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造物中國 /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

0 0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原創
2020-03-30  物道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國樂

    指一國固有之樂

    可能提起中國傳統音樂

    大多數人會覺得它是高雅孤冷的

    是終將逝去的舊物

    但近來不少年輕人愛上國樂

    在平均年齡13歲的B站跨年夜晚會上

    國樂演出收獲了彈幕無數

    如果樂隊有夏天

    那國樂是否迎來了它的春天?

    借春風呢喃之際

    物道君策劃了這期國樂專題

    “不怕國樂太高深,就怕你沒聽。”

    高山流水覓知音

    一曲琴音入我心

    就讓我們一起見證

    國樂的春天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日本人來到盛唐的長安城,拜師學禪。

    陽光絢爛下的長安都城,一片繁華。他暗許下心愿,要將這大唐盛世的文化帶回家鄉,讓人們看見華夏之美。


    有一日的黃昏,他走到后院,看見方丈面對晚霞,手執長竹,吹奏樂曲。

    風,吹動袈裟衣角,呼吸之間,曲音空靈飄渺,如身處空寂山谷,似落葉從樹上掉落的一瞬、白雪覆蓋人間、鈴音隱隱飄逝……

    他靜靜地聽著,甚至不曾察覺自己已潸然淚下,那一刻,他仿佛理解了什么是禪。

    這種樂器,名為尺八。以長竹所制,身長一尺八寸。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數年后,這位僧人手執竹管,乘船歸國。從此,每逢櫻花繽紛,月明星稀的江上,總會響起當年盛唐的樂聲,深遠、空闊。

    再過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一位名為冢本松韻的尺八演奏家來到中國,傳授技藝、贈送尺八,分文不取。

    人家問他為何,他說要“把尺八還給中國”。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為何要“把尺八還給中國”?

    因為,日本的第一支尺八,來源于中國。

    但中華大地上,尺八卻被漸漸遺忘了。如今知之者甚少,更罔談吹奏。

    它發源于漢,興盛于唐,是地位較高的宮廷雅樂,形制和名稱也多有改變,漢代稱羌笛、魏晉稱長笛、唐代才開始名為尺八。但宋朝之后,被來自民間的簫、笛所取代。


    有人推測,因為尺八吹奏需要極高技巧,難以短時間掌握,因而式微。

    可尺八隨著古時僧人,飄洋過海地到了日本,被尊為佛音,是供養佛祖的樂器。很久之后,它慢慢走向民間,并日漸繁盛,發展出了琴古流、都山流等流派,被世界所認可,被認為是日本的古樂器。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中國,卻把尺八忘記得太久了。

    直到這些年,日本尺八界有不少人來到中國尋根,還有不少有心人的努力。這個失散的游子,才漸漸地被我們了解。

    其中,有一個叫做易佳林的人。他說,自己可能上輩子跟尺八就有緣。

    不過是偶然聽到一首尺八演奏的叫《子之星》的曲子,胸口就像被打了一拳,仿佛心靈深處有什么東西被釋放了出來,讓他當即決定,今生要吹尺八。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尺八難得,制作不易,極其昂貴。首先,只有桂竹才好,竹子的成熟度要三至五年之間,少了多了都不行。竹材挖掘后,要放置五年以上,方可制作。

    尺八長一尺八寸,五孔七節,歌口必須在竹節上,節與節之間,要成固定比例。而后,要涂內壁,全手工做成,邊吹邊調,極其考驗功力。日本老手藝人便說,做尺八一定要耐得住性子的人才行。


    但易佳林不灰心,因為吹了十四年的簫,也會制蕭,他想做尺八也不是天方夜譚,只是很困難。

    他先在網上查找尺八的資料,但懵懵懂懂,進展緩慢。后來聽說有日本朋友帶回來一只尺八,他便厚著臉皮去借來,這才算見到尺八真容。

    就這樣花了兩年多,易佳林終于做成了第一根尺八。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接著他找到了日本尺八大師神崎憲先生,向他請教。學習尺八的一個技巧,可能就要花一整年的時間。經過老師的指點,易佳林才逐漸掌握了尺八的演奏方法。

    學習演奏方法只是基礎,易佳林的目標是用自己做的尺八,吹出古中國的聲音。

    尺八樂譜,現存的都是日本的假名譜,比如古典三曲的《虛鈴》,《虛空》,《霧海篪(chí)》,代表著人的精神、宇宙和地球。中國的尺八古曲,并沒有曲譜遺留。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但是中國是有很多古琴譜的,所以易佳林就致力于用尺八來演奏古琴譜。多年來,他努力搜集可用于尺八演奏的古琴譜,終于,機會來了。

    2012年,易佳林參加了在日本舉行的國際尺八大會,帶著自己制作的尺八,吹奏南宋的古曲 《高溪梅令》:

    “木蘭雙槳夢中云

    小橫陳

    漫向孤山山下

    覓盈盈

    翠禽啼一春”

    奏宋曲,唱宋音,唱奏完畢,掌聲雷動,他終于把中國音,吹給了世界聽。

    人的一生,能留給所愛的并不多。選擇尺八,是一道曲徑通幽,雖人際罕至,卻落英繽紛,一聲就是一世。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這幾年,越來越多年輕人也喜歡上了尺八。

    動畫片《火影忍者》的主題曲中,也有尺八吹奏的部分。很多人說,原來這就是尺八,還可以這么空曠,這么燃。

    今年b站的《2020最美的夜》晚會上,演奏家方錦龍就與百人樂團合奏,其中就有尺八。有網友評論說:“太好聽了,請收下我的膝蓋!”


    尺八,這個流浪了千年的“游子”,被遺忘了太久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日本尺八大師冢本松韻希望“把尺八還給中國”,可對我們來說,該當思考的是尺八會不會再一次被世人記得,能否擁有真正的春天?

    不禁想起民國詩人蘇曼殊在京都浪游時,那天春雨淅淅瀝瀝,他聽見了尺八的聲音,凄清悲婉。


    不知他是否知道尺八的家鄉是中國,但是,那天的尺八讓他想家了: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借用此詩,想問一句:

    春雨樓頭尺八簫,

    何時春來花滿枝?

    尺八今生再相見,愿能恰逢你的春天。


    下期預告

    “把尺八還給中國”:這個流浪了千年的中國之音,終于回家了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說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