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齋YXZ / 待分類 / 陸游 :與茶相伴,自認茶圣轉世

0 0

   

陸游 :與茶相伴,自認茶圣轉世

原創
2020-03-13  怡心齋YXZ

    平生于物元無取,消受山中茶一杯。

    陸游《自書詩卷》

    這是明代詩人孫一元對茶與自然的感悟。古人仕途失意后往往都會歸隱自然,文友相敘吟詩聯句,與佳茗相伴。足見,山水、清茗,是失意文人的一劑治心良藥。對于陸游來說,茶與自然更是成了他后半生的精神寄托

    仕途失意

    宋孝宗乾道八年(1171年),不思進取的朝廷樂于偏安一隅,將主戰派將領王炎從南鄭前線調回臨安。愛國詩人陸游見北伐無望,懷著抑郁的心情從南鄭回到成都。

    翌年,陸游調任蜀州(今四川崇州)通判,這一年他已四十九歲。官場失意的他在《對酒嘆》一詩中寫道:“鏡雖明,不能使丑者妍;酒雖美,不能使悲者樂。男子之生,桑孤蓬矢射四方。古人所懷何磊落。”

    自認茶圣轉世

    陸游在人生仕途上迷茫了。幸好,他還有茶相伴,落寞的詩人找到了靈魂歸宿。茶香氤氳中,他詩情勃發,裊裊茶香在他心中凝成了詩的韻味。“我是江南桑苧翁,汲泉閑品故園茶”,這“故園茶”就是當時的紹興日鑄茶,他認為“囊中日鑄傳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嘗”。茶圣陸羽曾隱居東苕溪著《茶經》,自稱桑苧翁,于是陸游也以“桑苧翁”自詡。他甚至把自己看成是陸羽的轉生,并作詩曰:“水品茶經常在手,前身疑是竟陵翁” ,這“競陵翁”指的就是茶圣陸羽。

    詠茶詩中毛骨蘇

    陸游與茶結緣甚早,他步入仕途后曾入閩為茶官,職務是提舉福建常平茶事。后在蜀州做官、寫詩的同時也傳授茶道

    他一生寫詠茶的詩達三百首,為歷代詩人之冠。面對坎坷仕途、波折愛情以及困頓生活,他選擇以茶悟道、以茶修身,來化解心中的塊壘

    他在《夜汲井水煮茶》一詩中這樣描述自己于茶中悟道的情景:“山童亦睡熟,汲水自煎茗。鏘然轆轤聲,百尺鳴古井。肺腑凜清寒,毛骨亦蘇醒。”清夜的鏘然轆轤聲和茶水的滌蕩,使他身心再次蘇醒。

    隨緣自適的新境界

    62歲時,陸游寫了《臨安春雨初霽》,其中有“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一聯,表明放翁早已看透了宦海沉浮,覺得還是瀟灑自如地練習草書,悠然自得地玩分茶品茶更快活。茶使他開朗樂觀,隨緣自適,淡化功名,安貧樂道,“玩易焚香消永日,聽琴煮茗送殘春”;“客至旋開新茗,僧歸未拾殘棋”;“眼明身健何妨老,飯白茶甘不覺貧”。這樣的詩句都是他在與茶的常年相處中所領悟到的新境界

    陸游筆下的空靈美景如今已無跡可尋,不過我們仍可以通過品茗修心來品味和感悟他在詩句中留下的情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