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ey908 / 五臟 / (23)《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

   

(23)《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2016-05-07  johnney908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作者 小指月

 

閑在居士按:本篇主要講述:(44-59)【苦參,白鮮皮,苦豆子、馬尾連,金銀花,連翹,穿心蓮,大青葉、板藍根、青黛,貫眾,蒲公英,紫花地丁,野菊花,拳參,漏蘆,土茯苓,魚腥草,金蕎麥,紅藤】

 

                                         44、苦參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苦參
  利濕不忘補氣,治標不忘求本
  有個醫生每天早上都要看四五十個病人,常常一坐在診臺前就一個上午。
  從七點到十二點,一泡尿都沒拉過,等一下班,他就拖著沉重的腳,一上廁所,要站很久才能拉出小便,而且小便還相當黃赤。
  他自己知道這是久坐傷肉,脾主肌肉,加上跟病人解釋很多,一個上午說話不斷,言多傷中氣,還有哪個醫生不是思慮過度的,既要進與病謀,又有退與心謀。這樣脾虛是肯定的,脾一虛,濕邪就下注,整個上午就坐在那里,濕濁郁久就化熱,所以小便不暢澀赤,灼熱。
  他就自己搞點苦參來清熱利尿,為什么選擇苦參呢?
  因為苦參還能夠療心悸,治失眠,每天看那么多病人,勞累過度,容易心慌心悸,失眠難睡。
  奇怪,這苦參下去,居然紋絲不動,小便也沒有改善,失眠還是照樣。
  他便帶著疑惑,找來竹籬茅舍。
  老先生說,你這小便赤澀不利,是屬于濕熱沒有錯。
  這醫生便說,為什么濕熱,我用了清熱利尿最好的苦參都沒有效果呢?
  老先生說,濕熱是標,什么生濕熱呢?這個本你看到沒有?
  這醫生便說,什么本呢?
  老先生說,我看你說話后勁不足,走路腿腳沉重,雖然有標實的濕熱,但也有本虛的中氣不足,脾氣虧虛。
  這醫生說,那該怎么辦呢?
  老先生笑笑說,還是用苦參,不過要加點黃芪進去。
  這醫生一用這方法,小便馬上通利,而且排尿有力,也不用在廁所里站很久,甚至腿腳那種脫離帶水的感覺也消失了。
  他就不解地再來問老先生,何以加一味黃芪效果就如此顯著?
  老先生說,你去看看復方石韋片是由什么藥組成的?
  這醫生說,我知道,里頭有石韋、萹蓄、苦參跟黃芪。
  老先生又說,為什么清熱利尿還要加補氣呢?
  這醫生不解。
  老先生便跟他說,正虛不運藥,再好藥也沒用。人累了不要說一泡尿拉不出,一泡屎排不盡,就連一口話都懶得說。
  這醫生點點頭說,難怪利濕清熱之品,需要補氣作為動力。
  老先生接著又說,所有的藥物都要賴中氣去運化,食物也要賴中氣去健運,你甚至四肢動作,口中說話,腳上行走,都靠一團中氣在操作,此氣若一虛,尿也排不盡,話也說不暢,走路腳也抬不起,甚至想問題,腦子都不靈光,不能很好地持續。
  這醫生笑笑說,老先生我明白了,感謝你教我清熱利濕,不忘治本補氣。
  我就是最近記憶力減退,這藥吃進去后,明顯感到記憶力在恢復,沒有那么善忘了。
  從此這個醫生,就善于治病求本,標本兼治,看到濕熱之標,也不忘正虛氣虛之本,所以自己身體也調整了過來。
  從中臨床療效提高,又幫助了更多病人治好病。
  老先生跟他說,生病起于過用,醫生不能夠透支過用自己身體,長期透支過用,身體會吃不消的。
  所以早上即使診務再忙,也不要不敢喝水而憋尿,這樣會憋出問題來,也不要久坐,久坐傷肉,肉傷脾虛,濕邪便會下陷。
  土虛濕陷,濕熱在腰腳,便會腿腳沉重,小便不暢。
  從此這醫生即使診務再忙,也會在中途跑出來呼吸新鮮空氣十余分鐘,喝喝水,排排尿,這樣多年的前列腺炎尿道炎,居然憑數劑中藥而愈。
  這不單是藥物之功,更得益于養生之力啊!
  小指月便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神農本草經》曰,苦參主尿有余瀝濁水。
  《名醫別錄》曰,苦參主小便黃赤。
  《中藥學》曰,苦參能清熱燥濕,利尿通淋,可以消除尿道炎癥,使尿量增加,治療各種急性膀胱炎、尿道炎,屬于濕熱蘊結而出現的尿少尿頻尿熱,小便淋漓澀痛等癥,療效顯著。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苦參

  遍身瘡癢濕疹
  這醫生第二次又上門請教,而且還帶來一位遍身瘡癢濕疹的患者。
  小指月說,怎么回事啊?
  這醫生說,我診室里治療濕疹的患者很多,普遍都用苦參,只要是尿黃赤的,效果都不錯,就這例患者,我給他用了苦參內服,還加外洗,發現尿赤是變輕了,但濕疹還是照樣沒好。
  老先生生摸摸脈后,又叫這醫生再摸一下。
  老先生說,這脈除了弦數外,是不是輕取易得啊。
  這醫生點點頭說,是帶些浮脈。
  老先生說,浮者病在表啊,所以他這皮膚病濕疹才老好不了。
  老先生說,那你為何只用苦參,不稍加點解表的藥呢?
  這醫生說,我明白了。
  老先生說,現在很多濕疹的病人都坐在空調房里面大魚大肉。大魚大肉的濕毒靠苦參是可以出下竅,但被空調凍閉肌表,你不靠解表藥麻黃之類的,這清陽怎么能出上竅,毛孔如何能宣通開來。毛孔如果不宣通開來,這肺表的濕疹水濁又如何下輸膀胱。
  這醫生一拍大腦說,謝謝老先生指點,難怪我用苦參,屢治濕熱不消,原來沒有在源頭上開表,表氣開,里濕才更容易排泄下來啊!
  于是便用苦參配點麻黃,這樣用上去,這病人濕疹很快就好了,也不瘙癢了。
  小指月說,爺爺用麻黃,應該還有用意吧?
  爺爺說,當然,本身麻黃能夠解表,它又能夠開肺蓋,就是幫助肺主皮毛功能加強,皮毛開合如常,局部濕癢怎么可能長存。
  小指月又說,還有呢?
  爺爺說,還有麻黃除了宣肺解表,還能利水消腫,你這皮膚肌表的濕疹,這些水濕必須要通過州都之官膀胱來排,這叫肺與膀胱相別通。
  小指月高興地說,所以用苦參稍加點麻黃,可以掃遍周身濕疹癬癢。苦參在麻黃的帶領下,能從肌表那里,把水濕往胱腸排,麻黃因為有苦參在下面,這排皮膚濕疹利水的功用就體現出來了。
  所以但見脈浮又帶些弦數的患者,都可以用這外解表,內利濕的思路,使濕毒不能在身體留滯。
  然后小指月又問,爺爺你這思路是從哪里來的呢?為什么我沒有看到古籍有這種記載?
  老先生笑笑說,古籍之中,有用苦參配鵝毛,制成藥丸,專治遍身濕疹瘙癢,皮膚破爛出水。
  你看鵝毛的用意在哪里?
  小指月說,鵝毛乃皮毛也,皮毛歸肺主表。
  老先生說,這就對了,皮表之病以皮表之藥引之。
  你知道這個道理,就不用拘泥于這個鵝毛,但用解表之品,輕清走上竅麻黃亦可。
  小指月說,原來如此,這麻黃配苦參還是這樣來的。
  爺爺說,你如果懂得這個道理,你再去看古代的方書,看他們治療各類皮膚濕疹的藥物配伍就都明白了。
  小指月便看《雞峰普濟方》里頭,有個專治皮膚瘙癢的參角丸,里面居然正是用苦參配合皂角、荊芥等可以透表的藥同用。
  然后指月又翻《外科正宗》治療風疹瘙癢最出名的消風散,發現更加不可思議,居然用一派祛風解表之藥,如荊芥、防風、蟬蛻,配合苦參來外疏內清。
  這一下古代的各種治療濕疹癬癢的方子,小指月把握住這一條理都豁然貫通了。
  于是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王秋泉家秘》曰,神功至寶丹治漏膿肥瘡,膿窠瘡,臘梨頭,遍身風癩,癮疹疥癬,瘙癢異常,麻木不仁,諸風手足酸痛,皮膚破爛,陰囊癢極,并歸人陰癢、濕癢:苦參一斤(為末),鵝毛(香油炒存性)六兩。黃米糊丸,朱砂為衣。茶湯送下,日進二次。或隨病作散擦或洗、貼。

 

  重用苦參治狂躁
  有個長期失眠的患者,在一次跟鄰居吵架的時候,居然精神失控,燥狂起來,突然發作,狂亂無知,罵詈不避親疏,甚至到處吐痰水。
  家里人好話說盡,都沒法把他安撫下來,于是不得已便請醫生來強行給他打上震驚針,這樣才算緩解了。
  但第二天又狂躁面赤吐痰發怒,不得已又打一次鎮靜針,這一次稍安片刻,到晚上這病人徹夜狂躁,看每個人都怒目而視。
  家里人就想到這樣老打鎮靜針也不是辦法,如果治不好被送到精神病院去更是不得了,于是請老先生看。
  老先生說,這種狂躁,心神失控,屬于什么呢?
  小指月說,諸燥狂越,皆屬于火,諸逆沖上,皆屬于火。
  老先生又說,為什么用鎮驚瀉火的藥還壓不下呢?這藥劑量也下得不清啊?
  小指月說,這心火會不會太大了?
  老先生說,心火是從哪里來呢,這鍋中為什么會鼎沸不已,是不是鍋下炭火太多?
  小指月點了點頭說,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老先生便問這病人,多少天沒拉大便了。
  這家人說,好像有三四天都沒看她上廁所了。
  老先生說,有沒有一味藥,既能清心經之火,又能通導小腸之積滯,把心火引下來,通過腸腑排出體外。
  小指月說,《神農本草經》曰,苦參主心腹氣機,癥瘕積聚。
  老先生點點頭說,沒錯,苦參這味藥,在《本草經百種錄》中說它專治心經之火,能從小腸腑中排出,所以心有千千結,腹中又堵塞不通的,一派火曰炎上之象,失眠狂躁,便不通,可用苦參降本流末,通降濁火。
  小指月說,是不是單用苦參就行。
  老先生說,單用雖然有效,但這病人一肚子邪火,下面腸腑板結不通開來,上面狂躁唾痰不止,所以還要加進一味蕩滌腸腑,推陳出新,大開消化道濁陰下行的藥,把下面釜底之薪完全撤除。
  小指月說,那這樣非用將軍大黃不可。
  老先生說,就用苦參30克,大黃30克。
  為了體現大黃通秘結導濁陰下行,峻瀉之力,必須要后下。
  這樣第一劑,家里人四五個強行把這湯水灌進去,隨后這病人腹中腸鳴,拉了一褲子大便,立馬清醒。
  而且不解地問,我為什么不知道上廁所呢?
  眾人看了都笑,然后這病人居然覺得有點困,打了幾個哈欠,然后換完衣物,就到床上去睡覺。
  一覺居然睡了十五個小時,這一覺醒來,神志如常,說話已不錯亂,之后就沒有再復發過了。
  小指月說,爺爺這苦參配大黃,真是治療腑實胸熱佯狂的絕妙搭檔啊!
  老先生說,古人就早已經這樣用了,張錫純治療癲狂失心,善用大黃,他稱大黃能開心下痰熱,以愈瘋狂。
  小指月說,那苦參呢?
  老先生說,苦參能治心腹邪熱,朱丹溪在他《丹溪心法》中說,苦參治狂邪發作無時,劈頭大叫,欲殺人,不避水火。
  小指月點點頭說,難怪爺爺喜歡重用苦參配大棗,治療最頑固的肝郁化火失眠,或者臟腑積熱不眠不寐。
  原來這苦參連狂躁陽氣并走于上,神志控制失控都可以治,何況是區區的頑固失眠。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苦參配大黃通過苦參引心火下入腸道,大黃能釜底抽薪,使濁陰出下竅,這樣痰濁實火,降本流末,通過大開陽明胃腸,便迅速下行,有個出路,如此濁降清升,陳舊去,神志清,心竅開闊,狂躁得愈。

 

 

                                       45、白鮮皮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白鮮皮

  一味白鮮皮乃皮膚科專藥也
  小指月說,為什么有這樣的俗話,治啥不治皮,治皮丟臉面?
  老爺爺說,在各科之中,皮膚科里頭各類瘙癢癬疹是不太好治的,容易復發。
  小指月說,為什么皮膚病容易復發呢?
  老爺爺說,即使是普通的蕁麻疹,風團瘙癢,也不是那么迅速能治好,更何況頑固的牛皮癬,甚至白癜風,更是復雜難治。
  這皮膚病之所以復雜,在于很多皮膚病都不是單純皮膚出問題,是內臟疾患在皮膚上的反應。
  這叫有諸內,必形于外。
  有個病人,皮膚長瘡,還流著黃水,嚴重的局部肌肉都破爛。
  老先生說,指月,你看這是什么瘡瘍啊?
  小指月說,這是濕熱瘡瘍。
  老先生說,為什么叫濕熱瘡瘍呢?
  小指月說,皮膚流水,屬于濕毒,水色偏黃,屬于熱火,濕毒加熱火,就是濕熱瘡瘍。
  老先生說,那有沒有一味藥既能清熱燥濕,又可以專走皮膚,還能祛風止癢解毒的。
  小指月說,以前提到有個秦皮。
  老先生說,秦皮能清熱燥濕,也可以走到皮膚,但它有一方面作用達不到要求,就是祛風止癢。
  小指月說,我知道了,是白鮮皮,《本草原始》中說,白鮮皮入肺經,能去風,又能入小腸經,能祛濕,夫風濕既除,則血氣自活,而熱亦去也。
  老先生說,行,就用單味白鮮皮,煎湯加外洗,白鮮皮乃皮膚科專藥也。
  你知道為什么叫白鮮皮嗎?
  小指月搖搖頭。
  老先生說,這白鮮皮有一股羊膻氣味,這股獨特的氣味,能夠走肝而治風,所以《藥性論》上說它能治一切熱毒風,以及風瘡疥癬赤爛。
  小指月聽到這白鮮皮有獨特的味道,就想下次一定要好好品嘗品嘗,加深印象。
  老先生接著說,所以這獨特的氣味,進入身體后,善于游走,就像風一樣,能祛風以止癢,但它又是苦寒的,能夠燥濕以清熱。
  一般祛風的藥都沒有燥濕之功,而很多燥濕的藥,更沒有祛風的能力。
  而白鮮皮兩者功效兼而有之,所以非常符合皮膚濕毒風癢的病機特點。
  白鮮皮顧名思義,善治皮膚,白者肺主皮毛之色也,皮者善于走皮也,鮮者獨特的羊膻氣味,善于行走皮膚筋骨,能把在臟腑表里的濕毒撤出來。
  故《本草正義》上說,白鮮皮氣味甚烈,故能徹上徹下,通利關節,勝濕除熱,無微不至。
  這就是說白鮮皮善于以它獨特的氣味,鉆通經脈隧道,再以它苦寒之性,把濕毒濁熱拔出來。就像蛇捉老鼠一樣,能夠鉆進洞里頭去,把老鼠拈出來。這白鮮皮就能鉆進五臟六腑,把臟腑濕毒帶出來。
  所以濕熱者用之,寒濕者應該慎用,或者配合一些溫藥,畢竟白鮮皮是苦寒之物。
  所以不管是在表的瘙癢風癢,還是在里的臟腑濕毒,這一味白鮮皮都能夠去除,故白鮮皮乃皮膚科專藥,是治皮膚病的醫生們最喜好的藥物之一。
  這病人就用單味白鮮皮煎湯加外洗,連用五天,身上的濕熱瘡瘍,慢慢消退,流黃水也日日減輕,到最后都結疤了,不再瘙癢。
  真是一味白鮮皮,乃濕熱瘡瘍之特效藥也。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補缺肘后方》曰,治鼠漏已有核,膿血出者:白鮮皮,煮服一升。
  《本草原始》曰,白鮮皮治一切疥癩、惡風、疥癬、楊梅、諸瘡熱毒。
  《本草正義》曰,白鮮乃苦寒勝濕之藥,又能通行經隧脈絡。《本經》主頭風者,風濕熱之在上者也;黃疸咳逆,濕熱之在中者也;濕痹死肌,不可屈伸、起止、行步,濕熱之痹于關節、著于肌肉者也。白鮮氣味甚烈,故能徹上徹下,通利關節,勝濕除熱,無微不至也。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白鮮皮

  皮膚發黃
  有個病人不明原因,突然出現周身皮膚發黃,醫院里一檢查,肝膽都沒有什么問題。
  找不到具體的原因,就沒法下手治療,他便來找中醫。
  老先生便說,為什么皮膚會發黃呢?
  小指月說,黃加所得,從濕得之,濕郁熱蒸,所以發黃。
  老先生又說,那你怎么判斷他是濕熱熏蒸呢?
  小指月說,脾主濕,又主四肢,這病人腿腳屈伸不利,走路沉重,這是濕性下注,濕留四肢。
  老先生又說,還有呢?
  小指月說,舌紅苔黃,脈濡數,尿有熱赤,這都是一派脾虛濕盛,濕熱郁蒸之象,《黃帝內經》叫做,地之濕氣,感則害人皮肉筋脈也。
  老先生點點頭說,你是住在哪里的呢?
  這病人苦悶地說,我住在一間地下室。
  老先生說,為什么不住高一點的呢?
  這病人說,就那里租房最便宜,我要省點錢,給娃子讀書。
  老先生說,不能因為省錢把身體搞壞,這樣得了病了,花更多錢,這樣反而得不償失。
  你這身體的濕邪跟久住在低洼之地,潮濕之所是分不開的。
  多出點小錢,找間環境好一點的,通風透光強點的,這樣自己身體少病,娃子也開心,讀起書來也更起勁。
  這病人聽后點點頭,確實為了省錢去住地下車庫,這樣得了病,又要花錢吃苦實在不值得啊!
  然后老先生便說,指月,哪味藥是退黃專藥?
  小指月說,茵陳乃治黃專藥。
  老先生說,沒錯,茵陳可以退臟腑里的濕熱毒邪,但還缺一味藥,要把皮膚外面的濕熱黃濁也收下去。
  小指月說,我知道了,就是白鮮皮。
  老先生說,為什么呢?
  小指月說,爺爺前面說過,白鮮皮氣味膻烈,能通上徹下,無微不至,凡皮肉筋脈里頭伏藏的濕毒,這白鮮皮都可以到達,然后把它們搜刮下來。
  這樣濕熱從小便膀胱排出,皮膚的黃濁,這些濁陰之色,就會慢慢變淡。
  老先生點點頭。
  這病人回去就用白鮮皮配茵陳蒿煎服,就吃了五天,花費不過幾塊錢,身上的不明原因泛黃之癥,便像退潮一樣退掉了。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藥性論》曰,治一切熱毒風,惡風,風瘡、疥癬赤爛,眉發脫脆,皮肌急,壯熱惡寒;主解熱黃、酒黃、急黃、谷黃、勞黃等。
  《沈氏尊生書》曰,白鮮皮湯治癇黃:白鮮皮、茵陳蒿各等分。水二鐘煎服,日二服。
  《本草綱目》曰,白鮮皮,氣寒善行,味苦性燥,為諸黃風痹要藥,世醫止施之瘡科,淺矣。

 

 

                         46、苦豆子、馬尾連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苦豆子

  新疆中草藥苦豆子
  老先生拿著剛從新疆捎過來的苦豆子跟指月說,指月啊,這苦豆子可是新疆內蒙古那邊特有的清熱燥濕藥啊。
  小指月說,為什么叫苦豆子呢?
  老先生說,這是豆科植物,這種豆子味道苦寒,還有點小毒,所以內服時,用量不可偏大。
  小指月說,藥書上說它清熱解毒,它還有獨到的功效,就是止痛跟殺蟲。
  老先生說,沒錯,所以你胃痛,或者腸道濕熱瀉痢,都可以用它清熱燥濕止痛。
  小指月又說,那殺蟲呢?
  老先生說,像濕熱帶下,陰道瘙癢有蟲蝕,就可以用苦豆子,苦能燥濕,寒可清熱,由于它是種子,諸子皆降,最善于直入下焦,清下焦胱腸陰部的濕熱而殺蟲止癢止痛。
  小指月又說,那它有毒怎么辦?
  老先生說,中醫是以毒攻毒,用藥物之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所以古人是聚毒以供醫事。
  小指月又說,那如何用毒又不被毒傷呢?
  老先生說,內服時,劑量應該嚴格控制,像一般的胃痛吐酸,諸嘔吐酸,皆屬于熱,這時但用苦豆子這種子五粒研粉沖服即可。
  當然像這種苦寒之品,最好是炒過,炒能健脾,避其苦寒之性。
  至于外用它來以毒攻毒,劑量就可以稍大一點,所以皮膚瘙癢濕疹癬疾或者潰瘍。
  新疆當地人喜歡單用苦豆子打碎,煎湯外系患處,都可以燥濕清熱殺蟲止癢,正是以毒攻毒。因為他們北方偏于高原地帶,蔬菜吃得少,牛羊肉奶酪吃得多,身體熱毒濁陰比較重,所以容易爆發瘡痛潰瘍或頑癬,這苦豆子在當地生長,正能治療當地的疾病。
  一個醫生要善于運用好當地中草藥。一般當地的常見草藥就能把當地的常見疾病治好,只是很多人不知道這點,只知道片面外求,不能好好把自己當地的草藥研究研究。
  小指月說,這苦豆子平時我們都很少用。
  老先生說,雖然苦豆子產于北方,我們比較少用,學醫就像學海,你不管從北方還是從南方,從高原還是從平地流來的水,你都要無分別地接納吸收,這樣才能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小指月聽后點點頭,隨后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治急慢性痢疾、阿米巴痢疾:苦豆子草一斤,加水1000毫升,煎煮,濾取藥液,濃縮至500毫升。每次服2毫升,一日3~4次。
  治胃痛,微吐酸水:苦豆子五粒,生姜一錢,蒲公英二錢,氧氧化鋁0.6克。共研細粉,開水沖服。亦可單用苦豆子五粒,研末沖服。
  治瘡癤,外傷化膿,潰瘍:苦豆子適量,砸碎,煎湯外洗患處,洗后用無菌紗布包扎。
  《新疆中草藥手冊》曰,治濕疹、頑癬:苦豆子干餾油配10%軟膏外擦。
  《中國沙漠地區藥用植物》曰,治滴蟲腸炎:苦豆子種子五至七粒。研粉,裝膠囊口服。
  《中國沙漠地區藥用植物》曰,治白帶過多:苦豆子籽十至十五粒,生服(服時不咬破,籽破則有頭暈、頭疼之感),每日服-次。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馬尾連

  味苦似黃連,根須如馬尾
  小指月又拿著一把含有眾多根須的草藥,原來這就是馬尾連。
  小指月自言自語說,味苦似黃連,根須如馬尾。
  老爺爺說,指月啊,你看這馬尾連跟黃連同樣能清熱燥濕,瀉火解毒,它們之間有什么不同之處呢?
  小指月說,黃連的根莖比較大塊,所以它的清熱解毒偏于臟腑,而這馬尾連一看這么多根須,像馬尾一樣,一把一把,這小小的根須更像人體的經絡。
  所以經絡里頭的郁熱邪熱,它可以清解。
  老爺爺點點頭說,沒錯,《本草綱目拾遺》中說,這馬尾連能皮里膜外及筋絡之邪熱。
  小指月為自己的取類藥象推藥理藥性,能夠基本推到,心中不禁有些驚喜,能夠得到爺爺的肯定印證,這也是一種自豪。
  這時爺爺說馬尾連瀉火解毒,也是降本流末的。
  小指月說,如何降本流末?
  老爺爺說,從胸到腹,各處筋膜的邪熱,它都可以以苦寒如黃連之味道而使濁火出下竅。
  比如肺熱咳嗽或心熱煩躁失眠,但見雙寸脈上亢者,都可以用此苦寒之品平降之。
  還有腹部的濕熱濁陰瀉痢,通降不徹底的,可以把馬尾連當黃連用,沒有黃連時,可以用馬尾連來代替黃連治痢疾腸炎。
  這樣胸膈跟腹腸之熱都可以清降,那四肢肌肉頭目九竅的癰腫呢?
  小指月說,應該可以,諸痛癢瘡,皆屬于心,不論是癰腫在目,還是熱痛在耳,或者火毒在咽,以及癰瘡在肌肉,用馬尾連都可以入心經而瀉心火,導火下行,而諸痛癢瘡自愈。
  若是眼目赤腫,便配蒲公英,若是咽喉炎痛,便配射干,若是耳部腫痛,便配少陽膽經郁火特效藥龍膽草,如果是口舌生瘡,那便配菖蒲、竹葉皆可,若是肌肉長癰瘡腫痛,脾主肌肉,便可配白術。
  爺爺最后總結說,當你明白這些藥物的性格時,你用新疆的馬尾連,或者是四川的黃連,用貴州的三棵針,或者用廣東兩面針,只要病機符合,用藥都可以應手取效。
  所以學習藥草,不要挑肥揀瘦,不要以分別心去看待,每味藥草都可以平等去對待,只要平等地去重視,平等地去恭敬研究,你才能夠鉆進中藥世界里頭去,取到里面的骨髓。
  然后小指月在他的小筆記本中記道:
  《新疆中草藥手冊》曰,治口舌生瘡,結膜炎,扁桃體炎:馬尾黃連三錢,黃芩二錢,刺黃柏三錢,梔子三錢,牛蒡子二錢,連翹五錢,甘草二錢。水煎服。
  《青海常用中草藥手冊》)曰,治熱病煩渴:馬尾連、焦山梔各三錢,煎服。
  《青海常用中草藥手冊》曰, 治濕熱嘔吐:馬尾連一錢半,吳茱萸四分,煎服。
  《新疆中草藥手冊》曰,治滲出性皮炎:馬尾黃連適量,焙干研末,撒患處。或與松花粉各等分同用。如撒后患處于燥起裂,可用香油調敷。
  《新疆中草藥手冊》曰,治痢疾,腸炎:馬尾黃連九錢,木香三錢。共為細末。每次一至二錢,一日三次服。
  《云南中草藥》曰,治紅腫瘡癰:馬尾黃連二錢,水煎服及研末外撒或制成軟膏外用。

 

 

                                   47、金銀花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治一切內癰外癰要藥——金銀花
  仙方活命金銀花。
  小指月說,爺爺瘡癰開手第一方仙方活命飲,仙方活命飲開手第一藥是金銀花,這金銀花是一切瘡癰的要藥啊!
  老爺爺說,世人皆知金銀花為一切內癰外癰之要藥,但金銀花治瘡癰不傳之秘卻在于劑量。
  小指月說,劑量?
  老爺爺說,沒錯,是劑量,如果劑量這一關口沒有突破的話,你圖知金銀花為瘡癰要藥,也無所用其巧。
  用好金銀花的關鍵在于劑量上,一定要突破常規瓶頸。
  小指月一直在想,這劑量該怎么突破呢?爺爺也沒有傳給我啊!
  這天有個老頭子,背上長了個碗口大的瘡,周圍還有一些小瘡,他已經經歷過好幾個名醫之手,用了各類治瘡圣藥,金銀花、連翹或黃芪等物,這瘡居然紋絲不動。
  甚至最后一個醫生一看到這瘡,嘆了口氣說,此瘡名百鳥朝鳳,如果這巨瘡不能透脫,不久便有生命之憂。
  這老爺子想叫這醫生幫忙用藥治理,這醫生也搖頭說,他也束手無策,叫他另請高明。
  老爺子有點心灰意冷,難不成這輩子就敗在這背部癰瘡上了?
  居然每個醫生都認為這癰瘡是個燙手的山芋,都不敢接,他在別人的介紹下,敲開了竹籬茅舍的門。
  小指月一掀開這老爺子背部的衣服,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滿身都起雞皮疙瘩。
  心中嘀咕,難怪眾醫束手,不敢接治。
  一方面是這病確實是少有,癰瘡如此厲害,第二這是個老頭子,年老體衰,搞不好隨時有生命之憂,第三用藥必定也束手束腳,攻毒之藥,輕了撼動不了背癰,重了怕這老頭子這幅身子骨扛不住啊!
  爺爺好像視若等閑,便在紙上寫了金銀花跟甘草兩味藥。
  不單小指月覺得平淡無奇,就連老頭子也久病知醫,他一看便說,大夫這金銀花甘草,我不知道吃了多少,每個醫生都說,癰疽發背,必以金銀花為奪命之丹,但我屢吃乏效,你再給我用,估計也沒有效果啊!
  老先生笑笑說,以前你吃多少金銀花呢?每次吃多少劑量的?
  這老先生說,剛開始醫生給我開10克20克,到后來一個醫生大膽地給我開50克,都沒有效果。
  老先生笑笑說,病重藥輕,就像用五斤的力,怎么搬得起十斤的石頭呢?
  老爺子聽后說,那該怎么辦呢?
  老先生說,欲起千斤之石,必用千鈞之力。金銀花善解肌膚之毒,為瘡科要藥,量小挑不得重擔,重劑方能起沉疴。
  小指月在旁邊瞪大眼睛,想看爺爺究竟要用多重,難道前面用50克還嫌不夠重,這已經嚴重突破了藥典的常規劑量,難道還要再突破這個劑量?
  但見老先生緩緩道來說,金銀花用四兩,甘草用三兩,而且水酒各辦,煎后頓服,必須一天之內服完,貴在大小便通利,藥力方能通到瘡癰。
  這指月愣了,老爺子更是愣呆了,四兩,200克,這是什么概念,降金十倍于常規劑量,這個劑量瓶頸突破得未免太離譜了。
  但老爺子卻毫無異議說,我喝!
  為何老爺子答得如此爽快呢?
  一方面是這病痛太折騰人了,晚上要睡個覺都不能轉身,得蜷臥得像貓一樣,更可怕的是沒有醫生敢再用藥了。
  于是這老爺子便壯烈地帶著藥回去依法煎服了。
  小指月提心吊膽,為什么?
  病重藥也重,一個不慎,老爺子如果來不了竹籬茅舍了怎么辦?
  第二天沒有動靜,第三天這老爺子一臉輕松,進來竹籬茅舍說,感謝大夫大恩大德,我老頭子一生不敢忘記啊!
  小指月說,怎么樣啊?
  老爺子說,我那一劑藥吃下去,大小便從來沒有那么痛快過,渾身上下血脈都噴張,隨后背部的大瘡居然縮小了一般,到今天居然癟下去了,就像干果一樣。
  我自己都覺得一下子好了七八成,晚上睡覺真叫舒服,今天我還睡到日曬三桿呢,胃口還大開。
  小指月就疑惑,居然如此大劑量,非但沒有傷胃,敗胃,還讓惡毒背瘡一下子消散開來,真是匪夷所思,若非親眼所見,當真不敢相信。
  小指月馬上回憶起爺爺那句話,金銀花雖然為內外癰腫之要藥,但這奪命之丹,痔瘡圣品,如果不能突破常規劑量的瓶頸,你便不能淋漓盡致地發揮它的最大效果。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外科精要》曰,忍冬酒治癰疽發背,初發便當服此,其效甚奇,勝于紅內消。
  《本草備要》曰,忍冬酒,治癰疽發背一切惡毒,初起便服奇效。干者亦可,惟不及生者力速。忍冬五兩,甘草二兩,水二碗、煎至一碗,再入酒一碗略煎,分三服,一日一夜吃盡。重者日二劑,服至大、小腸通利,則藥力到。
  《洞天奧旨》曰,歸花湯治癰疽發背初起:金銀花半斤,水十碗煎至二碗,入當歸二兩,同煎至一碗,一氣服之。
  《醫學心悟》曰,忍冬湯治一切內外癰腫:金銀花四兩,甘草三兩。水煎頓服,能飲者用酒煎服。
  《本草新編》曰,金銀花,一名忍冬藤。味甘,溫,無毒。入心、脾、肺、肝、腎五臟,無經不入。消毒之神品也。未成毒則散,已成毒則消,將死者可生,已壞者可轉。故癰疽發背,必以此藥為奪命之丹。
  但其味純良,性又補陰,雖善消毒,而功用甚緩,必須大用之。(〔批〕金銀花消毒神效,必宜多用,誠千古定論。)如發背癰,用至七八兩,加入甘草五錢、當歸二兩,一劑煎飲,未有不立時消散者。其余身上、頭上、足上各毒,減一半投之,無不神效。
  近人治癰毒,亦多識用金銀花,然斷不敢用到半斤。殊不知背癰之毒,外雖小而內實大,非用此重劑,則毒不易消。且金銀花少用則力單,多用則力濃,尤妙在補先于攻,消毒而不耗氣血,敗毒之藥,未有過于金銀花者也。
  故毋論初起之時與出膿之后,或變生不測,無可再救之頃,皆以前方投之,斷無不起死回生者。正勿驚訝其藥劑之重,妄生疑畏也。或嫌金銀花太多,難于煎藥,不妨先取水十余碗,煎取金銀花之汁,再煎當歸、甘草,則尤為得法。

 

                                              48、連翹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一味連翹治風溫感冒

  最近流感來,不少人都趕上了。
  特別是哪種晚上又熬夜,睡不好覺的,又稍微吃了燥熱一點的食物,如煎炸之品。
  一旦感冒起來就非常快,這個少年頭痛發熱,口干渴,咽喉也痛。
  小指月說,爺爺這不是風溫外感嗎?
  老先生說,沒錯,脈浮數,一派上焦浮熱。
  小指月說,那是不是銀翹散,或者維C銀翹片就行了。
  老先生說,可以,但如果用單味連翹就更簡單。
  小指月說,單味連翹,就能治風溫感冒?
  老先生說,沒錯,連翹,既能向外疏散風熱,又能向內清熱解毒,所以外表之風熱可借連翹疏散,微微發汗,體內溫熱之毒氣,亦可借連翹敗毒而下。
  隨后這少年就單用一味連翹一兩煎湯服用,微微出汗,第二天就好了,他說,我以前每次感冒沒有五六天都好不了,這次怎么這么快?
  老先生說,因為你在疾病萌芽的時候就能迅速用藥,對證治療,小草拔的時候很容易,長大了,沒有鋤頭是挖不出的。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張錫純曰,連翹諸家皆未驗其發汗,而以治外感風熱,用至一兩,必能出汗,且其出汗之力甚柔,又甚綿長。曾治一少年風溫初得,俾單用連翹一兩煎湯,徹夜微汗,翌晨病若失。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治肌表風熱癮疹要藥
  一場流感下來,很多人都好了,但有些人居然沒有明顯感冒癥狀,卻皮膚起紅疹子,一抓就一條一條。
  這個病人已經十多天了,這些抓痕好幾天才會消下去,不抓嗎,瘙癢難耐,一抓皮膚又難看。
  小指月說,爺爺,這個脈也浮數。
  老先生說,浮為病在表,還是發散表熱,用單味連翹。
  單味連翹乃治風熱之要藥,不管是風熱感冒還是風熱蕁麻疹,皆有奇效。
  于是用一味連翹一兩煎湯服用,一樣汗出表解,瘙癢消失,不再去抓了,那些一條條的紅疹子,自然就消了。
  小指月說,爺爺奇怪一兩連翹下去,不單肌膚沒有癮疹了,連抓的感覺都沒有了。
  老先生說,諸痛癢瘡,皆屬于心,當心經的風熱疏散開了,身體也就沒有風癢了。
  小指月說,連翹善于清心經之風熱,為何呢?
  老先生說,連翹狀似人心,兩片合成,但開有瓣,古書記載連翹善瀉六經郁火,但它輕清氣浮,更是瀉心妙藥。
  故連翹專主入心,心主火,心清則諸經之風火熱毒皆隨之而清矣!
  唯獨胃虛食少之人要慎用連翹,畢竟連翹乃清涼之品。
  久服或重用涼藥,中土不足者,容易敗脾胃。
  所以《本草通玄》上說,連翹久服有寒中之患。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玉樵醫令》曰,治赤游癍毒,連翹一味煎湯飲之。

  瘡家圣藥乃連翹
  有個老奶奶性子非常急,帶了幾個孫娃子,本來應該享享清福的,想不到每天孫娃子都吵吵鬧鬧,搞得她打又不是,罵又不是,教育又教育不好,這樣年長月久,身體有不平之氣,發越不了,居然漸漸凝聚在咽喉,長成一粒一粒的包塊。
  這包塊硬痛,醫生說,是頸部淋巴結腫大,但消炎藥吃了不少,卻沒法把這腫結給消掉。
  于是找來竹籬茅舍,老先生說,指月啊,為什么這么強大的消炎藥,還沒法把淋巴結炎腫消掉呢?
  小指月說,這脈象左關弦硬打結,除了一派炎火外,還有肝氣郁結,消炎藥對于炎癥火熱有好的效果,但對于局部郁結卻很難打得開來。
  所以不單要消炎,還要散結。
  老先生點點頭說,那么哪味藥,既能夠消散肝氣之郁結,又可以解除瘡毒之上擾?
  小指月說,連翹最妙,它既是瘡家圣藥,專治療各類熱毒瘡火上擾。
  老先生說,那連翹能否消散肝氣之郁結呢?
  小指月說,連翹輕清芬芳,善于升浮,凡結者宜散之,這連翹因其質輕,善于飄揚,故能流通氣血,治十二經血凝氣聚。
  老先生點點頭說,沒錯,《本草經疏》上認為,連翹善疏足少陽膽經之郁氣,因為它有清揚芬芳之氣。它又善于清足少陽膽經之熱毒,因為它味苦而能瀉。
  而這病人脖子側面乃膽經所過之處,長了淋巴結腫塊,又口干舌燥,無非是膽郁化火上了津液,肝氣郁結,又結成包塊。
  所以用連翹可以散其氣郁,清其熱毒。
  這老奶奶同樣用了單味連翹后,連服五天,不僅脖子下面腫結消散,甚至從前容易憤怒煩躁的脾氣都變得平靜不少。
  整個人就像接受過一場春雨的洗禮一樣,變得柔和不少,也不容易發怒了。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本草經疏》曰,癰腫惡瘡,無非營氣壅遏,衛氣郁滯而成,連翹清涼以除其瘀熱,芬芳清揚以散其郁結,則營衛通和,則瘡腫消矣!
  李東垣曰,連翹,十二經瘡藥中不可無,乃結者散之之意。
  《楊氏家藏方》曰,連翹散,治瘰疬結核不消,用連翹、鬼箭羽、瞿麥、炙甘草各等分,打成細末,每服兩錢,臨睡時以米泔水調下。
  張錫純曰,連翹又善理肝氣,既能舒肝氣之郁,又能平肝氣之盛。曾治一媼,年過七旬,其手連臂腫痛數年不愈,其脈弦而有力,遂于清熱消腫藥中,每劑加連翹四錢,數日腫消痛愈,其家人謂媼從前最易憤怒,自服此藥后不但病愈,而憤怒全無,何藥若是之靈妙也?由是觀之,連翹可為理肝氣要藥矣。

 

 

                                     49、穿心蓮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草醫郎中的兩個絕招
  在缺醫少藥的時代,有個民間草醫郎中,善于用兩種藥治大部分常見疑難病,一種是補中益氣湯治療虛證乏力,一種是穿心蓮片或者用草藥穿心蓮治療從頭到腳的實熱炎癥。
  這草醫郎中已經退休了,小指月在爺爺的指引下,便前往拜訪。
  小指月說,老前輩,我爺爺說你善用補中益氣湯,還有穿心蓮,治療各類疑難病,這是什么道理呢?
  老草醫哈哈一笑說,老夫不敢說擅長治療,只是民間缺醫少藥,很多病也是碰巧治好。
  小指月說,爺爺說你有真本事,不可能老碰巧治好疾病,要治好那么多疾病,若說靠運氣的話,真比中彩票還難。
  這老草醫聽后,又是哈哈一笑說,雖然老夫一輩子用的藥物品種不多,但治療疾病的品種卻不少,還是有一點點心得的。
  小指月說,愿聞其詳。
  老草醫說,身體疾病千變萬化,再復雜的病理不過陰陽而已,陰陽不過升降,補中益氣湯能升提周身之氣,穿心蓮能從頭頂降到腳底,降瀉一身濁火上炎。
  所以臨床上只需辨明虛實寒熱,有力無力便可以隨手治之。
  小指月聽完后覺得這繁雜的醫道,怎么一下子在老先生口中變得這么簡單,老先生笑笑說,就像你開車一樣,那么復雜的車你要開來開去,向左向右,不就是一個方向盤上上下下而已吧!
  小指月說,我最近研習穿心蓮,老前輩是如何看待穿心蓮的。
  這草醫郎中說,我粗略統計一下,幾十年前我用穿心蓮治療的病重就有上百種,其實還遠遠不止。
  小指月一愣,一味草藥治上百種疾病?這種話如果出自平常之人,大家都會認為那是廣告,但出自一個有豐富臨床經驗的老前輩口中,那就有足夠的分量。
  老先生說,我們就從頭說到腳吧。
  治療水火燙傷,你用什么呢?
  小指月說,招法很多啊,用生姜搗爛敷,用蘆薈搗爛敷,或者用黃連打粉調敷患處,方法各種各樣,我都試過,都有效果。
  老草醫笑著說,沒錯,手中有什么武器就用什么,我采最多穿心蓮,所以用穿心蓮打成粉,調點茶油敷在上面,一般的水火燙傷很快就好了。
  有個娃子燙傷得最厲害,半邊臉都被燙壞了,當時上哪去找消炎藥呢?
  我就用這新鮮的穿心蓮煎成湯幫他擦患處,一直用了十多天,傷口就好了。
  小指月馬上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一味穿心蓮治水火燙傷。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從頭到腳話穿心蓮
  隨后老草醫又說道,整個頭面部不管是中耳炎,鼻竇炎,腮腺炎,眼結膜炎,牙周炎,牙痛,鼻子腫痛,只要脈有力偏數的,都可以用一味穿心蓮,最好用剛采來的新鮮草藥,五錢到一兩,直接煎湯,一喝就見效。
  小指月說,那扁桃體炎,口腔潰瘍,管不管用啊?
  草醫郎中說,當然管用。
  小指月說,如果不容易采到新鮮的穿心蓮怎么辦?
  老草醫說,那就用干品打粉,每次就用蜂蜜調服一兩錢,也很快好,要不就直接買中成藥穿心蓮片,單味穿心蓮制成的,效果也不錯。
  小指月說,頭面的所有炎癥都可以治,只要脈勢亢盛有力,屬于諸逆沖上,皆屬于火的,都可以用熱者清之的大法,我明白了。
  這時老前輩說,其實頭面孔竅的炎癥是源于臟腑里積熱,臟腑若沒有積熱,頭面是不會有炎火的,正如鍋下沒有積薪柴草,那鍋上就不會一派熱火鼎沸。
  小指月說,那老前輩如何利用穿心蓮來清臟腑積熱呢?
  草醫郎中說,口苦咽干,肝膽有熱,穿心蓮加柴胡特效。
  小指月馬上記載筆記本上。
  老前輩又說,肺熱亢盛,吐出來的氣都是熱的,穿心蓮再抓把桑葉,水煎服,特效,如果是大葉性肺炎,把穿心蓮加到千金葦莖湯里頭去,效果更快。
  小指月的筆更快速地把這寶貴的簡驗錄下來。
  老草醫看小指月這么好學,不單用嘴巴問,耳朵聽,還用手記,便感慨地說,如果我娃子像你這么勤奮就好了,那么我這一輩子的經驗就不會帶到土里去。
  這時草醫郎中嘆了口氣,然后又說,以前很多急性肝炎黃疸的,大人小孩滿身都發黃,用穿心蓮加茵陳、梔子,很快就把黃疸退了,如果大便不通,就要加大黃。
  小指月邊點頭邊記下,這指月速記的功夫一點都不亞于采訪的記者啊,因為爺爺從小到大就耳提面命告訴小指月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的道理,所以小指月雖然書讀得多,但筆記做得更多。
  這時草醫郎中又說,肝陽上亢,煩躁失眠,血壓高,腦充血,滿臉都發紅,直接用穿心蓮葉子,五到七片泡茶,幾天就降下來,如果小便還黃赤的,就再加幾片車前草的葉子,效果更快。
  小指月又點點頭,這真是降本流末,導熱從水道出來降壓的思路啊!
  對于實證血壓高,不愧是一個號的民間方。
  老草醫又說,急性胃腸炎,用單味穿心蓮,三到五錢煎水,一天就好了。
  小指月問,像痢疾也有效嗎?
  老先生說,痢疾也有效,但要是濕熱痢,脈有力的,如果脈無力的,排的都是清水,那就不用穿心蓮。
  小指月對著草醫,再次刮目相看,表面上看他是個采草藥的郎中,但實際上這思維完全上到了辯證醫生的高度。
  草醫郎中又說,急性膀胱炎,尿道炎,盆腔炎,宮頸炎,不管它下面炎癥有多厲害,只要是尿黃赤,就用新鮮的穿心蓮,十到十五片搗爛,加點蜜,開水一次沖服就好了大半,再服一兩次就斷根。
  如果是脈象無力,屬于虛的,就要靠健脾除濕,不能一味地清熱,小指月聽后點點頭。
  草醫郎中又說,這穿心蓮更有一絕,治療毒蛇咬傷。
  小指月說,難道穿心蓮也是一味蛇藥?
  草醫郎中笑笑說,而且還是正宗的治毒蛇咬傷的妙藥,它跟七葉一枝花不相上下。
  一般的蛇蟲咬傷,你就直接隨手采來新鮮穿心蓮搗爛,我們以前還經常抽旱煙,把旱煙筒里的煙油調到這搗爛的穿心蓮上面,敷上去腫痛就很快消了。
  為了防止蛇毒功心,還要另外搞三到五錢的穿心蓮葉子,直接用水煎湯,服用即可。
  小指月邊記邊說,諸痛癢瘡皆屬于心,用這穿心蓮來清心解毒消腫止痛,不僅治療蛇蟲咬傷,更治療各種無名腫痛,疼痛難忍,真是絕妙的思路啊!
  ......
  ......
  老草醫說得源源不斷,小指月聽得意猶未盡,一個喜歡傳授,一個喜歡學習,這樣一教一學,這個下午,草醫郎中基本把他壓箱的經驗,幾十年的寶貴心得都傾囊倒出來。
  小指月再次拜謝老前輩,才戀戀不舍地回去了。
  爺爺問小指月說,這次拜訪老草醫有啥體會啊?
  小指月說,我體會到了,用一味藥可以獨領風騷的境界。
  老爺爺說,不要輕視每一味藥,十八般武器,樣樣都行,只要功夫到,耍啥像啥。你想要江湖走,可以帶刀,可以配劍,甚至可以赤手空拳,學的時候可以博學,用的時候要精純,就像庖丁解牛,一把刀可以恢恢乎游刃而有余,如入無間之地,如此應無所住,便由技而近乎道矣!
  小指月說,爺爺是教我要透過藥草來去領悟人體陰陽升降之道。

 

 

                    50、大青葉、板藍根、青黛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大青葉治陽明熱毒斑
  小指月說為什么會發斑疹?
  老爺爺說,斑為陽明熱毒,疹為太陰風熱。
  這個娃子發燒后居然皮膚發斑,父母看了后都有點擔心。
  老先生說,只要心胃之熱退下來,斑就退下來,于是用《醫學心悟》的犀角大青湯,利用水牛角來代替犀角,用這大青葉配合水牛角,清心胃熱毒,涼血消斑,一劑知二劑愈,娃子吃完藥后,頓覺周身清涼舒適,紅斑消退。
  小指月說,爺爺,為什么同樣大青葉跟板藍根,一個是葉子,一個是根部,葉子就善于涼血消斑,根部就善于解臟腑里的熱毒,比如肝炎、咽炎?
  老爺爺說,枝葉多發散,根莖善下達。
  你看這板藍根的葉子,它就像之物的上焦肌表一樣,吸納空氣蒸發水分都靠它。
  對于的正是人體的肌表,所以肌表熱毒發斑,便用大青葉。
  而板藍根又不同,它是根部,雖然跟大青葉同出一源,都能清熱解毒,但更偏重于清解咱臟腑里面的熱毒,治療身體里面的咽痛紅腫。
  小指月聽后點點頭,然后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本草正》曰,大青葉治瘟疫熱毒發斑,風熱斑疹。
  《本草綱目》曰,大青,能解心胃熱毒,不特治傷寒也。
  朱肱《活人書》曰,治傷寒發赤斑煩痛,有犀角大青湯、大青四物湯。
  李象先《指掌賦》云:陽毒則狂斑煩亂,以大青、升麻,可回困篤。
  《本經逢原》曰,大青,瀉肝膽之實火,正以祛心胃之邪熱,所以小兒疳熱、丹毒為要藥。
  《醫學心悟》曰,犀角大青湯清熱解毒,涼血化斑。治傷寒,斑出巳盛,心煩大熱,錯語呻吟不得眠,或咽痛不利。方藥為:犀角屑(水牛角代)、大青葉、玄參、甘草、升麻、黃連黃芩、黃柏、黑山梔各4.5克。口大渴,加石膏;虛者,加人參。

  抽油煙機的作用
  有個病人感冒后咽喉腫痛,顯示流清鼻涕,后來鼻涕都變黃了。
  他就自覺這是熱毒性感冒,便買來板藍根沖劑,加倍服用,咽痛稍稍好些,但卻不能完全根治。
  他就奇怪,人家都說板藍根沖劑治療熱毒咽炎特效,怎么我吃了都快一大包了,還沒治好,還是咽喉腫痛,是中成藥力量不夠,還是現在都是人工種植的藥,沒有野生藥草那股勁。
  他便敲開竹籬茅舍的門,問老先生。
  老先生說,你用板藍根只用對了一半,板藍根最善于清熱解毒,解咽喉部腫毒,這沒有錯,但這種咽喉腫毒,是臟腑熱毒外發引起的效果好。
  這病人便問,那我這咽喉腫痛,是不是臟腑熱毒外發呢?
  老先生說,你這稍微要復雜一點,一方面臟腑里有熱毒,另一方面吹了點空調,受了點涼,毛孔閉住,咽喉氣郁,郁則火熱,所以你剛開始感冒時流清鼻涕,到現在脈還是浮中帶數,還有外邪束表。
  他說,那該怎么辦呢?
  老先生說,你用板藍根再加點羌活進去,試試看。
  這病人按照這種辦法,取板藍根一兩,羌活五錢,就兩味藥煎湯,喝兩天,咽腫就好了,頭也清爽,呼吸也順暢。
  小指月說,爺爺,為什么明明是受了風寒,吹了空調,還會咽腫咽痛呢?
  老先生說,風寒束表,里氣不通,氣郁化火,火行炎上,所以咽喉腫痛。
  小指月還有些費解,老先生便說,你看廚房里抽油煙機如果不打開,你在里面炒菜,空氣郁滯,內外不對流,你馬上周身煩熱,面紅耳赤。
  小指月一拍大腦說,爺爺我知道,這羌活是風藥,是開窗戶,是火郁發之,把束表的郁結打開,令里外氣機對流,然后板藍根才把熱毒清降下去。
  這羌活就像抽煙煙機,板藍根就像家里的風扇,這樣外疏內清,身體就涼爽,咽喉一派腫毒熱火,就清涼了。
  老先生笑笑說,沒錯,是外疏內清,現在人們很多只知道清熱解毒,不知道解開表閉,就像只知道把窗戶關了開空調,這樣越凍心就越煩躁。
  你只有到大自然中去,跟自然氣機溝通,那才是最清爽健康的。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江蘇驗方草藥選編》曰,治流行性感冒,咽痛,扁桃體發炎,用板藍根一兩,羌活五錢,煎湯,一日兩次服,連服二三日,愈。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青黛

  李防御治嗽得官
  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
  冰,水為之而寒于水。
  以前小指月沒學藥之前,領會不到這句話,后來才知道青原來就是青黛,它是由板藍根的葉子提煉出來的。
  它可以做燃料色素,也是一味難得的中藥,它是濃縮的精華,提煉的結晶。
  所以這青黛清瀉肝火的力量最強,它除了跟板藍根、大青葉有一樣的清熱解毒作用外,更具備有清肝瀉火的功能,還可以涼肝定驚,治療小兒肝熱風動。
  今天爺爺要跟小指月講兩個典故。
  其中一個就有關于青黛的。
  爺爺說,歐陽修暴利幾絕,乞藥于牛醫;李防御治嗽得官,傳方于下走。
  小指月說,爺爺我知道爺爺那句話,它是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有一次得了水瀉,朝廷里國醫都治不了,他的婦人居然從沿街賣藥郎中那里買了一劑藥來,一吃就好了,這劑藥里頭就只有車前子一味。
  老爺爺說,為什么用車前子呢?
  小指月說,這是前后分消之法,通過利小便,可以實大便。
  老爺爺點點頭后說,第二個典故也很經典,也是出自于民間游醫之首,治好了疑難雜病。
  小指月正集中精神地聽,爺爺說,在宋徽宗的時代,有個妃子病咳嗽通宵難睡,咳到厲害時,面浮腫如盤,宋徽宗很寵愛這個妃子,便叫御醫李防御去治療,說如果三天治不好,就要治他的罪。
  李防御感到自己沒有把握,跟妻子哭泣道別,突然聽到門外有賣藥郎中的叫賣聲,咳嗽藥,一文錢一貼,吃了包管得睡!
  李防御一聽,立即買了藥,先給自己服用,證明沒有毒,然后給妃子一服,居然夜寐得安,不再咳嗽,大清早起來,臉面浮腫也消了。
  李防御因此也得到了重賞,后來他便向草醫郎中打聽此藥的成分,原來這藥不過是最簡單便宜的青黛跟海蛤粉而已。
  真是單方一味,氣煞名醫啊!
  小指月說,為什么這兩味這么簡單的藥,便治好了頑固的咳嗽。
  老爺爺說,我推測此妃子必定是肝郁化火,木火刑金導致肺脈亢盛,氣降不下,所以咳嗽心煩,睡臥難安,氣火上沖,導致面腫如盤。
  用青黛便直接清肝瀉火,把弦數的肝脈平下去,海蛤粉可以咸寒可以降金生水,把亢盛的肺脈降下去。
  所以只要肝郁化火,肺熱上亢,胸脅疼痛,甚至咳吐痰血,都可以放膽用之黛蛤散,往往一劑知二劑愈。
  小指月聽后點點頭說,原來治咳嗽還要多從五臟考慮,有時是肝火犯肺,有時是脾濕上泛,都要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治病必求于本,才能夠真正治好疾病。
  老爺爺說,不貴儒醫,下問鈴醫,這才是真正醫者的精神。不要輕視民間游醫,很多民間豐富寶貴的經驗,都靠他們得以流傳。而且民間走醫始終都遵循簡驗便廉的利民行醫之法,如果背離了此道,就不是真正的民間走方醫。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走方醫有三字訣:一曰賤,藥物不取貴也;二曰驗,以下咽即能去病;三曰便,能夠就地取材。能守此三字者,便是走醫中杰出者。
  趙學敏曰,昔歐陽子暴利幾絕,乞藥于牛醫。李防御治嗽得官,傳方于下走,誰謂小道不有可觀者歟?亦視其人之善用斯術否也。

 

 

                                             51、貫眾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貫眾為什么能殺蟲
  除毒熱殺蟲于貫眾。

  小指月背著這句朗朗上口的《藥性賦》。
  便問,爺爺,這貫眾為什么能殺蟲呢?
  老爺爺說,一方面本身貫眾有小毒,以毒攻毒,另一方面,神農本草經上怎么說的?
  小指月說,《神農本草經》曰,貫眾主腹中邪熱氣,諸毒,殺三蟲。
  爺爺便問,什么時候大自然蟲類最多?
  小指月說,當然是春夏天了,因為春夏主生長,而秋冬是肅殺封藏,所以不單蟲少,萬物草木都凋落減少。
  老爺爺說,沒錯,貫眾行的就是苦寒沉降的秋冬之令。
  蟲無濕熱不生,貫眾之所以能殺蟲,因為它善于主腹中邪熱結氣,這腹中邪熱濕郁結之氣,才會長出很多蟲來,你如果邪熱濕濁得到瀉降,那蟲因為沒有很好的環境,自然也就生長不下去了。
  小指月說,我明白了。
  為什么爺爺在流感之中,常用貫眾呢?
  老爺爺說,對于瘟疫流行,是一種瘟邪之氣,你可以把貫眾泡在水缸里,平時飲水用到它,或者井里放幾枚貫眾,這樣就不容易得上流感。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如果已經得上了,你單用貫眾也管用。
  小指月又說,貫眾還能涼血止血,治療血熱出血。
  爺爺說,一般你要充分運用好貫眾止血之功,要炒成炭,因為血見黑則止,而且炒炭收斂之性增強。
  小指月說,為什么血見黑則止呢?
  爺爺說,血色紅,乃火之色,黑乃腎水之色,水可以克火,所以黑能夠勝紅。故很多藥物炒炭后,都可以止血,比如艾葉炭,柏葉炭,血余炭,你可以去看十灰散里頭就知道了。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本草正義》曰,故時疫盛行,宜浸入水缸中,常飲則不傳染,而井中沉一枚,不犯百毒,則解毒之功,尤其獨著,不得以輕賤而忽之。
  湖北《中草醫藥經驗交流》曰,預防流行性感冒:一貫眾每天三錢。水煎,分二次服,兒童酌減。
  《本草匯言》曰,貫眾,殺蟲化癥之藥也。前古主腹中邪熱結氣,故時人用為殺蟲化癥,皆屬腹中邪熱濕郁結氣也。
  《海上方》曰,治婦人崩漏:管仲同米炒。每服二錢,酒、醋下。

 

 

                                     52、蒲公英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乳癰要藥蒲公英

  有不少婦人乳房中長各類包塊,或者乳腺炎,都是在給娃子斷奶的時候落下的。
  為什么呢?
  因為奶水應該繼續排泄舒暢開來的,一下子斷了,瘀積在局部,就容易長成各類結節,所以很多婦人在回如過程中,都感到嬰兒剛停止允吸乳汁后,乳房就會脹滿甚至疼痛好幾天,嚴重的還會紅腫熱痛。
  這個剛回乳的乳婦,由于平時乳汁較多,這次一旦停止哺乳,乳汁淤積在局部,便開始脹痛發紅。
  老先生說,《新修本草》曰,蒲公英主婦人乳癰腫。單味蒲公英,乃治療乳癰特效也,為何呢?
  小指月說,《本草求真》曰,蒲公英能入陽明胃,厥陰肝,乳頭乃肝經所過,乳房乃胃經所過,故蒲公英能涼其血毒,又能解其熱癰,故乳癰乳巖,首重蒲公英。
  爺爺說,沒錯,人們一般只知道蒲公英入胃,清熱解毒,不知道蒲公英稟春天少陽生發之氣,還善于入肝膽,消腫散結,疏郁通乳。
  所以肝寒而郁者用桂枝,肝熱而郁者用蒲公英。
  小指月說,難怪朱丹溪說,蒲公英散滯氣,達肝郁,以前我只以為它是清熱解毒藥,沒料到它還能疏肝利膽。
  老爺爺說,所以單味蒲公英,就相當于丹梔逍遙散,疏肝又清熱,治療肝郁化火化熱,極效。
  小指月說,爺爺,我明白了,這不管是乳癰還是各類疔瘡,只要局部紅腫熱痛,凸起來的,都可以看成是一個熱包,看成是肝氣郁結又化火化熱的表現,你如果純用清熱之品,不能散其結,若純用疏肝之品,不能清其熱,唯獨蒲公英既能清熱,又能疏肝,所以是乳癰妙藥,更是各類熱毒疔瘡的要藥。
  然后爺爺便教這婦人,回去用100克新鮮的蒲公英,直接就到野外去采,連根帶葉,洗干凈,搗爛,用上半斤的米酒,煮沸,然后喝其湯水,剩下的渣便敷在乳房癰痛處。
  然后蓋著被子在床上睡一個小時,再用蔥白煎湯喝上一碗,能夠使身體微微出汗,氣血流通。
  這婦人回去,依法照做,只搞了一次,乳方腫熱疼痛便消了。
  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外科正宗》治乳便用方:
  治乳蒲公英常說 同酒煎來乘熱啜
  再加蔥湯催汗泄 消腫猶如湯潑雪
  治乳癰初起腫痛未成膿者。
  用蒲公英春秋間開黃花似菊,取連根蒂葉二兩搗爛,用好酒半斤同煎數沸,存渣敷腫上,用酒熱服,蓋睡一時許,再用連須蔥白湯一茶鐘催之,得微汗而散。此方鄉村偏僻無藥之處,所用極妙,亦且簡便。
  清代徐靈胎盛贊此方為治乳癰之妙方,尤其是農村貧苦患者,一般一二劑即腫退熱解痛除,大家千萬不要因為藥物簡單,價格低廉而忽視之啊!
  《本草衍義補遺》曰,治乳癰:蒲公英(洗凈細銼),忍冬藤同煎濃湯,入少酒佐之,服罷,隨手欲睡,是其功也。
  內蒙古《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曰,治急性乳腺炎:蒲公英二兩,香附一兩。每日一劑,煎服二次。
  《梅師集驗方》曰,治產后不自乳兒,蓄積乳汁,結作癰:蒲公英搗敷腫上,日三、四度易之。

 

  養胃五點
  一個老胃病的患者,胃脘痛有好幾年了,這次痛到受不了,到醫院一檢查,胃鏡結果是胃粘膜充血水腫,屬于糜爛性胃潰瘍。
  即使明知道這結果,吃了不少味藥,也沒有把胃病根治了。
  他找來竹籬茅舍,并且帶來了他的檢查結果。
  老先生說,你以前都吃了些什么藥呢?
  他說了一大堆。
  各類胃痛的藥,他都吃遍了,而中藥里頭,保和丸,半夏瀉心湯,溫膽湯,平胃散,這些他都吃過,搞得現在胃中一吃飽就難受。
  老先生說,那你就不要吃飽,胃病的保養要注意五點。
  他說哪五點呢?
  老先生說,一少點,二淡點,三熟點,四暖點,五慢點。
  他說,這幾點我以前沒有一點做到的,不吃飽我不會放下筷子,清清淡淡的下不了飯,煮太爛了,不夠香,太熱了,也吃不下,吃慢了,耐不住性子。
  老先生說,就是這樣你把你的胃他給折騰壞了,這五點是胃的使用手冊,你如果不懂得這使用手冊,就像你不懂得電視電腦汽車的使用手冊一樣,你去用肯定佷容易用壞。
  這人聽了點點頭。
  隨后老先生給他開了黃芪建中湯加一味蒲公英30克。
  小指月說,爺爺,怎么用黃芪建中湯治療胃潰瘍呢?
  老先生說,建中者健脾胃中州也。脾胃主肌肉,不單主這看得見的手腳身體肌肉,更加主你看不見的臟腑里頭的肌肉,你臟腑像胃潰瘍,局部潰爛,就像皮膚長個瘡一樣,為什么老收不了口,肉長不好呢?
  小指月說,脾胃不好咯,損其脾者,飲食不為肌膚,這是《難經》的教誨,當脾胃損傷后,肌膚生長功能就會減退,這是脾主肌肉功能受傷的結果。
  老先生說,所以治胃不治胃,要治脾。他這胃病多年,導致脾虛中氣虧損,所以才老修復不好,所以用黃芪建中湯,健運中州,長肌肉,修復局部潰爛。
  小指月說,為什么還要加進30克蒲公英?
  老先生笑笑說,蒲公英最善治胃脘痛,只要胃脘部郁熱,這蒲公英都可解之,你看這檢查結果,呈現局部充血水腫潰爛,就是一派局部郁熱之象。
  小指月說,我就不理解這黃芪建中湯是溫的啊,跟局部郁熱的病機不久相反了?
  老先生笑笑說,問得好,你看,他舌淡苔薄白,脈勢下陷,整體是氣虛力不足的,而局部又是潰爛沖血熱腫,所以我們用黃芪建中湯,恢復其整體氣血功能,再加點蒲公英,一恢復其局部郁熱的病灶。
  這樣看似溫涼雜合,實則重視整體,也不忘局部。
  小指月聽后說,我明白了爺爺,靠黃芪建中湯能夠治療癰疽久敗瘡,通過健脾,把胃部潰爛之處,盡快長好,以治其本,再用蒲公英來疏散胃部局部充血水腫潰爛,以治其標,這樣整體辯證,加上局部照顧,標本并治,其效必速。
  果然這病人服用過后,胃脘部疼痛之感,很快消除了。
  而且在接下來的日子很少復發。
  或許是老先生湯方神效,但老先生卻說,胃病三分治,七分養,這湯藥只盡到三分功力,病人注意到養胃五點,最后才能真正把胃治好。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嶺南采藥錄》曰,炙脆存性,酒送服,療胃脘痛。
  章次公先生治療各類慢性胃潰瘍,但見脾虛體弱有小建中湯證者,都用小建中湯加進蒲公英30克,療效甚佳,此配伍看似溫涼混雜,實乃張老先生既重視整體,又針對局部胃粘膜充血水腫之病灶,而選用辯證跟辨病相結合,指標跟治本相統一,而組合成的方子。

 

 

                               53、紫花地丁、野菊花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疔瘡能手——紫花地丁
  山下一個農夫,手臂上長了一個大疔瘡,他以前也長過各種無名腫毒,都是隨手采蒲公英搗爛敷在局部,或者嚴重的熬點蒲公英水來喝喝,很快就好了。
  奇怪這次用了兩三天都沒有好,而且身體還發熱,他便找來竹籬茅舍,老先生見他舌紅少苔,便說,指月啊,你看為什么用清熱解毒的蒲公英,這么厲害,還治不了這疔瘡呢?
  小指月說,蒲公英是癰腫的妙藥,偏于走氣分,他這疔瘡病根更深,像鐵釘一樣釘到肌肉深處,應該用走血分的紫花地丁,用這疔瘡通用之藥。
  老先生點點頭說,為什么紫花地丁能夠走血分治療深部疔瘡呢?
  小指月說,上次跟爺爺去采過紫花地丁,當時我就在想,紫花色紫,善走血分,為什么叫地丁呢?
  我看它長在地面上,而根卻鉆在地底深處,一條粗根直接插入,地面上開散著葉子,這形象完全就像一根鐵釘,而且這紫花地丁還喜歡長在山坡石縫周圍,或者濕地里頭,能夠把根鉆到最深處,把下面的養分拔上來。
  所以外用紫花地丁,可以拔疔毒,內服可以去疔瘡腫痛。
  老先生聽后點點頭說,就回去用紫花地丁吧,這也跟蒲公英一樣,到處都有得采。
  這病人用了兩三天的蒲公英,都沒有治好的疔瘡,還搞到煩躁失眠,一用這紫花地丁就好了。他是用紫花地丁搗汁送服,然后用藥渣子敷在疔瘡腫痛處。
  這正如《冷廬醫話》所說,名家治病,往往于眾人所用方中,加減變化一味藥,即可獲效。
  小指月又問,爺爺,為何紫花地丁古人還用了治療喉痹跟黃疸,效果也很好。
  老爺爺說,這紫花地丁不單入血分,它有個特點,就是善于辛開涼降,辛開可以把喉痹黃疸的閉結打開,再靠它苦寒涼降之力,把熱毒清下來。
  正如它善于把頑固的血熱壅滯疔瘡打開一樣,你只有味道有股辛散的力量,才可以盡到疔瘡或者病灶深處,進去后再發揮它苦寒涼降退熱之功,然后把血熱腫毒紛紛都退降下來。這也是一般清熱解毒藥所不能及的。
  你一般清熱解毒之品,只解其毒,不能開破其氣凝血滯,不能辛散其局部瘀腫,所以未必能夠直中病所,發揮療效。
  而紫花地丁在《本草正義》提到它辛涼散腫,長于退熱,所以血熱壅滯,紅腫赤痛,普通藥進不了的地方,它都可以進去,就像普通草藥,釘不到地底深處,這紫花地丁都可以一根直下,如同鐵釘一樣,釘進深處去,把疔瘡之毒打散。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本草正義》曰,地丁專為癰腫疔毒通用之藥。
  《千金方》曰,治疔瘡腫毒,用紫花地丁搗汁服。
  《中草藥手冊》曰,治療一切化膿性感染,淋巴結核,用新鮮的紫花地丁跟野菊花,各二兩,搗汁,分兩次服用,藥渣外敷。
  《本經逢原》曰,地丁善治疔腫惡瘡,兼療癰疽發背,無名腫毒,但瘡腫塌陷,漫腫無頭,或不赤不腫者,禁用。以其性寒,不利陰疽也。
  每個季節都有好藥
  小指月說,爺爺,這么多瘡腫要藥,該怎么選擇呢?
  老爺爺笑笑說,在當地當季有什么用什么,你如春天蒲公英多,碰到瘡腫的病人,就用蒲公英,夏天金銀花多,就用金銀花,到了秋天,那野菊花滿山都是,你就可以用野菊花,等到冬天,千里光也很多,那時凍瘡可以用千里光。
  一天四季,你身體得什么病,大自然都為你安排好了最好的藥草,順著季節去用當地當季之藥草,這樣你就不會有什么疑惑了。
  小指月又說,如果不在農村在城市采不到道地的藥草,有些熱毒瘡癰怎么辦?
  老爺爺說,這也很簡單,各類疔瘡初起,發熱惡寒,即使局部再怎么紅腫熱痛,只要看到舌紅苔黃,脈數有力,你就用《醫宗金鑒》的五味消毒飲,里面有春天的蒲公英,夏天的金銀花、紫花地丁、紫背天葵,秋天的野菊花。這些都是很好治療各類疔瘡腫毒的要藥,都是最有代表性的,強強聯合,集在一起,是治療各類疔瘡腫毒,非常強大的陣容。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野菊花

  小指月說,為何用野菊花呢?
  老爺爺說,野菊花跟菊花雖然是同科植物都能清熱解毒,但野菊花更為苦寒,解毒消癰之力更強,菊花辛散之力更強,疏散風熱更擅長,所以上焦頭目風熱多用它。
  小指月點點頭說,難怪爺爺說,碰上一般的疔瘡腫毒,你就山上采來,一把野菊花帶葉子也可以,搗爛敷在那里,很快就好了。這單味野菊花,也是治疔瘡癰毒的要藥啊!
  老先生點點頭說,沒錯,懂得清熱解毒治熱毒癰瘡之理,天底下都是治熱毒癰瘡的妙藥,不局限于你的所知所學。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嶺南草藥志》曰,治療瘡:野菊花和黃糖搗爛貼患處。如生于發際,加梅片、生地龍同敷。

 

                                         54、拳參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一味拳參乃宮血清寧
  小指月疑惑地問,爺爺,為什么七葉一枝花蚤休叫重樓,而拳參也有人叫它重樓,這不就混淆了嗎?
  爺爺說,藥名不統一,就容易出問題,我們盡量在開藥時,要開統一的藥名,少開藥物的別名地方名,這樣慢慢養成習慣,就像中國的文字自秦朝統一,文化就很快強盛起來,眾人的智慧就很快得到溝通交集碰撞匯合。
  小指月說,可爺爺我發現拳參跟七葉一枝花,它們雖然不是同科的植物,但藥物功效卻極其相似,都能清熱解毒,治癰疽蛇傷,都可以涼肝息風,治療小兒熱病高燒神昏,還可以涼血消腫止血,治療血熱出血。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老先生點點頭說,沒錯,只是拳參味道帶點澀,止血的作用更為突出。
  有個女孩子才二十歲,因為月經來時第三天,正好搬宿舍,在抗抬重物的時候,用力過度,導致陰道出血,淋漓不盡,都快一個多月了。
  血色紅,經常煩熱口干。
  小指月一摸脈象,細數,明顯陰虛有熱。
  老先生邊給她用拳參磨成的細粉,裝到膠囊里,并把這膠囊叫做宮血清寧,每次只服用兩粒,每天服三次。
  奇怪才服用第二天,血量就明顯減少,服用到第五天不單不出血了,也不口干煩渴生熱了。
  小指月說,爺爺為什么叫宮血清寧呢?
  老爺爺說,她這個是血熱妄行,一旦把血熱降下來,出血自動都會收。
  這拳參涼血降熱之功非常大,所以不管是血熱妄行的崩漏,或者吐血鼻子出血,一旦把它脈數之象平息下來,把它熱盛之勢清降下來,出血就立馬安寧了。
  所以我們把它叫做宮血清寧。

 

 

                                             55、漏蘆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畫龍點睛的漏蘆
  有個流行性腮腺炎的患者,他服用大劑量的板藍根,沒有治好,還有些遺腫,很難消,爺爺就在上面加了一味漏蘆,腮腺炎腫消退如潮水,非常快。
  又有個乳婦,因為跟丈夫吵架后,氣脈壅塞,乳汁不行,乳房內脹痛難耐,甚至發出紅腫的癰塊。
  醫生用王不留行、路路通,乳汁通了,但癰腫沒有退掉。
  爺爺說,這是癰膿不肯下漏,加進一味漏蘆。
  隨后乳房癰腫消退得像箭一樣快。
  還有一個閉經的女孩子,四個月多月都沒來月經,吃了不少補血通經之品,還是沒有動靜。
  老先生說,排月經如同漏斗排水,下漏的地方,由于瘀血化熱堵塞了,所以尺脈滑中帶數,下不來,加進漏蘆一味,取其利竅漏下之功。
  果然在原方基礎上,一加漏蘆,服用后居然大小便通開,而且月經下來。
  還有一個背上長了一個癰,怎么弄完黃芪、連翹,還托透不出來。
  爺爺說,氣也足了,瘡毒也有藥去解,現在就差一味可以開破漏喜愛之品,使瘡毒濁陰能從下而走。
  于是加入一味漏蘆,這背癰很快就消退了。
  原來這漏蘆葉子,呈鋸齒象,帶有一定開破之力,不然如何能夠像《神農本草經》所說,漏蘆能通經下乳,主治熱毒惡瘡?
  又有個瘰疬的患者,咽干口燥,舌紅尿黃,醫生用五味消毒飲,還加了夏枯草,結果好了大半,就還有一些尾巴根除不去。
  老先生就在原方中加入漏蘆一味,連根就把瘰疬拔除,把病灶消漏下去。
  老先生說,五味消毒飲,雖是治熱毒癰瘡要藥,都能清熱解毒,消除膿腫,但它們一個向下疏漏的作用,如果有病人陽明經脈堵塞,你即使把腫毒消了,還是排不下來,這時漏蘆可以作為,導濁下漏的開路先鋒,它跟王不留行功用相近,卻更能夠滑利瀉熱,葉帶鋸齒,開破下走。使濁陰出下竅,而在身體留不住。
  ......
  ......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局方》曰,漏蘆散治乳婦氣脈壅塞,乳汁不行,及經絡凝滯,乳內脹痛,留蓄邪毒,或作癰腫:漏蘆二兩半,瓜蔞十個(急火燒焦存性),蛇蛻十條(炙)。上為細散,每服二錢,溫酒調服,不拘時,良久吃熱羹湯助之。
  《集驗背疽方》曰,漏蘆湯治疽作二日后,退毒下膿:黃芪(生用)、連翹各一兩,大黃一分(微炒),漏蘆一兩(有白茸者),甘草半兩(生用),沉香一兩。上為末,姜、棗湯調下。
  《新疆中草藥手冊》)曰,治流行性腮腺炎:板藍根一錢,漏蘆一錢半,牛蒡子四分,甘草五分。水煎服。
  《圣濟總錄》漏蘆湯曰,治室女月術不調:漏蘆(去蘆頭)、當歸(切,焙)、紅花子、枳殼(去瓤,麩炒)、白茯苓(去黑皮)、人參各半兩。上六味,粗搗篩,每服三錢匕,水一盞,煎七分,去滓,溫服,不拘時。
  《本草匯言》曰,治瘰疬,排膿、止痛、生肌:漏蘆、連翹、紫花地丁、貝母、金銀花,甘草、夏枯草各等分。水煎服。
  像漏斗一樣把濁陰下漏出去的藥
  小指月就疑惑了,說,爺爺進來看你治療各類癰瘡,乳汁不通,月水不下,甚至腮腺炎,在一般藥物效果不理想時,你在原方基礎上加一味漏蘆,怎么效果馬上出來了。
  老爺爺笑笑說,指月你能看到這點很不錯,你有沒有發現,我治療這些癰瘡閉塞,血水不下,大都是熱毒實證,屬于氣聚血凝,如果是瘡瘍陰證,平塌下去,不能起發的,我就一點漏蘆都不用。
  小指月說,那我還是想不明白爺爺為什么用這味如此平凡的漏蘆,卻能起到畫龍點睛之效。
  爺爺說,指月你去好好觀察漏蘆,并去思維漏蘆的名字,你或許會有些新的啟發。
  小指月拿著漏蘆,左看看,右看看。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發現這漏蘆有好幾大特征。
  第一這根有點像圓錐形,第二這老根還容易裂成片狀。第三這漏蘆里面居然還有各類菱形網狀裂紋,看上去像各種篩網一樣。
  這幾大特點,一下子讓小指月想通了不少。
  裂縫加上篩網狀,這不是善于走漏嗎?也就是說這漏蘆就像漏斗一樣,不單善于通瘀滯的乳汁,就算是周身上下的膿血敗濁,只要是實證的癰聚,由于它是苦寒的,又歸胃經,都善于把這些濁陰從上往下漏出去,本身陽明胃腸又是排濁的最大通道,而乳房屬于陽明胃經所管,這正是漏蘆最直接能夠痛經漏下乳汁的作用所在。
  這時小指月從頭面的腮腺炎到胸中的乳癰乳汁不通,再到腹中的閉經,然后再到身體肌肉的癰瘡,這一系列疾患,看似發自不同地方,名相各異,但如果都是熱毒癰聚,都歸到這同一條線上來,實質卻是一致的。
  這時用普通藥物都不能令這些毒熱膿血出下竅,漏蘆一樣上去,等于打開陽明胃經下行之通道,就像把下竅漏斗的漏口拿開,濁陰就像水一樣紛紛下來。
  所以這漏蘆稍微大量服用一點,居然大便佷容易作瀉,使邪從下出。
  即《本經逢原》中曰,漏蘆為消毒、排膿、殺蟲要藥。古方治癰疽發背,以漏蘆湯為首稱。蓋咸能軟堅,寒能解毒。故服之必大便作瀉,使邪從下而出也。
  小指月又問,爺爺,為什么我看一些不是濕熱癰聚的乳癰,你也用漏蘆,明明是氣血比較虧虛,乳汁少而清稀的?
  爺爺說沒錯這漏蘆堪稱乳癰良藥,雖然體虛乳少,但有濁陰阻竅不去,先用漏蘆推陳,再在方子里頭配黃芪、鹿角膠等補氣養血之品,助身體生出新鮮氣血,這樣陳舊漏去,新血可生,乳汁可生,乳癰可消。這樣組配出來的方子,暗合推陳出新之妙,才是真正的醫理要道。
  為何爺爺在一些頑固風濕痹癥,局部紅腫熱痛里頭也用漏蘆呢?
  爺爺說,沒錯,一定要風濕熱痹的,在《本草正義》上說,漏蘆滑利瀉熱,與王不留行功用最近,而寒苦直瀉,尤其過之,茍非濕熱不可輕用。
  小指月點點頭說,爺爺要把局部的風濕熱腫也通過漏蘆為引,建立一個漏斗的場,使濁陰漏出下竅來。
  老爺爺說,所以你用漏蘆即使是實熱之證,也只能暫用,不可久用,它雖然能夠通利胱腸,暢通乳汁,排膿止痛,漏通經脈,但如果虛人服之,便容易耗傷陰液,損破正氣。
  小指月聽完后,眉飛色舞,哈哈大笑,說,爺爺,我一想通這漏蘆后,古方書所有關于漏蘆的記載,我都能看得明白,我好像一下子找到一把開門的鑰匙。
  漏蘆這味藥一下子成為我最好的朋友!
  隨后小指月高興地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神農本草經》曰,主皮膚熱,惡瘡疽痔,濕痹,下乳汁。
  《本草經疏》曰,漏蘆,苦能下泄,咸能軟堅,寒能除熱,寒而通利之藥也。故主皮膚熱,惡瘡疽痔,濕痹,下乳汁。瘡瘍陰癥,平塌不起發者,非所宜投。妊娠禁用。
  《圣濟總錄》曰,古圣散治歷節風,筋脈拘攣,骨節疼痛:漏蘆半兩(去蘆頭,麩炒),地龍(去土,炒)半兩。上二味搗羅為末。先用生姜二兩取汁,蜜二兩,同煎三、五沸,入好酒五合,以瓷器盛。每用七分盞調藥末一錢半匕,溫服不拘時。

 

                                           56、土茯苓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單味土茯苓湯治梅毒瘡

  一個婦人兩邊大腿各有一個如掌面大楊梅毒瘡,瘡毒根深蒂固,盤根錯節,直抵筋骨,所以筋骨常常拘攣疼痛,三年都好不了。
  經常憂愁,郁郁寡歡,吃飯也沒有胃口。
  醫生給她辯證用藥,處以逍遙散,效果不顯。
  老爺爺說,此脾虛濕盛,濕濁下流,應該用用補脾圣藥白術,利水勝濕要藥茯苓,然后再加進這梅毒之要藥土茯苓。
  結果幾劑藥下去,心胸開朗,飲食倍增,隨后再服用培補氣血的八珍湯加土茯苓,這樣吃了一個多月,三年的毒瘡,就徹底收口好了。
  有個商人,每次勞累后一喝酒渾身就長滿瘡,一旦吃各類祛風敗毒的藥,頭面胸背,甚至手臂肋下,紛紛都起一塊塊像楊梅大小的毒瘡,既痛又癢,膿水淋漓。
  醫生認為這是元氣虧虛,所以瘡毒久拖不去。
  于是給他內服八珍湯,外敷當歸膏效果不理想。
  然后再用托里排膿湯,還不能把膿水托排干凈。
  老先生說,你再方子基礎上,再重用土茯苓一味試試,這叫單味土茯苓湯,專治療濕熱流注,遍身毒瘡。每服二兩。水三盅,煎一盅半,去渣。徐徐溫服,病甚患久者,以此一味為主,而加以兼癥之劑。
  這病人就照做,想不到毒瘡消退得很快。
  又有一人遍身皆患梅毒瘡,左手脈浮數,醫生先以荊防敗毒散,表癥乃退,各種瘙癢難耐之感暫緩,但瘡痛仍在,醫生再以仙方活命飲六劑,瘡痛漸愈,唯獨瘡腫還硬大,沒消掉。
  這時老爺爺叫他用單味土茯苓湯服用,這樣月余而愈。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證治準繩》曰,表實者,宜先解表,荊防敗毒散。里實者,宜先疏里,防風通圣散。表里若俱實,解表攻里。表虛者補氣,四君子。里虛者補血,四物仍加兼癥之藥并愈。表里俱虛者補氣血,八珍湯主之。
  《滇南本草》曰,楊梅瘡毒:土茯苓一兩或五錢,水酒濃煎服。
  (梅毒到了后期,其臨床表現特點像成熟了的楊梅一樣,故又稱梅毒為楊梅瘡毒)
  《赤水玄珠》曰,治楊梅風十年二十年,筋骨風泡腫痛:土茯苓三斤,川椒二錢,甘草三錢,黑鉛一斤,青藤三錢。將藥用袋盛,以好酒煮服之妙。
  取象悟藥土茯苓
  小指月說,爺爺,為什么單味土茯苓湯可以治療各類楊梅瘡毒呢?
  老爺爺說,普通的治瘡癰腫毒之藥,只能到皮肉血脈,而楊梅瘡毒,很多病情日久,都深入筋骨。
  這些濕濁埋伏很深,不是一般瘡癰之藥所能動到。
  小指月說,那為什么土茯苓就能動到呢?
  老爺爺說,你看土茯苓叫什么名字?
  小指月說,土茯苓又叫過山龍,我們經常去采藥都可以碰到,挖都挖不完,它從這邊的山坡,可以把堅硬的藤條長到那邊去,而且這藤條帶刺,非常剛硬,像筋骨一樣。
  老爺爺說,一般堅硬剛強之藥,里面大都含有一股霸氣,就像三棱、莪術、三七,善于破血逐瘀,你看這堅硬的土茯苓善于干什么呢?
  小指月說,善于通利關節啊,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老爺爺說,為什么善于通利關節呢?
  小指月說,一方面它是蔓藤,軟藤橫行筋骨中,這藤本植物,善于游走上下,攀援爬物,所以必定善于疏通。
  老爺爺說,金銀花也是藤啊,為什么治起梅毒頑瘡,力量不如土茯苓呢?
  小指月說,雖然都是蔓藤,都能通利,但進銀花是小藤,土茯苓是大藤,金銀花更柔軟,而土茯苓更剛強更硬,所以民間把土茯苓又叫硬飯團。
  而金銀花善走小經小絡,土茯苓善于深入大筋大骨,甚至大關節。所以藥書上說,金銀花的藤,治療風濕經絡痹痛,而土茯苓卻可以治筋骨關節毒瘡痛。所以這土茯苓強硬的枝條,應該是它第二方面痛筋骨的表現。
  爺爺又說,像紅藤、雞血藤,這些藤條,也照樣粗大剛硬啊,怎么不見得它們像土茯苓這樣治療毒瘡呢?
  小指月說,土茯苓第三方面的特點就是它還帶些刺,會扎手。我們到身上里采藥時,衣服經常會被它們掛到。
  《草藥歌訣》上說,有刺草木善消腫,善開破,就像將軍之官肝一樣,必善于疏泄筋骨,像推土機一樣,能夠把頑固結塊打松推開。
  所以局部你硬腫難破難開難消的,你紅藤雞血藤一般力量不夠,這時非得請出這帶刺扎手的土茯苓不可。
  爺爺又笑著說,既然這三方面功效都有,那為什么皂角刺不能成為梅毒瘡癰要藥呢?皂角刺它的刺夠堅硬吧,比你土茯苓的刺還霸道。
  小指月笑笑說,皂角刺最擅長的就是刺破,但你只是刺破,你沒有除濕解毒的功能,你也不能把濁濕扯下來啊。
  這土茯苓有第四方面的本事,就是善于除濕解毒。
  老爺爺說,為什么善于除濕解毒呢?依據何在?
  小指月說,土茯苓是甘淡平和的,煎的湯水沒什么特異的味道,草藥歌訣上說淡滲利濕,單味入腑通經骨,想這些平平淡淡的藥才是真,它進到肚腹里頭,能夠稀釋濁陰濕毒,并把它們淡化,排出體外。
  爺爺聽后,點點頭說,是這樣的,所以一些血液濃稠粘滯的患者,我們為什么要建議他喝一些玉米須,薏仁包的清湯,不放什么油鹽,這樣血液很快就能得到凈化,濕毒可以很快得以排出,這也是為何清清淡淡的素食,可以讓人長壽,讓人身體少長包塊的道理。
  所以一拍大腦說,爺爺,這么一講,我把土茯苓在身體怎么走的思路都理順了。
  老爺爺說,怎么理順呢?說來給爺爺聽聽。
  小指月說,這土茯苓先以它威猛剛硬的性格來通利關節把所有毒瘡瘀滯之處,通通打開,就像幫它們解放開來一樣,這些道路一打開來后,土茯苓再利用它非常甘淡平和的味道,進到毒瘡里頭,中和它,同化它,然后這單味善于出下竅,走膀胱,利水尿,這些濕毒紛紛便從尿道排出。
  這樣就能夠結石,為何各類頑固濕濁毒瘡,甚至伴筋骨痛的,最少不了土茯苓了。
  爺爺聽后點點頭,笑了笑。
  小指月說,我今天又打開了一扇中藥大門,真正學到了土茯苓,哈哈!!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浙江民間常用草藥》曰,治風濕骨痛,瘡瘍腫毒:土茯苓一斤,去皮,和豬肉燉爛,分數次連滓服。
  《江西草藥》曰,治皮炎:土茯苓二至三兩。水煎,當茶飲。
  《本草正義》曰,土茯苓,利濕去熱,能入絡,搜剔濕熱之蘊毒。其解水銀、輕粉毒者,彼以升提收毒上行,而此以滲利下導為務,故專治楊梅毒瘡,深入百絡,關節疼痛,甚至腐爛,又毒火上行,咽喉痛潰,一切惡癥。
  (古人治梅毒多用水銀輕粉等,毒性大,內注筋骨,就則破潰流水,造成梅毒性關節炎,土茯苓通利關節,可以治之。由于水銀輕粉又會收毒上提,久而久之,容易導致齦爛齒衄,這是水銀輕粉中毒,而這土茯苓熬汁內服,卻可以使積毒內消外走,所以土茯苓不單解梅毒、瘡毒,也解藥毒汞毒。)

 

  土茯苓重用治頑固頭痛
  有個鄉村教師,偏頭痛都快十余年了,每次頭痛發作,沒有三五天都好不了,最令人難忍的是,每隔兩三個月就會發作一次,發作時,整個頭部,都會脹痛,左側最厲害。
  后來它自己看書,看到《辯證錄》上有個散偏湯,專門治療各類偏正頭痛,而且書中記載此方神驗,于是便抄錄下來:
  川芎(30g)白芍(15g)白芷(10g)白芥子(10g)柴胡(10g)制香附(10g)郁李仁(6g)生甘草(3g)
  每日1劑,水煎服,分2次服,發作期可分3~4次服用。1劑即止痛,不必多服。
  結果每次頭痛,他都抓一個這方來喝,而且只喝一劑頭痛就消失了。所以他家里就特別多放了幾劑藥在那里,因為等到一兩個月后,再頭痛時,用這方又有效,可卻沒法徹底根治。
  這次頭痛又起來了,正好他家里放的那幾包藥都發霉了,也就不想再吃,便找來竹籬茅舍,小指月正聽他苦訴這十多年來頭痛的經歷。
  然后再把脈看舌象,發現這舌苔一片白膩,老先生說,該怎么辦呢?
  小指月說,頭痛不離川芎,這個散偏湯,有各類風藥上達巔頂,還有滋潤藥緩急止痛,應該效果不錯,但為什么不能去根?
  老先生便說,不妨舍癥從脈。
  小指月說,如果拋開這頭痛的癥狀,看他的舌脈,舌苔白膩,脈濡緩,體有濕,這濕性重濁,應該往下走,怎么會頭痛呢?
  老先生邊說,盡信書不如無書,水濕往下走是沒有錯,可你沒有看到,下雨過后,滿山都有白色的云霧,這水霧之氣,也會彌漫在山頂上啊!
  小指月說,對啊。
  然后老先生便跟這教師說,你平時最喜歡吃什么呢?特別是冰箱里頭的東西。
  這教師說,冰箱里頭的?我又不愛吃雪糕冰激凌,我就愛吃水果,天天一個蘋果。
  老先生說,為什么要這樣吃呢?
  教師說,我看書上說,一天一蘋果,疾病遠離我。
  老先生說,那你吃了這么多年,為什么頭痛還沒有好呢?
  他在琢磨。
  老先生又說,對于久病頭痛的患者,如果身體濕氣重,就切忌不可多吃水果,水果一般都是生冷之品,生冷之品,只會助長濕氣,對于身體壯實脈勢亢盛之人來說,可以適當吃吃,但對于身體脈象濡緩,濕邪重的病人來說,吃了卻會使身體水濕更多,更不舒服。
  他點點頭說,原來你們中醫還有這種講究,我以為只要有維生素有營養就可以多吃。
  老先生笑笑說,中醫講的是陰陽寒熱,你看那些陽虛的老人家,為什么你給他水果他也不吃,因為他們一吃就消化不好,拉肚子,或者風濕痹痛發作,筋骨痛,所以水果雖然有營養,但陽虛水濕盛的人,應該遠離慎服。
  小指月說,那么應該怎么治他這個頭痛呢?
  老先生說,治他的濕氣就可以了。
  小指月說,治濕有好多辦法啊?
  老先生說,重用土茯苓四兩,煎湯。
  小指月從來沒有看到爺爺用這么大劑量的藥。
  老先生說,頭痛耳鳴,九竅不利,腸胃之所生也。
  這時不把腸胃中水濕導利出去,這大腦就沒法安寧,重用土茯苓,因為土茯苓非常平和,除濕健脾,還能解毒,更甚者,它是藤類藥,能上通下竄,凡身體頑固痹痛,經脈關節堵塞處,皆可通之。
  一旦通開了,局部病灶的濕濁,都能被大劑量的土茯苓扯下來,排出體外。
  果然這病人服一劑后,頭痛若失,服完三劑,加以鞏固,未再復發,從此也沒有再刻意天天吃水果了。
  隨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先醒齋醫學廣筆記》載一個頭痛神方,其中土茯苓用至四兩,堪稱頭痛神方。一個婦人患頭痛,非常厲害,欲自縊,服兩劑數年不發。
  《春腳集》載頭痛立愈湯,其中用土茯苓一兩,治一切頭痛,再配以一些常規佐使藥。
  《救荒本草》上記載,土茯苓又叫仙禹糧,硬飯團,在饑荒年代,可以代替糧食,采挖來吃,長期大劑量服用,并無明顯不良反應,因為它非常甘淡平和。
  所以《本草秘錄》上說土茯苓敗毒祛邪,不傷元氣。

 

                                 57、魚腥草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不吃藥也治病的魚腥草

  有個小娃子感冒后咳嗽,感冒雖然好了,卻遺留下咳嗽的后遺癥。
  經常有痰又難咳出,甚至晚上都咳醒。這樣一直遷延了將近一個月。
  這父母要再帶他上醫院打針,這娃子死活都不肯去。
  父母說長痛不如短痛,打個針算什么,這娃子還是不去。
  然后父母又說,好,我帶你去看中醫,不打針的,摸摸脈就可以了。
  這娃子就同意了,只要不打針都可以去。
  老先生一看他咳嗽痰粘難出,肺脈又偏大,便說,這是一般的肺熱,可以喝幾劑中藥。
  誰知這娃子說,中藥苦,我也不吃。
  著父母便說,要有恨病吃藥的決心,不吃藥怎么好病呢?
  誰知老爺爺卻說,不知藥,也可以好病。
  這孩子說,不吃藥就可以好病,我就要這種方法。
  老爺爺說,那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才可以不吃藥治好病哦。
  這娃子天真得很,說,只要不吃藥,你說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
  老先生笑笑說,那你接下來不要吃零食哦。
  誰知這小娃子爽快地說,可以啊。
  老先生便說,你們就到山腳下,水溝邊采魚腥草,那是一種野菜,很好吃,你們把它涼拌了,全家人口可以吃。
  這娃子高興地說,我就喜歡吃野菜了。
  這樣回去娃子的父母只搞了三天涼拌魚腥草,孩子很喜歡吃,清清涼涼,痰也容易咳出,肺也不容易燥了,而且痰也不粘了。
  又吃了兩天,居然咳嗽好了,痰也消了。
  以后這孩子的父母意見娃子咳黃痰難出,邊去采魚腥草涼拌,給娃子吃,一吃痰也消了,肺也不咳了。
  魚腥草一味,真是清洗肺中痰熱的妙藥啊!
  凡痰熱壅肺,用之無不應手取效。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能洗肺污垢的魚腥草
  小指月說,蒲公英、魚腥草都可以當野菜吃,它們有什么不同呢?
  爺爺說,它們都可以清熱解毒,消癰排膿利濕,都可以用在熱毒瘡癰上。當蒲公英是乳癰要藥,魚腥草是肺癰要藥。
  小指月說,我知道了,蒲公英善入陽明胃,乳房歸屬陽明胃,魚腥草善入太陰肺,它的新鮮草藥,帶有一股沖鼻的魚腥味,辛走肺,可以散結,然以利用寒能降瀉,把肺中癰膿熱毒排下來。
  老爺爺又說,所以凡見咽喉部發炎,泛腥臭者,或者肺中吐膿濁,熱痰都可以用魚腥草,以腥治腥。
  小指月說,為什么爺爺說,魚腥草涼拌吃效果最好?
  爺爺說,因為魚腥草含有揮發油,一久煎就都跑了,所以稍微煎久點的魚腥草都沒什么味道啊!
  有個肺癰的患者,動完手術后,還是要經常咳吐濃痰,他不知道這些濃痰從哪來來的,不知道自己身上這么多濃濁之痰。
  老先生說,你是住在城市的,你如果出去外面逛街逛半天回來,用紙巾塞在鼻孔里轉轉再拿出來是什么顏色?
  這病人說,是灰黑色。
  老先生說,這就是為何城市里哮喘,呼吸道疾患的病人那么多的原因所在。城市里頭四五十歲以上的人,那肺部沒那么鮮紅甚至很多偏于灰褐色的。
  這病人說,那我該怎么辦呢?
  老先生說,少抽煙,少喝酒,少熬夜,少吃葷,少逛街。
  這病人說,醫生你說的這幾樣,都是我經常干的啊,以前在單位經常應酬,都是大魚大肉。
  老先生說,魚生痰,肉生火,再加上煙酒往上走,熬夜更是動痰濁。
  這樣數年下來,你身體肺部就儲存了很多濃濁的痰,所以不得已才動手術。
  這病人說,為什么我動完手術還那么多痰濁?
  老先生說,手術知識摘掉你局部的一個瓜,這根沒有拔,它又會在另一個地方再長一個瓜。
  這病人說,我明白了,我回去應該好好回歸正常生活。我也知道這么多年應酬,確實把身體搞得很污濁。
  然后老先生便說,這肺部污濁有一味藥可以洗滌之,在菜市場都可以買到。
  這病人問,哪味藥在菜市場可以買到呢?
  老先生說,這叫魚腥草也是一種野菜,是清除肺部癰垢的妙品。
  這病人回去后連吃了半個月的涼拌魚腥草,每天吃一點點,想不到這一點點就那么管用,咳痰日見減少,肺部那種悶痛感,居然像被掃把掃出來一樣消失了。
  小指月說,爺爺,這么頑固的肺癰后遺癥,就憑小小的魚腥草涼拌治好了,這魚腥草真不簡單啊!
  老先生說,如果他能夠像我們那樣再到野外,采些桔梗,一切跟魚腥草涼拌,那他肺部的癰膿好得更快更徹底。
  小指月說,我明白了,單味桔梗也是拍濃湯啊!但我不知道他這肺中的粘痰都到哪去了呢?
  老爺爺笑笑說,通過少煙少酒,少葷多素,在源頭上減少了生痰。
  然后再利用魚腥草能夠消癰排膿,再去路上打通之,膿痰排走。
  小指月又說,膿痰排到哪去了呢,為什么沒看到他吐出來?
  老爺爺笑笑說,膿痰是濁陰,濁陰當然出下竅,你看天上的烏云到哪去了呢?
  小指月說,變成雨后下到大地,歸入江湖,流進大海。
  爺爺又說,你再看看,這身體的津液,是怎么循環的?
  小指月馬上背起《黃帝內經》來:
  飲入于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
  老爺爺說,沒錯,肺為水之上源,如天空,膀胱是水之下游,如大海。
  這天空中污濁了,必定要降本流末,濁陰下走,所以紛紛歸入胱腸,排出體外,這樣濁降清升,肺部就可以恢復往日的清朗。
  小指月笑笑說,爺爺,我知道這肺部痰濁癰膿怎么排走了,一條路子是通過肺與大腸相表里,排腸毒就可以排肺臟毒,就像三子養親湯治療老慢支,高年哮喘,痰濁阻肺一樣。
  通過蘇子、白芥子,把痰濁化散降下來,再利用萊菔子,把這些痰濁從腸道里面排出去。
  爺爺又說,那另外一條路子呢?
  小指月說,是通過肺與膀胱相別通,排膀胱濁水,可以把肺部瘀熱膿濁帶走。就像爺爺常用千金葦莖湯,加魚腥草之品,治療肺中熱癰一樣。這葦莖就是蘆根,既善清肺,也善利膀胱,里面還有桃仁薏仁冬瓜仁,合起來都善于把肺熱導從下面膀胱出來,通過潔凈府,利水道的方式,讓肺變得清潔。
  老爺爺點點頭說,所以你看魚腥草為什么還有利尿通淋的功用呢?
  《分類草藥性》曰,魚腥草主五淋,消水腫,又善治小便淋漓澀痛。
  這里頭就告訴你身上的水熱癰膿雖然在高高的肺,最后卻要上病下取,從地下的胱腸二便,通利出去,這樣才能降本流末而生萬物,周身臟腑組織細胞才會富有生機。
  小指月說,我明白了爺爺,用魚腥草治濁陰在肺,還是要遵循一個濁降清升之道,難怪爺爺常建議城市的人們偶爾吃點涼拌魚腥草,可以洗洗肺,清清胸膈。
  老先生說,畢竟魚腥草偏于涼利,所以虛寒之人,應該慎用。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本草經疏》曰,魚腥草治痰熱壅肺,發為肺癰,吐膿血之要藥。
  《先醒齋醫學廣筆記》曰,治肺癰,魚腥草水煮,不住口食之,治肺癰吐膿血,神方也。

 

                                         58、金蕎麥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金蕎麥

  凈腸草,金蕎麥
  小孩子疳積的非常多,有個娃子,嚴重疳積,不單不長肉,還在消瘦,半年多都沒有什么胃口,肚子經常痛脹,稍微吃點東西就不舒服。
  老先生說,這是疳積在腹中,積不去,新不生,要用一味藥能夠磨化五臟六腑渣滓積滯之物。
  小指月說,用焦三仙怎么樣?
  老先生搖搖頭說,消普通食積可以,但消頑固疳積化熱則不可。
  小指月又說,那雞內金怎么樣?
  老爺爺說,雞內金還嫌化積熱力量不夠。
  小指月又說,那保和丸呢?
  老爺爺說,保和丸對于普通食積有效,但頑固疳積還是不行。
  小指月就想不到了。
  老先生說,一味金蕎麥。
  小指月說,金蕎麥,不是治肺癰肺熱的嗎,也能消腸道積滯?
  老先生說,正因為金蕎麥善消腸道積滯,肺與大腸相表里,肺癰也要靠下面大腸來排。
  小指月馬上翻開《本草綱目》,果然發現金蕎麥,善降氣寬腸,磨積滯。
  老爺爺說,金蕎麥在《植物名實圖考》中認為,它性能消積,俗稱凈腸草。一般植物的俗名,最能體現它的功用。
  這金蕎麥號稱凈腸草,一定有它過人的清理腸道本領,《食物本草》中所金蕎麥能煉五臟滓穢,俗言一年沉積在胃腸者,食之亦消去也。
  小指月說,這么厲害,頑固疳積,陳年累月的,也可以消磨殆盡。
  于是給這娃子一用上幾天的金蕎麥,居然排泄出大量黑色燥屎,從此胃口大開,身體長肉,氣色轉為紅潤。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簡便方》曰,肚腹微微作痛,出即瀉,瀉亦不多,日夜數行者,用蕎麥面一味做飯,連食三四次即愈。余壯年患此兩月,瘦怯尤甚,用消食化氣藥俱不效,一僧授此而愈,轉用皆效,此可證其煉積滯之功矣。
  孟詵曰,金蕎麥實腸胃,益力氣,續精神。能煉五臟滓穢。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金蕎麥

 一味金蕎麥治肺膿瘍
  有個肺部長了膿瘍的患者,醫院檢查說,不動手術,命不久矣。
  但這人根本不要說是手術費,連吃藥的錢都拿不出來。
  這時該怎么辦呢?
  天天咳吐膿血,還發燒,眼見著日漸消瘦,沒什么希望了。
  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找來竹籬茅舍。
  老先生就叫他去采一種叫金蕎麥的藥草,第一次叫指月帶他去,第二次就由他自己去,指月也以為這不過是盡盡人事而已,也不寄什么希望。
  而這病人也覺得這一味草藥,怎么可能治好自己病呢,會不會老先生也沒有辦法,借這一味草藥來給他推開呢?
  想到這里病人更郁悶了,但不花錢,又可以吃到藥,還有幾分治病的希望,那也只有吃下去看看。
  一個月后,這病人上來竹籬茅舍,對老先生千恩萬謝說,救命之德,功同再生,無以為報。
  原來這病人天天熬金蕎麥來喝,咳的濃濁,越來越清,越來越少,人體也越來越有勁,燒很快就退了。
  所以他信心大增,一臉吃了將近一個月的草藥,居然把肺部的膿瘍都洗掉了,再去醫院檢查,醫院都懷疑以前是不是誤診了。
  小指月便奇怪地問,爺爺,金蕎麥不是健脾消積化腸道食滯的藥嗎?怎么治起肺膿瘍來,效果這么好啊?
  老爺爺笑笑說,這一味金蕎麥治肺膿瘍可是道家的不傳之秘。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金蕎麥

  然后爺爺才跟小指月講這金蕎麥的故事。
  原來金蕎麥,俗稱“野蕎麥”,又叫“鐵腳將軍草”。
  20世紀30至40年代曾以道藥秘方以水煎服的給藥途徑,治愈了成千上萬例發燒、肺膿瘍、慢性氣管炎、腸炎痢疾等疾病的病人。
  持方人始終恪守道人“此方可救命治病,不得外傳”的囑托,憑該方“金蕎麥”成為獨有奇術的著名中醫。
  后來這金蕎麥在治療肺膿瘍、呼吸道感染、腸炎痢疾等疾病確實有神奇療效,為了能夠更廣泛地把這味藥的作用帶給更多需要的病人,他便把此方捐給國家,并且研制出中成藥金蕎麥片。

 

                                     59、紅藤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紅藤
  腸癰要藥紅藤
  有個慢性闌尾炎的患者,右下腹經常有隱痛,他自己看到藥書上說,一味敗醬草之治腸癰的要藥,便不分寒熱,采新鮮的敗醬草來煎湯吃。
  腹痛雖然緩解了,但隱隱還有一些脹滿,再吃還是脹滿綿綿,他不知道是為什么?
  便問老先生,老先生說,畢竟敗醬草,屬于寒涼之品,你這慢性闌尾炎,不比急性的,急性熱毒壅甚,用敗醬草清熱排膿,導濁下行是有效果。
  一旦轉為綿綿脹痛悶痛的慢性闌尾炎后,大都體質偏虛氣血無力,正虛難以運藥。
  所以藥物雖好,也未必能夠進到身體那么得心應手地走動。
  這病人說,那該怎么辦呢?
  老先生說,你可以加上另一味腸癰要藥——紅藤。
  這病人說,不都是治腸癰的要藥嗎?它們有什么區別嗎?
  老先生說,這紅藤跟敗醬草最大不同,在于它善于活血,能入血分,把深部膿腫,或者慢性瘡膿疏通開,這點是一般清熱解毒藥所不能及的。
  你這腹中那團瘀滯,如果只用清熱,不用行氣活血,未必能夠把濁熱清刷干凈。
  就像只用水去沖洗碗,沒用刷子去來回刮刷,這碗中垢積未必能徹底除去。
  這病人還挺有悟性的,他說,老先生的比喻我有點明白,你是說這敗醬草僅僅只是沖刷腸道管內的表面瘀滯,它還留伏有一些深部的膿濁,這時這紅藤就不想鋼刷一樣,善于走筋竄骨,進入血分,把深部瘀滯打通刮刷排下來。
  老先生點點頭說,你可以這么理解,這病人聽后高興地回去,在敗醬草的基礎上,加二兩的紅藤,用水煎服,想不到連服三劑后,不單疼痛沒了,連脹滿隱隱不適感也消除,大腸清空得像新房子一樣,非常舒適。
  小指月說,爺爺這紅藤,又叫大血藤,太厲害了。
  老爺爺笑笑說,你看它除了排腸濁外,它是一條長長的藤,像不像腸管、血管?它能夠活血化瘀,甚至消腫止痛,這可是一般清熱解毒藥,遠遠所不能及的啊,你各類闌尾炎腹痛,有膿血在里面,既有瘀血,也有熱毒,還有大便不暢。
  你清熱藥未必能通大便,活血化瘀,你活血化瘀藥一般很少能清熱解毒,又能通便的,你通便的藥,一般又沒有活血化瘀的作用,而這活血化瘀,清熱解毒,通便排濁,三大功能,居然同時集在紅藤身上,所以這紅藤不可不謂治腸癰的要藥。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浙江民間常用草藥》曰,治腸胃炎腹痛:大血藤三至五錢,水煎服。
  《浙江民間常用草藥》又曰,治急、慢性闌尾炎,闌尾膿腫:紅藤二兩,紫花地丁一兩,或敗醬草一兩。水煎服。
  《景岳全書》曰,腸癰,生于小肚角,微腫而小腹隱痛不止者是,若毒氣不散,漸大,內攻而潰,則成大患:紅藤一兩許,以好酒二碗,煎一碗,午前一服,醉,臥之。午后用紫花地丁一兩許,亦如前煎服,服后痛必漸止為效。
  然后以當歸五錢,蟬退、僵蠶各二錢,天龍(蜈蚣)、大黃各一錢,石礍蚆五錢(此草藥),老蜘蛛二個(捉放新瓦上,以酒鐘蓋定,外用火煅干存性),共為末,每空心用酒調送一錢許,日逐漸服自消。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每個人都可以讀懂的中醫(十三)
                                                                     紅藤

  加強六腑排濁功能的紅藤
  有個民間傷科專家,到他那里用手法復位接骨治好的骨傷不計其數,確實有些車禍后太嚴重的粉碎性骨折,沒辦法只有送到醫院做手術。
  如果是平常的骨折,幾下手法就復位,然后代謝藥酒回去,外敷內服,再注意休息,很快就好了。
  他的藥酒都是一種,加重視此藥酒為不傳之秘。
  今天爺爺說,指月啊,你想不想知道這傷科藥酒的不傳之秘?
  小指月說,當然想了,有什么藥酒有這么好的效果。
  老爺爺說,如果道破說穿了,那就分文不值。
  小指月說,是什么呢?
  老爺爺說,就是直接用黃酒來浸泡紅藤,專治療各類跌打損傷瘀腫,甚至還可以治療各類風濕痹癥。
  小指月有些不解地說,爺爺,只聽聞紅藤治腸癰是最妙的, 怎么這紅藤還可以治跌打損傷瘀滯,而且效果還這么好,不敢想象?
  老爺爺說,剛開始我也猜不到,后來有一次我幫他一個家人治好頑固性腦瘤頭痛,用的就是大劑量的土茯苓,當我把這個經驗告訴他時,他就坦誠相待,把他加重歷代傷科的不傳之秘紅藤藥酒告訴了我。
  小指月說,原來爺爺是這么得到這個秘方啊!
  老先生說,其實說是秘方,如果不把里面的道理講破,告訴你你也用不好,把里面的道理講破,你即使不知道這個秘方,也能夠組配出跟這個秘方有得一拼的跌打損傷藥酒方。
  小指月說,這里頭有什么機關啊,我想不破。
  老爺爺笑笑說,指月你聽好,你誰著把最頑固的跌打損傷,當成腸癰來看待。我就說到這里,你回去好好參吧。
  小指月還沒聽清楚爺爺說什么,爺爺就說完了,什么跌打損傷當作腸癰來看,要把這跌打損傷當成闌尾炎那樣來治,這是什么思路呢?天馬行空,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兩類疾病啊!
  小指月馬上到書房里去,思考著腸癰的機理,他先要把這腸癰的機制搞清楚。
  所以就查閱了張仲景治療腸癰的名方,大黃牡丹皮湯。
  里面雖然只有五味藥,大黃、芒硝、桃仁、丹皮、冬瓜仁,里面居然分為三大理法。
  第一是冬瓜仁能夠清解熱毒,這腸癰局部都發熱,肯定有一派毒熱在那里,你如果不用點清熱解毒的藥,不可能把這局部的炎腫給消下去,這點是肯定的。
  第二是桃仁跟牡丹皮,這兩味藥是活血化瘀的,這腸癰說穿了,就是氣血凝聚在局部不通。癰這壅也,就像交通壅塞一樣,它不壅塞時,車輛順行,一點也不煩熱,一旦交通壅塞,局部馬上化熱,所以大家都知道交通堵塞急躁煩熱。
  所以治療煩熱,你只是在車子里頭開空調,飲冰水,不把交通壅塞理順,你照樣煩熱不已,就像你治療腸道氣血凝聚壅塞發熱,只是用冬瓜仁或敗醬草之類的藥,清其熱毒,而不用一些活血化瘀之品,打通局部氣滯血瘀,這腫熱就會源源不斷生出來。所以治腸癰,你不用些活血化瘀,疏通經脈之品,就不可能把這壅堵之象解開。
  第三這大黃、芒硝,就是=承氣湯的思路,專門通腸排濁的,熱清了,局部瘀腫化散開來了,剩下這些病理產物,就應該交給腸道,提高腸道排泄的功能,像清掃房間垃圾一樣,把這些濁陰排出下竅去,所以治腸癰少不了給邪以出路的通下之品。
  小指月想到這里,好像有些眉頭了,他突然對紅藤倍生敬仰,感到這味藥太偉大了。
  你看它這三方面都同時符合,都把腸癰的病因病機治理思路都容納進去了,一味紅藤堪稱是天然的大黃牡丹湯。
  因為它既能清熱解毒,還可以活血化瘀止痛,更可以通腸排濁,真是難得的腸癰妙品。
  可爺爺為什么會說,把最頑固的跌打瘀腫當成腸癰來看呢?
  這時小指月又開始分析骨傷瘀腫了。
  他在想這骨傷,首先局部腫成一個包,烏青烏青的,用手摸上去,熱乎乎的,這局部發熱你得把它清涼下來啊。
  其次這骨傷局部瘀腫,就是氣滯血瘀之象,所以不通則痛,才那么疼痛難受你不把局部瘀腫,打通疏理開,這疼痛怎么能減輕,這瘀腫怎么能消散,這身體怎么能恢復?
  再次這些瘀腫病理產物,不可能通過手術完全刮除,還得靠身體內化吸收,再通過血液運行,借助腸道來排出體外。
  所以跌打損傷的湯方里頭,都需要通腸瀉濁之品。
  這樣一想,小指月豁然開朗,微微一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這時小指月不僅明白這一味紅藤酒治跌打損傷,甚至治闌尾炎的真正機理,他一下子居然洞悉了所有古代治傷科的名方。
  比如復元活血湯里頭無非就是清熱解毒,活血化瘀,跟通腸降濁。所用的藥物不過就是在這幾大法里頭變化而已。
  然后小指月笑笑說,跌打損傷,局部瘀腫,就是闌尾炎,局部瘀腫。
  它們疾病完全不同,一內傷一外傷,但病理機制治法思路卻在源頭上相同,都必須遵循氣血在臟腑辯證,都要讓熱毒降下來,氣血疏通,加強六腑排濁的功能,所以一味紅藤都能夠管住。
  《黃帝內經》說,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我好想更明白這句話了。
  如果誰聽到這句話,跌打損傷就是腸癰闌尾炎,那他一定會大笑說這句話的人肯定是個傻瓜。
  這種話連小孩子都知道是錯的,為什么你一個經多世事,學識豐富還是專業醫者的人,會說出這句話來呢?這里頭的道理只有明心者能體會到。
  爺爺見小指月說出這樣的話來,便笑笑說,醫者意也,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傳,以后千萬別跟人家說是爺爺教你這樣講的哦,爺爺可從來沒教你這樣說過。
  這時爺孫倆相視再次哈哈大笑。
  然后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上記道:
  《本草圖經》曰,紅藤攻血,治血塊。
  《簡易草藥》曰,紅藤治筋骨疼痛,追風,健腰膝,壯陽事。
  《湖南農村常用中草藥手冊》曰,治風濕筋骨疼痛,經閉腰痛:大血藤六錢至一兩。水煎服。
  《湖南農村常用中草藥手冊》曰,治跌打損傷:大血藤,骨碎補各適量共搗爛,敷傷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必威体育下载