌

    顧問:劉向東\蔣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張建華\李國仁\楊秀武 \驥亮

    策劃部:

    總策劃:崔加榮      策劃:暖在北方 胡迎春

    主編:煙花    編輯:蓮之愛 朱愛華  陳風華

    美編:無兮    ETA    玉麗   路人

    編輯部:

    總監:徐和生         主編:清歡

    編輯: 風碎倒影   連云雷  

    播音部:

    部長:魏小裴 

    主播:自在花開   過往云煙   眉如遠山   西西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