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赫林 / 隨筆雜文 / 漫筆:盛夏的果實

0 0

   

漫筆:盛夏的果實

原創
2020-03-27  卡爾赫林
     

    盛夏的果實

    (一)
         電腦一直開著,瀏覽了幾張網頁之后,覺得不寫東西——白白浪費了時間和電能,真是有點可惜。不過,想寫點什么,手指卻不怎么好用了——上午一不留神,在左手中指上燙了一個不算太大的水皰,還好是燙在手指的背面,并不太影響屈伸和打字,只是稍微有一點隱痛而已。

          雖然在平日,時不時的就對生活中的一些東西,產生這樣那樣的感觸,偶爾也自感深有感悟——不過,所有的一切都是固封在自我思想之中的狹隘的東西;并且還都是些散碎零星的遐思,也很難融匯成系統。

          其實把頭腦和潛意識之中的東西,書寫成文字,并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雖然寫作是完成思想到文字的轉換,但卻需要捕捉靈感、醞釀情緒和生活積淀,并需要豐厚的學識來作后盾——而我呢,學識并不豐厚,文化底蘊也是淺薄;雖然經歷過諸多的人生坎坷,但是所能感悟所能領會的人生真諦并不是很多。而我的領會與感悟,依舊是以我自己的思想為依托——所以,有時候自己覺得對的東西,并不是十足正確。

         有時候,感覺自己是一個挺會講人生大道理的人——不過,有些道理感覺著是講給別人聽的;有時自己明知道該如何做,卻在做的時候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甚至是在某些錯誤上明知故犯——以上學時老師對我的評價來總結自己,我是“大錯不犯,小錯不斷”。

         而這次,用“盛夏的果實”來命名寫文集,又是我犯的一個錯誤——想不寫,但話說出口,就再難收回。沒辦法,我只有履行諾言。不過,我可以把概念偷換一下——我會繼續寫“盛夏的果實”,但我會把文集寫成漫筆,而不是每篇文章通篇都講述什么人生大道理;偶爾會涉及到一些人生感悟什么的,我會把這些東西揉合在平淡的文字之中。

         從今天開始,以后我的隨筆和漫筆,沒有什么特殊情況的話,就會統一命名為《盛夏的果實》,然后用“三、四、五、六……”的序列號延續下去,一直到我不想再寫“盛夏的果實”的那一天。

         手指還是有些酸痛的,拖著個水皰還真有點累人——因為手疼,就沒有太多的興致在博客上慷慨陳詞了。今天就算是把如何來寫《盛夏的果實》,做以一個簡單的交待吧——或許有的朋友會失望,覺得我失信于人。不過,我認為自己不會讓朋友們過多的失望的——因為智慧的閃光,往往隱藏在平淡的文字之中,只要你有耐心把我的文章讀下去。

        

    (二)
          我來寫博客,主要是為了梳理心情宣泄情緒和寄托情感;也可以開誠布公的說——在現實世界被埋沒已久之后,也想在網絡世界露一小臉兒——所以,我借助博客來展示自己,借助寫文章來闡述思想和抒發內心情感,來謄寫自己的生活感受和人生感悟。

         我曾經說過自己是淡泊名利的人——我雖不善于沽名釣譽,但也想在網絡世界有所名氣——所以,我把博客用作展現自己的平臺,當作自己在浩瀚無垠的網絡空間開辟的一方熱土。懷著對熱土的鐘愛和眷戀,我始終在博客空間辛勤的耕耘——從博客的膜板和頁面的布置到文章的寫作,處處都在展現著我的認真與嚴謹。

         從首次在網絡上開博到現在,歷經兩年有余——兩年多的時間,我在博客上傾注了很多心血,花費了很多心思——但我的心思也大多用在了寫文章和布置頁面上,并沒有在博客點擊量上過多的投入——我雖然會偶爾關注一下點擊量,但不會為了點擊量而寫文章,更不會為了點擊量而費盡心機的投入百般措施。在開博之初,我同樣也是很關注自己的博客點擊量的;不過,隨著博齡的不斷增長,對于博客點擊量的關注早已不如以往而只有淡漠。

          雖然我不太關注點擊量,但偶爾也有所感慨——為之感慨的,自然還是文章和博客的點擊量;雖然我每次寫文章都是那么的用心和認真,但一直以來卻發現自己文章的點擊量總也上不去。在這個新浪博客里有多一半的文章,文章的點擊量都是十幾、二十幾點;并且還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很長時間了,我的每篇原創文章,幾乎都被圈子加精,有時還是幾個圈子同時加精——但文章的點擊量,依舊還是不見增長。由此就引發一種感慨,覺得自己付出了很多時間和心血,得到的關注卻太少。

         這個博客開博一年多,博客的整體點擊量,只有6萬多點——雖然我不會太在意,但偶爾還是有些感慨和失意。不過,在新浪博客生成的失意,早已經在其他的博客得到了化解和排遣——雖然我在新浪博客里沒有打開大好的局面,但我在其他的博客似乎還是可以偶爾展露一下頭角的。或許是受了狡兔三窟”的啟示,或許是為了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我同時在幾個網站上開了博客,雖然每個博客上都不能夠讓點擊量收入頗豐,但是每個博客上的局面都比新浪博客上好一些。

         我同時開幾個博客,是不想讓自己被新浪博客埋沒。事實也證明,我的做法還是正確的——我曾經在新浪博客上發表了一篇飽含奇思妙想的文章,但并沒有贏得讀者的青睞;但把這篇文章發表在某個論壇之后,不到48小時的時間,文章就獲得了5萬多點擊量——一篇文章才5萬多點擊量就出來炫耀,讓人覺得很可笑是吧?但這卻足足讓我高興了很多天,讓我有了一種得到認同之后的滿足與欣慰。

         而我的文章在新浪博客,為什么點擊量始終上不來?或許,是我的文章寫的不好吧;或許,是我不愛走動的結果——如果想在博客空間提升點擊量,只要你不是名人,就需要四處去拜訪和走動,就需要耗費一些心思使用一些手段。或許是我天生就不太喜歡串門的緣故,所以我很少去朋友的博客拜訪——偶爾給博友寫幾句評論和留言,但也是為數很少。其實,我在別的博客,也是懶于走動勤于奮筆——除了寫文章之外,我很少出去串門也很少給博友寫評論和留言。

         并不是我在給博友寫留言和評論時惜字如金,也不是我高傲自大自命清高——其實我很注重網絡空間的友誼,也始終在用心維護著和朋友們的關系;但很多時候,我還是喜歡沉浸在自我與孤獨,所以就不愛四處流竄,只是偶爾想起誰了,就過去看看誰的博客。不過,很多時候,還是把很多朋友給疏遠了——成為我很難彌補的過失。

        其實,我一直在用心彌補,除了節日的問候和祝福之外,偶爾就去看望一兩個博友;另外,我還用別的方式來彌補著——那就是更加用心的來寫自己的文章。畢竟是自己的水平有限,所以我寫文章就陷入了僵局而很難在寫作上突破自己的瓶頸。

        或許是我的視野太過狹窄目光比較短淺,所以我除了擅長書寫自己的內心情感和真實感受之外——對外埠世界的風云變幻和生活之中的軼事奇聞都不太關注,也不能敏銳的捕捉和發布及時資訊,更不能發掘自身才能給朋友們寫出有實用價值的文章——只能是偶爾讓朋友在讀了我的文章之后,有所感受有所感悟吧,除此之外,我就黔驢技窮了。

        或許是曾經遭遇了太多的緣故,所以我的文章在很多時候,都有些消沉和低調——雖然這些低調和消沉,從文字之中流露之后偶爾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但我所有的文章之中,卻潛藏著一種向上的生命力和蓬勃的激情;我的博客也等同于我和我的生活乃至人生——在低調、冷漠、消沉的外表之下,隱藏著一顆蓬勃火熱的心;在看似平淡、乏味的生活之中,雖不是生機勃勃,卻也是饒有情趣;在命運多舛的坎坷人生之中,雖沒有攻克萬難的激越豪情,卻也有頑強不屈的執著堅韌。

        “韌忍”——是我曾經題寫在自己書房墻上的字,同時也代表了我對待生活與人生之中某些不如意不遂愿之事的態度。畢竟每個人的人生都要遭遇坎坷的,畢竟某些挫折傷人太重,畢竟某些境遇難能改變,畢竟有很多事情在生活和人生之中,給人形成了種種的困難、困惑和困擾——當面對傷害面對挫折和困境的時候,傷心失意有時也是再做難免的,但卻不能萎靡沉淪自尋墮落;即使沒有勵精圖治重整河山的魄力,也不能失卻堅韌不拔百折不撓的堅強和毅力——在現實難以改變境遇難以扭轉的時候,需要一種堅韌頑強的忍耐力和堅強不屈的意志,來抵抗來自生活之中的種種壓力,來與所有苦難和挫折相抗衡。對于生活乃至人生中的種種不幸和挫折,我一直在忍耐和抗衡,一直都沒有放松自己手中攥緊的堅強——如果我稍一轉念,或許我就會陷落于塵世之中沉淪的泥沼,隕落在懸崖深壑之中。

         所以我一直堅強一直堅忍一直強韌,強韌而頑強的和人生之中的種種災禍、不幸和挫折做斗爭——雖然我至今都沒能把自己的境遇完全改變,但我一直都沒有放棄自己追求的夢想,更不會放棄自己生存的信念。無論我的人生以后還會遭遇什么,我都不會放棄生存的勇氣;不管我以后的生活是富足還是貧窮,我都不會去過多的思考過多的在意——并不是我自甘墮落和不求上進,而是我已經把一切都看的很開;畢竟我已經經歷太多了,所以有再多的意外出現我都不會驚恐和錯愕——無論到什么時候,我都能做到隨遇而安和榮辱不驚;無論上天賦予我什么,我都會欣然接受從容面對,而不會再去怨天尤人。哪怕我的人生遭遇再多的苦難,我都不會放棄生命的堅持,我要用堅強與執著來書寫人生的履歷,來度過人生之中更多的風雨。

         ……本不想寫得太長,也不想抒發太多感慨——但還是管不住自己,一寫字就收不住筆了。或許,有人會認為我在唱高調——或許,我的文章讀者很少,也是我曲高和寡的緣故。但我不習慣唱高調,不喜歡標榜自己;其實我的個性也并非張揚的,而是在低調之中有著潛藏著高亢與蓬勃。

           我相信自己的思想是深邃而深遠的,我相信自己的文章能得到朋友的認可和引發心靈的共鳴……



    (三)
         國慶節的早晨,內心恬淡安詳——沒有忙碌只有悠閑自得的愜意,連打字的節奏也變得舒緩。身上還帶著一點倦意,昨晚1點才睡的——為了一點事情一直忙到11點多,索性就多熬了幾十分鐘,熬過零點以第一時間迎接國慶節的到來。

        隨后我又給自己的幾個朋友發了祝福的短信——在深更半夜給別人發短信,應該是很招人煩的事情。不過,我的那些朋友大多不會在意——他們的手機在晚上一般都是關機的,即使有沒關機的人也不會因為我打擾了他們的睡眠而懊惱,其實他們同樣也是這樣對待我的。

        或許朋友間相處的時間長了,就感覺彼此之間的關系有些平淡——所以就會時常搞一些惡作劇什么的,以促進相互間的感情。在我和朋友間,相互在半夜打電話和發短信都是常有的事情——不過,這也是他們最先騷擾我的。同時也有人借助晚間,通過短信或電話來和我聊天以傾訴內心苦悶——或許是我比較擅長開導別人,所以有些朋友的心事和煩惱就習慣找我說;而通常又不好占用白天的時間,所以只好借助晚間——并且有的朋友是“夜貓子”越到晚上越精神,或者因為想心事而睡不著,所以我在半夜的睡夢之中被朋友的電話和短信叫醒是常事。而當朋友的傾訴和我的開導告一段落之后——傾訴者可以轉身睡去,而在電話這頭的我,有時卻因為感染了不良情緒而再也睡不著了。

        而我自己心情不好,有什么不良情緒都是自己調節的,而很少找人傾訴——畢竟我讀過一些與心理學有關的書籍,再加上自己有充分的苦難經歷而經受了太多的挫折教育,所以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我都能把事情看得很開,也能及時的調節自己的心理狀態。雖然我不用在半夜用電話和短信來找人傾訴,但是我也總是“以牙還牙”——偶爾就在半夜就給自己的朋友發個短信打個電話什么的。不過,我發的短信大多都是節日的祝福,打電話的時候也是詢問朋友現在的生活狀況。

        一連好幾年了,雖然我和朋友相處的日子都是聚少離多,但我們都以各自的方式悉心的維護著——偶爾也會因為忙碌疏忽了誰而沒有在節日到來之際給朋友送上祝福,不過朋友之間也會相互理解,因為朋友間的關系維系在彼此心里,而不是只維系在電腦和手機里。或許是我的性格所致,我不喜歡和別人做“酒肉朋友”,所以我沒有什么“狐朋狗友”——即使是比較要好的朋友,通常也是保持著電話和短信的聯系,偶爾才聚一聚。現在是商品社會,“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觀點似乎有點不合時宜——但我和朋友間大多保持著“淡如水”的關系,不會為了維護朋友的關系投入過多的經費,更不會把朋友關系用作牟取利益的渠道。   

          我想朋友間一旦成為了相互利用的關系,就再沒什么友誼可言了——即使“友誼”幸存,也只保留著虛假和偽善而再難維系真誠。真正的朋友,并不是那些每天都圍繞在你身邊對你阿諛奉承的人,更不是那些需要你委以酒肉金錢才能與他維系關系的人——而是那些平時與你相交平淡,卻懂得關心你和你的生活,并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能夠為你及時的出謀劃策和真誠地伸出援助之手的人——這就是我對朋友的定義,“君子相交淡如水”是我遵循的準則,但我為朋友付出的卻都是真心真意真誠。

         很多年來,我一直保持著24小時不關手機的習慣(除某些特殊情況之外),尤其是在夜晚——我不關手機是為了讓朋友能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聯系上我,或者在遇到什么情況需要幫助的時候能及時的找到我。雖然一直以來,朋友在晚間給我打電話除了傾訴心情之外,很少有人在危難時打電話向我尋求幫助——但我還是不會也不敢在晚上關手機,我擔心因為在我關手機的時候,如果朋友需要幫助卻找不到我而出意外。所以我24小時不關手機,無論在深夜多晚有朋友來電話和短信找我傾訴,我都會耐心開導;但我這么做,并不為謀圖什么,而是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責任。

         或許朋友們都認為我比他們成熟,更有很多人把我當老大哥看待——所以有的朋友對我的關心相比我對他(她)就差了一點,但是我不會去在意;而在更多時候,朋友把壞心情和壞情緒都傾倒給我,而我往往就成了朋友丟棄“廢棄物”的“垃圾桶”——當朋友把“廢棄物”丟完之后,我負責把“垃圾”倒掉再把自己“清洗”干凈。而有的時候,卻因為朋友丟棄的“廢棄物”太多把壞情緒傳染給我,或者我為朋友的處境擔憂,或者我為如何來開導“鉆牛角尖”的朋友而費心傷神,再加上偶爾我也會遭遇苦惱和困惑。所以,某些時候我會遭遇“雙重壓力”——在自己心情糟糕的時候,卻要抑制著自己來開導別人,而自己的心境卻在開導完別人之后更加的凄冷而雪上加霜。

          不過,幸虧我的心路比較寬闊,所以我不會去鉆牛角尖,更不會因為一時想不開而去傷害自己——雖然有時候我的心境很糟糕很苦悶,但我還是能夠及時的加以調節。不過,很長時間了,可能是遭遇的事情太多,或者偶爾就被朋友的電話和短信把睡夢打斷——所以,我一直都有點“植物神經紊亂”,不僅睡眠質量不好,并且有時候入睡困難。在夜晚很難入睡的時候,我就會坐在床上戴著耳機聽音樂,或者拉開窗簾在星光下舞劍和打太極拳,或者擰亮臺燈找本書讀讀,甚至有兩次耐不住寂寞干脆到博客上寫文章。



    (四)
         雖然時令已進深秋,但《盛夏的果實》——我還要繼續的寫,所寫的都是和題目無關的漫筆;雖然是漫筆,但是我也不能想說什么就說什么。

         前后幾天內,我接連寫了四篇有關“三聚事件”的評論——可能是心血來潮吧,我竟然寫了四篇評論——但是卻違背了我開博之初,不去評論實事不去涉及政治的初衷。雖然文章都被幾個圈子加為了精品,但是在斟酌之后,我還是把四篇文章全部刪除了。

         雖然我在寫文章之時,在遣詞造句之中都會斟酌度量,并且行文措辭也并非激烈昂揚——但針對實事的評論,卻難免觸及某些人和事物的“軟肋”而難免會讓誰心里不舒服,從而也難免給自己招惹不必要的是非——所以,評論實事或政治的文章,還是少寫和不寫為好。并且中國歷來都是政治性很強的國家——從秦朝的焚書坑儒,到大清的文字獄——歷史是值得借鑒和反思的,也應該用來作為自我的警醒。

         所以,寫文章還是要斟酌——不要去觸及什么陰暗面,以及上層社會(建筑)和某些人的利益。況且,某件事情發生了,糟糕的事件也不是憑借你的一篇評論就發生轉變的——所以,作為一個身輕言微的普通公民,你去不去評論一個事件,都對事件本身無關緊要和于事無補;況且,在你身后也沒有什么后臺,更沒有萬一出了事,能給你撐腰和“擦屁股”的人。干嘛要打不著狐貍,倒惹一身騷呢?

         就此,我再也不寫關于實事的評論,也不會去寫關于舊事的評論——有時哪怕你寫一篇關于古代事件的評論,也難免會觸及到現實世界的某個人或事物。所以,寫文章還是要斟酌要慎重,可不能無所顧忌心血來潮。

          前年天,抽時間去了一趟書城——為買一套《莫泊桑的短篇小說全集》,幾乎要跑斷腿。先前去過幾家大書店,都沒有買到——這次去了書城,原以為會有不錯的收獲,結過還是無功而返。書城里都是一家家私人開設的書店,并且是幾十家混雜在一起——所以想在書城里找本書,你就免不了要一家一家的去詢問——所以,進到書城就挨家挨戶的詢問吧,既費口舌又費鞋底;有時找尋半天,也是毫無收獲白費功夫。

          其實在書城里挨家挨戶的去詢問,真的很麻煩——如果在書城里建立一個信息查詢系統就可以了。因為書城里有“管理機構”,并且每家書店要購進什么書籍,先要到“管理機構”備案——就此在書城里設置一個信息查詢系統,就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了——只要把書城里各書店每家每戶的電腦,都和“管理機構”的電腦連接成局域網,然后再完成書籍進銷存信息的交互管理就ok了。有了信息查詢系統之后,想在書城里找本書,就不用挨家挨戶的去詢問了——到書城的管理機構一查詢就完事大吉了,既方便又快捷。

         不過,從書城出來,還是有收獲的——雖然想買的沒買到,但還是收獲不小——進了書城,總不能空手而歸吧;況且,有幾個人能經受住商家的慫恿呢——不能說是慫恿,就是人家熱情的給你推薦,你能好意思不買嗎?要是商家再使用點“美人計”,你就更得買他的商品了。

         以前我就中過“美人計”,那次我就在一家音像書店里,沒有經受住一個漂亮女導購的“慫恿”——結果,買了一盒套裝的好萊塢某超級巨星的vcd碟片,花了一百多塊吧,拿回家一播放,碟片全都是盜版的,而且播放中畫面和音效的質量都很糟糕。我原想拿著碟片去理論,但倒霉的是我把購物小票給弄丟了——沒辦法只能吃虧長見識,就當那一百多塊錢交了學費了。看來購物的時候,還是要把握住自己把握住自己的錢袋——以免受商家的慫恿和蠱惑,更不能心血來潮沖動購物。

          呵呵,漫筆就是漫筆吧——寫太長了,就難免廢話連篇水漫金山——所以,還是應該收斂一點,寫得差不多了就“見好就收”——同時也給自己和讀者都節省的時間。為了給大家節省時間,今天的漫筆就“漫”到這里了。

         要珍惜每一滴水,也要珍惜每一個字……(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