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素屹夏蓮書屋 / 散文 / 擁抱春天,譜寫生活的歌

0 0

   

擁抱春天,譜寫生活的歌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4-03  胡素屹夏...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胡夏蓮
  
  春,是姹紫嫣紅的畫,是行走在季節里的詩,是原野上沸騰的歌,是妙齡男女蘊育的夢,是母親溫暖的懷窩,也是生命的源泉。
  我是喝著山間叮咚叮咚的泉水長大的,那些野花野草、參天大樹于我來說都熟悉不過了。習慣了那些純天然的綠,竟然忽視了春的存在,甚至對春產生了麻木感。什么含苞待放、花團錦簇,什么柳暗花明、鶯歌燕舞,什么花枝招展、百鳥爭鳴,還有枯木逢春、春和景明等等,這些似乎都悄悄地淡出了我的記憶。
  伴隨春的腳步又一次來臨,眾多的文學網站、文學群和文學刊物推出有關春的征文活動。春,又悄然走進我的腦海,復蘇了我麻木的心靈。
  無論我在乎與不在乎,春,都會緊隨冬的腳步從容自若圍繞身邊,創造美景與活力,給人溫暖與力量。春,就像母親的胸膛,無論兒女怎么待她,她都會盡最大的努力精心呵護她的家,以寬容的胸懷包容接納自己的孩子。正如詩中所說,母愛是偉大的,是神圣的,是博大的,是深邃的,是可以隨時支取的,是不求回報的。春又何嘗不是如此!它以一縷輕輕吟唱的和風接納我、擁抱我,悄悄溫暖我的心房。
  自古就有眾多寫“春”的詩歌。比如,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中“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孟浩然的《春中喜王九相尋》“二月湖水清,家家春鳥鳴。”白居易的“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那一縷縷閑愁如源源不斷的春涌動,那小家庭里如小鳥呢喃的卿卿我我,那早出的黃鶯爭棲向陽的暖樹,那家里房梁下新飛來的燕子忙著銜泥筑巢,無不讓人仿佛看到了一位懷春的少女對愛情的渴望,對新生命的呵護,對家的經營和夢的追求。
  俗話說,一年四季在于春。新春伊始,謀劃全局,做好一年的計劃與打算。在那煦暖的春風里,那一聲聲婉轉清脆的鳥語,那一片片馥郁醉人的花香,讓人看到春華秋實的蒴果,給人一種拱動的力量,向著既定的目標與方向前進。
  行走在“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詩里,讓人流連在到處鶯歌燕舞、桃紅柳綠的煙雨江南,一副臨水的村莊、依山的城郭風景圖毅然呈現在眼前。
  自古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多少吟詠、贊頌春的名篇佳句。古人尚且能夠把生活過成詩,生活在快節奏的生活的我們,何不沉下心來,放慢腳步欣賞一番春風送來的美景,細細品味“楊柳秋千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的優美畫卷。我想,只要心中有春意,就能把生活譜寫成一曲動聽婉轉的歌。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