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馬丁 / 五味生活 / ?除夕夜寫給弟弟的信

0 0

   

?除夕夜寫給弟弟的信

原創
2019-11-21  英倫馬丁

    小民:

你好!

    在“萬里邊城綻放瀏陽花炮、金山銀水鳴響新年鐘聲”的除夕之夜,哥哥、嫂子和侄女在新疆阿勒泰向你們全家拜年啦!(注:金山銀水是阿勒泰的代稱。金山——阿勒泰山脈過去盛產金子;銀水——額爾齊斯河從阿勒泰雪山發源流經俄羅斯至北冰洋,是我國唯一一條自東向西流向的內陸河)

    “每逢佳節倍思親”!在狗年新春最思念的遠方親人除了爸爸媽媽就是弟弟你了,因為我們家就只有咱倆兄弟,血濃于水呀!望著彭姐六姐妹春節歡聚一堂、笑談過去的情景,(西安的妹妹有事未能來。烏魯木齊的大姨姐取消了去四川夫家過年的計劃,和晶晶同一天回到阿勒泰。)我的思緒也不禁回到了孩提時代和青壯年時代……

    “小小兩兄弟,一個高來一個低”。正如媽媽的順口溜所描述的那樣,父母給了我較高的身材也就給了我當哥哥的資本,至今還直呼你為“小民”;爸媽給了你清秀的臉龐和秀氣的身材(現在可沒那么秀氣了),也就給了你注釋自己理直氣壯的理由:“我們家沒有姐姐妹妹,媽媽是把我當女兒生的”!在父母慈愛而嚴厲的教育管理下,我們在一起度過了整整14年朝夕相處、形影不離的日子。

    幼童時代——我帶你鉆門欄逃離幼兒園,從南門口跑回療養院的家,這可是我們的樂園!那依山傍水的仿蘇式建筑,鳥語花香的居住療養環境確實是孩子們的伊甸園(所以在文化革命中被造反派批判是“修正主義老爺醫院”并“徹底砸爛”)。我帶你去攀爬馬背嶺的寶塔,從第二層跳下來,自己摔傷了腿。我們乘黑夜去果園偷藩桃,一個伙伴被蛇咬了腳。我們瞞著爸媽去池塘游泳,不識水性的我滑入深坑,幸虧年僅10歲的“九司令”救我一命。我們模仿電影《地雷戰》在操場上挖坑設陷阱,以嚇人一跳為樂;我們模仿電影《地道戰》在食堂的糠頭庫房里掏洞藏身,以“游擊戰士”為榮。

    啊——幼童時代充滿童真!

學生時代——小學二年級的我拿媽媽剛買的理發工具很自信地幫你剃頭,結果第二天你不得不用衣服包著“陰陽頭”去上學。盡管放假嬉戲打鬧時不小心把你推下臺階摔得頭破血流,逢了7針,可開學后你還是奮不顧身和哥哥并肩戰斗,反擊另外兩兄弟的挑釁。

即使是在窮鄉僻壤,咱們兄弟倆對知識的渴求、對藝術的熱愛絲毫不減。曾記否?1969年冬,剛隨重執教鞭的父親到公社小學住校讀書,咱們就為在辦公室發現了一臺手搖唱機和幾張老唱片而欣喜若狂,深更半夜守著機器一遍又一遍地搖哇搖,一遍又遍地聽啊聽,一次又一次地記呀記,終于用媽媽教的簡譜記錄并學會了不少當年禁唱的老歌《庫爾班大叔你上哪》、《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和一些被封殺的電影歌曲,至今耳熟能詳。

曾記否?剛到集鎮上初中的我爬窗戶鉆進校圖書室,偷出一本凡爾納的科幻小說《神秘島》(在當時屬于禁書),通宵達旦讀完,等到下午放學后,連夜摸黑走了30多里山路,從官渡趕回大光家中送給你看,(半道上還有一段故事,以后再講)你也是看得廢寢忘食、如癡如醉。

曾記否?1971年隨落實下放干部政策的父母來到瀏陽城定居讀書,咱倆晚上翻圍墻跑到電影院去看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曾記否?1974年我去農村插隊落戶前和你去大禮堂看完《化石》的記錄片,就一路模仿起著名配音藝術家畢克老師的解說來,從此我們又喜愛上了朗誦藝術。(去年6月在中央電視臺少兒頻道《童心回放》當嘉賓,我給主持人講這些經歷時仍歷歷在目、仿佛昨日。)

    啊——學生時代初嘗苦樂!

    青年時代——1974年、1975年我們相繼下鄉當知識青年,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1976年又都被輕工系統招工,你在輕機廠當鉗工,我在紡織廠當維修電工。但我們都不甘心就此服從命運的安排。1977年恢復高考,你我都曾三試牛刀。順勢調整、由理轉文、挑燈夜戰的你終于金榜題名,(一直沒告訴你:當時從郵遞員手中接過錄取通知書時我熱淚直流,是由衷地為弟弟從此能改變命運而高興的淚!)而我則不聽師勸、固執己見地死守理科而名落孫山。“知識改變命運”——這話一點不假!盡管我通過不斷努力學習于1978年就考上了縣廣播站的男播音員,可由于是集體工又沒有文憑被拒之門外,歷時三年幾經周折才如愿以償,一直到1986年抓住機遇通過考試才改變了身份,成為了國家干部。(現在看這些計劃經濟時代人為設置的所有制身份是多么的荒謬可笑,可在當時卻是很難逾越的藩籬!)而你則是鯉魚跳龍門,一躍就完成了由集體所有制工人向國家干部的轉換。1981至1982年,年齡相差一歲的我們相繼結婚,各自成立了家庭。

    啊——青年時代歲月蹉跎!

    中壯年時代——你在大學畢業重新工作后,不斷充實、提高自己,不斷躍上新臺階,工作和學術時有建樹,境遇不斷改善;通過努力調至珠江三角洲城市一教研部門工作。我自從走上新聞播音崗位后,也和你一樣,人生軌跡發生了重大轉折:朗誦藝術愛好者→廣播電視播音員、主持人。集體工人→國家干部→廣播電臺、電視臺負責人→辭官去做“百姓記者”的老廣電人。雖幾經周折、偶犯錯誤、傷病纏身、經濟基礎薄弱,但從業30多年也小有成就。而且在這期間你我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雖然不盡完美,可我們能夠說是比較盡心盡力地去做好這三項“職業”的。

    啊——中壯年時代負荷奮進!

    2006年我已步入“知天命”的生命里程,你也到了五十“男做上”的年紀。

    回首過去,我們有不少自豪也有不少遺憾。我們都有雖然平凡但正直善良的父母,都有孩子們不曾有過的苦樂年華,都有努力改變自己命運的經歷,都有幾經風浪的家庭,都有引以自豪的孩子。如果有人問我前半生有哪三件最得意的事,我會如此相告——1、努力改變了自己的命運。2、懂得了如何孝敬父母,和弟弟達成了共識并付諸行動,正以身作則為兒女示范。3、學會了怎樣培育下一代,和妻子正在繼續進行“一代更比一代強”的工程實驗(三五年后還要聯合女兒一起來做);我們遺憾沒有及時抓住幾次機遇更快更好地自我發展,遺憾因忙于事業而沒有更多地孝敬父母、照顧家庭,更好地培育孩子,也沒有在人生旅途中更好地欣賞風景、享受生活。展望未來,才到半百的我們還有的是機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彌補過去的那些遺憾,你說是嗎?

    新年的鐘聲已經敲響,在北國邊城阿勒泰和岳父母及兄弟仔妹們歡慶團聚、喜迎新春之時,我更加想念南國的父母和你們。就借這里的一片雪花來遙寄相思和祝福吧!祝你們全家狗年“家旺三代和,人旺身體健,業旺萬事興!”

                                     哥哥于阿勒泰除夕夜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