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瀾曦 / 原創 /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0 0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31  水月瀾曦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在江南,聽雨并不是刻意的詩意浪漫,而是日常生活。江南多雨、多河,也多情,多少人曾來到這里,只為了曾經一個溫柔的夢。在那些翠柳繁花,清風明月里,蕩一葉蘭舟,尋一段悱惻的夢。

    烹一壺清茶,坐在老舊的木窗下,聽雨落在青翠的竹葉上,打在青瓦上,滾落在翠綠的荷葉上,如珠落玉盤。慢慢地,那顆落滿塵埃的心,也被沖洗干凈。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那是一個清凈的黃昏,一個人,一場雨,一卷書,一番情境。墻角的苔蘚爬上臺階,鉛字里流淌著千年的墨香,鼻尖氤氳著悠悠的沉水香。

    “小樓一夜聽春雨,明朝深巷賣杏花”。江南的雨,如一幅素簡的水墨,遠山如黛,煙波浩淼。垂柳下,石橋上,有漫步的游人,有匆匆的過客。一柄油紙傘下,遮住了多少冷暖交 織的故事。

    夜晚聽雨,心更清幽,也更多了幾分詩意。“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一個孤獨的雨夜,讀一首關于相思的詞,想一想天涯外的人,在不與世爭的安穩與寧靜中,守著一個人的風景。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那年的梅雨,淅淅瀝瀝下了一月有余。煙霧縈繞在水面,村莊和房舍都若隱若現。群山變得蒼翠欲滴,連田間的小草在雨的潤澤下,也變得蔥蘢可愛。田野山徑,時有穿著蓑衣,荷鋤走過的農人。

    那是一個落雨的黃昏,落花滿徑,如同你我凋零的情緣;那是一個不眠的夜晚,桃花箋上只留下淚痕,卻寫不下我長長的相思。欲寄相思無處寄,從別后,相逢只能是夢中。

    那是在小山村里,我坐在門口,看雨從檐角落下,打在青石板上,濺出一圈水花。不遠處的老槐樹仿佛在這場雨里煥發了生機,華蓋般的樹葉翠綠蔥蘢。那時的村莊遠離塵囂,雨洗的世界潔凈清雅。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我記憶里最深刻的一次聽雨,是在16歲那年。我坐在窗下的書桌邊,玻璃上結滿了水霧,外面的世界模糊得只有一片綠意。我讀著書上的句子:“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耳邊是點點滴滴打在臺階上的聲音,心里是淡淡的愁緒。

    那年的我,還是不識人間愁滋味的少女,聽一場淺淺的雨,帶著哀而不傷的輕愁。和簡單的歲月溫柔相守,心安理得地享受季節給我的恩寵。

    歲月流去無痕,年華卻擲地有聲。在那以后,我又聽過無數次的雨,在春夜里,在夏日的午后,在帶著寒意的清晨。只是再也沒有了當初澄澈的心態,紅塵里的紛擾太多,想要將一顆心放空聽雨,已成了奢侈。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雨是一種閑情。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雨是一種愁緒。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雨是一種意境。

    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雨是一種漂泊。

    詞人墨客,在雨夜里釀一壺清愁,慰幾彎柔腸,譜一曲離殤,聞淡淡的墨香;鄉野村夫,望著一簾雨幕,憂心里田里的稼穡是否安好。

    閉門聽雨,若問閑愁都幾許?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在無涯的時光里,會留下多少恨意,恨年華匆匆不能停駐,恨離合生死太無常,恨姹紫嫣紅總成昨天。其實此生,聽過一場纏綿悱惻的雨,愛過一個情深如水的人,亦當無憾。

    秋水無塵,煙雨如夢,在時光的阡陽上,在溫情的歲月中,在淡淡的微雨里,將深深淺淺的記憶細數。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